网络小说 > 我只会拍烂片啊 > 第十七章 沈浪和大师契科儿(上)
    央视音乐会现场位置上坐满了人。

    除了摄像机和直播机械时不时出现移动声音以外……

    会场却是一片寂静。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交头接耳,所有人要么看着手里的节目表,要么盯着舞台……

    温柔的灯光照在舞台中央那漆黑色的钢琴上,竟隐隐散发着一丝神圣和庄严感。

    不自觉……

    就让他们感觉到了肃然起敬!

    早在几天前,这场契科儿的演奏会就在音乐圈传得人声鼎沸,甚至官方一些人员私底下强调这是一场大师的蜕变盛宴……

    大师的蜕变盛宴……

    这一句话,把这场面音乐会给渲染出一丝传奇性的味道。

    有传闻,世界顶尖的音乐家、钢琴指挥家契科儿这段时间里突然灵感迸发,已经突破到了一个全新的大师境界!关于这个境界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甚至有人夸张到把契科儿比拟百年前的那些音乐家……

    总之……

    这场音乐会越传越离谱……

    也越传越有一种神圣的感觉。

    博比.斯恩,卡纳维.杰斯、安东尼奥……

    这些国际上顶尖的音乐家都坐在下面,平静地准备看契科儿到底能拿出什么样的作品出来。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事实上……

    他们并不认同契科儿的“大师”之路。

    他们不止一次听过契科儿的音乐会,但是,他们始终觉得契科儿言过其实……

    契科儿不行!

    契科儿不是大师!

    至少……

    这些年来,契科儿的作品,并没有让他们感觉到他已经达到了那个层次!

    至于……

    契科儿现在在国际上的名头已经完全盖过他们?

    此时此刻他们除了有些不舒服以外,更感慨契科儿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公关团队。

    他们曾在各大社交媒体说过契科儿言过其实……

    但是!

    公关团队却炒成了他们打压契科儿……

    他们曾说契科儿只是一个披着大师名头,甚至都没有一部能拿得出手作品的钢琴师……

    公关团队炒成了“一个大师崛起的必经之路。”

    ……

    总之,一个个事件的背后,他们只看到了浮夸的炒作……

    他们甚至将契科儿当成是一位被炒作起来的大师!

    而这一次……

    公关团队炒得更过分,直接说契科儿已经突破到了一个很多钢琴大师都不曾达到的境界……

    他们无语了!

    这一次,他们全部从各国齐聚而来……

    打算……

    当着华夏最为出名的媒体面,撕破契科儿的伪装!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但是……

    舞台中央,那架漆黑的钢琴一直静静地,孤独地矗立在那里。

    周围的管弦乐队,也依旧空无一人……

    不远处的座位上,舞台地灯照耀下,座椅泛起一阵阵微光。

    他们看了一下时间……

    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但是……

    交响乐并没有提前入场,契科儿也没有提前进来……

    本来寂静的现场,出现了一阵阵交头接耳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中年人匆匆地走了进来。

    随后……

    “抱歉,契科儿先生正在关键时候,今天的音乐会,可能要稍微延迟一会……”

    “不排除取消的可能性……”

    “抱歉,请关闭直播摄像头……如果需要退票的话,我们会专门安排退票渠道……”

    “……”

    “……”

    很多人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顿时懵了!

    坐在后排的博比.斯恩,卡纳维.杰斯、安东尼奥等人也是皱起了眉头。

    契科儿没有来?

    难道是他知道我们来了,所以,他不敢来了?

    看着一些人扫兴地站起来,朝退票通道走去的时候,他们更是心情很糟……

    这是一场戏弄人的演出事故!

    而且,这场事故,可不是几句话,几个公关媒体能解决的。

    他们没有幸灾乐祸……

    虽然不喜欢契科儿,但契科儿却代表着他们音乐圈……

    至少……

    现在是代表着的!

    几人对视了一眼,随后,都站了起来。

    …………………………

    音乐能够净化一个人的灵魂。

    契科儿今年刚好四十五岁。

    不算巅峰期,但是,却可以说是创作的沉淀突破期……

    钢琴声在不断指缝中响起……

    沈浪的哼唱声,在契科儿耳里,仿佛是一把打开神秘大门的钥匙……

    推演……

    完善!

    并且创作……

    契科儿感觉自己迸发出了全新的生机,感受到了那种登堂入室的味道。

    那一年……

    他遇到了这个华夏人。

    并且,意识到了自己的浮躁,意识到了自己对音乐的不忠诚,然后,开始反思,开始静下心来创作……

    而这一年,在他真正触碰到“大师”门槛的时候,他再次和沈浪见面……

    然后……

    仿佛水到渠成,仿佛豁然开朗。

    私人大厅之中……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来的时候,契科儿全身都充满着汗水,但是,脸上却是无比兴奋。

    他忘记了时间!

    忘记了自己还有一场证明自己的演奏会……

    他放下手,享受着这一场畅快淋漓的爽感!

    而沈浪有些恍惚。

    他只是哼了一些《婚礼进行曲》的一些记住的前奏与旋律,其他东西,自己都是记不清楚的……

    但是!

    契科儿却将整个《婚礼进行曲》用钢琴的形式推演了出来。

    这就是大师吗?

    不过,恍惚之后,他看到了契科儿站了起来。

    突然像一个疯子一样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容之中充满着心悦,兴奋,以及让全身毛孔都舒张的畅快淋漓感……

    下方的交响乐演奏家全部呆呆地看着反常的契科儿。

    他们从未见过契科儿露出如此奇怪的表情过。

    秦瑶则是看着沈浪……

    难以置信之中,又觉得不太真实,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种过人的天赋,实在是……

    最终!

    她终于恢复了平静。

    她看着沈浪摘下眼镜,正在擦拭的背影……

    好像……

    这个人,不管创造出什么奇迹,似乎都很正常……

    刚擦完眼镜并且戴上以后,契科儿狠狠地跟了沈浪一个拥抱。

    激动地说出了一些让秦瑶和沈浪都听不懂的话。

    真给人一种状若疯子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

    后方的几个中年人终于快步走了过来。

    契科儿转头看向这几个中年人……

    “什么?这么久了吗?两个小时了?”

    “这……”

    “还有观众吗?”

    “还有?”

    “演奏!只要有观众,音乐会就继续进行!”

    “走,沈浪先生,我们一起过去,我给你准备一个位置好吗?”

    “……”

    “……”

    …………………………

    博比.斯恩,卡纳维.杰斯、安东尼奥等人并没有走。

    就算助手提醒他们,已经到了休息时间的时候,他们仍旧坐在位置上等待着。

    本来退票的观众们在看到这些人依旧坐着以后,少数人放弃了退票,也在等待着……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了。

    时间到达了晚上九点……

    就在所有人感觉到烦躁,甚至觉得契科儿把他们全部耍了,开他们玩笑的时候……

    门逐渐开了……

    陆陆续续的,很多人看到交响乐演奏家们到达了现场。

    “来了?”

    “契科儿来了?”

    “他来是道歉的吗?”

    “这么晚才来?”

    “……”

    “……”

    议论声响起。

    随后……

    他们看到那孤零零的钢琴凳边上,坐了一个人……

    他们看到契科儿拿着指挥棒,静静地走了上来。

    而在舞台的角落边上,出现了一张凳子。

    凳子边上……

    出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

    青年似乎不太适应,但还是坐着……

    很多人都认出了这个青年……

    “这不是沈浪吗?”

    “契科儿要做什么?”

    “这是……”

    “契科儿鞠躬了?”

    “……”

    契科儿面对着所有人,静静地鞠了一躬。

    “多谢诸位在等着我……”

    “请原谅我的迟到,因为,我太过于沉迷一首曲子了……”

    “请原谅我的任性,我希望是最后一次……”

    “好了,诸位!”

    “开始吧!”

    “……”

    契科儿再次鞠躬。

    随后,转过身,开始挥舞起了指挥棒。

    指挥棒挥舞之下,《婚礼曲》的旋律响了起来……

    轻柔,优美,浪漫……

    博比.斯恩,卡纳维.杰斯、安东尼奥等人听到旋律以后,稍稍一愣。

    从音乐中……

    他们似乎感受到了契科儿的蜕变……

    这首曲子,出现了很强烈地感情!

    本来漫不经心,准备批判的他们开始认真听了起来。

    听到中间部分的时候,他们闭上眼睛,脑海中勾勒着音乐描绘的情景……

    很唯美!

    同时,也很美妙……

    他们下意识地点点头。

    如果……

    这首曲子是契科儿自己作的话,那么……

    总之……

    超出大师的境界,这个形容有些过了……

    但是!

    契科儿在这一刻,似乎真的踏入了大师的行列!

    一曲结束……

    掌声雷鸣般响起……

    博比.斯恩,卡纳维.杰斯、安东尼奥等人心情有些复杂……

    尽管他们不喜欢契科儿背后的团队如此浮夸的各种宣传。

    但是……

    契科儿,似乎有这份实力了……

    当然,他们不认为契科儿比他们更强,觉得契科儿,只是刚初窥门径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

    他们看到舞台上的契科儿再次鞠了一躬,放下指挥棒,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下,静静地用眼神示意舞台中央的钢琴家……

    “《婚礼曲》,并不成功,但是,今晚晚上,沈浪先生创作出来的曲目,才是真正的成功,真正的,登堂入室的作品……我为此而着迷,而感到羞愧,感觉……自己创作能力地贫瘠……”

    “……”

    契科儿一句话……

    瞬间让整个现场都陷入一丝无法言喻的震惊当中……

    随后……

    下方的观众见鬼了一般看着坐在舞台上,似乎有些尴尬的沈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