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某美漫的英雄联盟 > 317、天使女王安琪儿(4000字,求订阅。求全订)
    十分钟后刷新。

    支持正版阅读,十分钟后刷新。

    十字架叛逃了。

    今天一早,贝克如同往常一样准备来纺织厂打下卡,然后就下班的时候陡然间听到了这么一条消息。

    作为【兄弟会】其中最厉害的杀手,十字架竟然叛逃了,叛逃了这个已经有一千多年历史的组织。

    哇。

    有种。

    贝克啃了一口自己刚刚在外面路边摊上买的汉堡,然后抿着手上加了五小盒奶精的咖啡走进了三楼厂长的办公室。

    厂长是个黑人,叫做摩根·斯隆。

    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会认为厂长像极了一位经常在好莱坞电影之中出任总统或者副总统的那个黑摩根。

    “早上好。”

    “早上好,hero。”

    白卷发白胡须穿着讲究,表情酷似一位正牌黑上帝的摩根·斯隆跟走进来的贝克打了一声招呼,随后便是看着走进来的几人沉声道:“十字架叛逃了。”

    修理工、杀虫剂、药剂师、屠夫,四人表情阴恻恻。

    穿着一件灰白色西装的大卫没有任何表情。

    身材火爆外加模样风情万种的福克斯(狐狸)低头用秀丽的匕首挑着自己指甲上涂抹的指甲油。

    贝克……

    贝克默不作声的抿着自己杯中的一点儿都不苦的咖啡,反正他加入这个替天行道号称杀一人而救千人的组织才七年的时间,跟那个十字架非亲非故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好。

    最重要的一点。

    贝克已经在心中开始琢磨着自己的下家了,是去有着完善养老金制度的公司,还是跑去连锁洲际酒店下面挂单做个自由刺客。

    等等……

    这漫威宇宙里面就没有一个能活的时间长一点的刺客组织吗?

    贝克眨了眨眼睛。

    是的。

    贝克如今所在的宇宙就是传说中有着好几个九的漫威宇宙,之所以不确定是几个九,那是因为这里似乎不是简简单单的漫威电影宇宙,或者说是漫威漫画宇宙。

    最起码……

    如果是单纯漫威宇宙的话,贝克旁边这位美丽、性感、一如骨髓的狐狸刺客就不应该存在。

    别看贝克如今好似一个刺客,但其实,贝克在刚开始的时候是想着要当一个好人的。

    但……

    这全是生活所迫。

    原本刚开始穿越到这里的时候,贝克是想着平安过一世的,反正天塌下来有复联那边高个子顶着,但天有不测风云,在贝克十六岁的时候,这一世的便宜父母遭遇到了车祸挂掉了。

    最重要的是,那个该死的司机还特么逃了。

    再然后……

    为了养活自己还有两个妹妹,贝克不得已只能想办法赚钱了,毕竟不管是房子的房租,还是自己的学费还有两个妹妹的学费都是一笔很大的花销的。

    从在芝加哥的黑帮赏金猎人,到如今地下世界也算是非著名的刺客【hero】,贝克可以这么说,他是完全被逼着走上这一条路的。

    你试试让一个十六岁的小男孩在芝加哥犯罪社区保护好自己和保护好自己的两个妹妹。

    正儿八经的工作来的薪水能够养活三个人吗?

    还好。

    贝克是有宿慧的人,所以,对他而言,在这个宇宙之中,选择什么行业都没有什么区别。

    再者说了。

    谁说刺客就只能是杀手,而不能是英雄的呢?

    这也是贝克为什么给自己取了一个【hero】作为自己代号的最大的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姓名:贝克·摩顿(海罗·莫尔顿)】

    【年纪:25岁】

    【技能:手枪射击(专家)、车辆驾驶(高级)、飞机驾驶(中级)、外语(中级)、历史(初级)……】

    【英雄技能:圣枪游侠卢锡安的枪法、虚空掠夺者卡兹尔的虚空来袭、德玛西亚之力盖伦的坚韧体质。】

    【物品:迅捷斥候提莫的蘑菇*2、侦查守卫*2、诡术妖姬乐芙兰的分身纸人*2、大发明家黑默丁格的竹蜻蜓*1、自我宝石碎片*1、万花通灵妮蔻的变化卡*1(永久,已使用海罗·莫尔顿)】

    这是属于贝克的外挂。

    毫无疑问。

    但,已经过去二十五年了,贝克还是始终没有摸清楚外挂的真实面目,这个外挂跟其他妖艳贱货的外挂不太一样,从十六岁贝克生日那天觉醒之后提供一次抽奖后,其他的时候,安静的如同一只特立独行的外挂一样。

    十六岁到二十五岁,这上面技能和物品,都是贝克在每年一次生日当天开出来的。

    所以……

    贝克为自己取名【hero】。

    没办法,英雄联盟的技能,取个代号叫hero也很正常,而且,谁说刺客就不能是英雄来着?

    “大卫!”

    坐在椅子上的摩根·斯隆看向灰白色西装在身的大卫说道:“你来处理这件事。”

    大卫嗯了一声。

    所有的刺客组织都有一个不成文但却彼此都遵守的规定,那就是,一旦加入,那终身都是这个组织的人,简单的来讲,生是组织人,死是组织的鬼。

    贝克除外。

    贝克之前在老家芝加哥加入的那个刺客组织,在贝克得到了纽约大学录取通知之后,那个组织也被FBI的黑帮犯罪调查科给取缔了。

    要不然的话,贝克还能跑到纽约来上大学?

    呵。

    半个小时后。

    贝克和组织内唯一的女刺客福克斯并肩的从身后的纺织厂的厂门口走出。

    “滴滴!”

    福克斯拉开自己那辆火红色跑车的驾驶门,搭在上面,朝着贝克说道:“找个地方喝两杯?”

    贝克抬头望天。

    虽说现在才是零四年的二月份,但,还是有太阳的,而且这个时候这还是上午。

    贝克摇头:“不了,昨晚喝多了,回家补个觉。”

    福克斯也没有强求,只是耸了耸肩道:“那你最好小心点。”

    贝克看去有着一双媚眼的狐狸。

    小心?

    他需要小心什么?

    狐狸性感的嘴唇微动:“小心十字架就在某个地方等着你回家。”

    贝克笑了一声:“我和他不熟。”

    “是吗?”

    “当然。”

    “好吧。”

    “……”

    贝克一头雾水的看着留下警告上了车,然后一溜烟开走的狐狸,眼下十字架不去保护他那位早年遗弃的儿子,跑过来找我?

    这怎么可能呢。

    我和他又不熟。

    半个小时后。

    金发、碧眼、穿着来自意大利纯手工定做西装,牛皮鞋,换装回了本来面目的贝克一脸友善的和一位华尔街某投行合伙人礼貌的点了点头,进入了第五大道820号的电梯之中。

    顶层。

    “叮!”

    贝克从电梯之中走出,目光瞥了一眼家门口安静放置的两颗五颜六色的蘑菇,然后用指纹解锁了房门。

    入门。

    怀中的电话声准时响起。

    ……

    “喂!”

    “Hero。”

    “十字架……”

    贝克反手关门的动作微微一顿,就在这时,距离这里足足有七百五十码的某银行的楼顶上,用专门用来打坦克的狙击枪瞄准着进门贝克的十字架语气清冷的说道:“你在家吗?”

    “不在。”

    “……”

    十字架嘴巴张了张直接说道:“你已经在我的射击范围中了。”

    贝克呵的一笑,直接关上门,目光透过客厅那一览无余的大大落地窗,然后目光似乎对向了正趴在某楼顶的十字架:“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

    早知道就不该买这么豪气的公寓。

    ……不对。

    早知道就应该买个小岛。

    虽然这栋公寓的落地窗全部采用的是防弹的玻璃,但,在怎么防弹,也不可能防得住十字架手工制造出来的子弹。

    “你的伪装并不怎么高深。”

    十字架通过狙击枪注视着正在朝着客厅酒吧柜台那边移动的贝克沉声道:“你要干嘛?”

    “喝酒。”

    贝克一边聊着电话,一边从酒柜里面取出昨天刚刚开瓶的波本美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之后然后说道:“你要过来喝一杯吗?”

    十字架呵呵直笑:“我可不敢将自己暴露在你的视线范围之内。”

    刺客这一行的从业人员有很多,有各个国家精英部队退伍的,也有各个组织从小培养的。

    但……

    不说全世界的黑暗面,就单单说纽约的刺客圈中,不要站在【英雄】的视线之内跟他对枪,这件事情也已经算是一个新刺客要入行必须知道的事情了。

    就算你是用枪顶着还没有拔枪的贝克脑袋,你都会没有任何的机会扣动扳机。

    贝克嘴角微微上弧:“所以,你打算杀了我?”

    “不。”

    十字架直接说道:“我只是对组织有了新的看法,组织已经毁了,斯隆已经破坏法典了。”

    贝克直接推开落地窗走到了阳台上面,瞥了一眼一览无遗的三分之二的中央公园:“你跟我说这个干吗,不会是想着,要我跟你一样脱离组织吧。”

    “是的。”

    “那你应该知道,脱离组织的代价会是什么,刺客这一行不是其他行业,不是说能跳槽就能跳槽的。”

    想要脱离刺客组织的办法只有两个。

    要么你死。

    要么组织被灭。

    你死了,自然的,你也就算是金盆洗手了。

    组织被灭,自然,公司都没有你也就算是退休了。

    十字架语气没有任何波动:“斯隆派谁来猎捕我?”

    “大卫。”贝克直接将向来很是臭屁的大卫给卖了:“所以大卫才是你的X先生,我可不是。”

    “你会帮他吗?”

    “为了什么?”

    “……”

    七百五十码距离外的十字架通过狙击镜注视着镜头中坐在阳台椅上浑身放松都是破绽的贝克,沉默了一会,开启了狙击枪的保险:“我无意与你为敌,Hero。”

    “我也一样。”

    “再见。”

    “不送。”

    贝克将黑屏的手机丢到面前的玻璃圆桌上,目光微微的闪烁着。

    我的伪装不怎么精明?

    呵。

    本来也不是伪装给你们这些挂壁看的。

    一句话。

    他的这些伪装都是给外面的普通世界看的,毕竟他虽然在黑暗界,但生活可是在普通世界的呢。

    贝克摇了摇头,将杯中的波本一饮而尽,然后起身抓着手机走进了屋内。

    “嘀!”

    “嗡!”

    宽大足足有六十平的落地窗的窗帘瞬间应声落下,随着避光窗帘的落下,将近两百平的客厅之中灯光瞬间点亮。

    毫无疑问。

    这是一套豪宅,上中下三层加起来面积超过六百平,贝克去年购入的时候花费了将近五千万。

    厨房的天窗让房间可以沐浴在阳光下,餐厅可供10位客人同时用餐,大镜子的两旁配备了红酒贮藏柜,将近十二平的私人露台可以让你饱览建筑隔壁的中央公园美景……

    坦白来讲,如果说,贝克兢兢业业上班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舍得花这么多钱购置这么一套奢华公寓的。

    但……

    自从加入了刺客行业之后,贝克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小年轻往这个行业里面钻的原因了。

    无他。

    来钱太快了,习惯了扣动一下扳机就能够拿到几十万、几百万的美刀,怕是只有傻子才会选择去坐办公室呦。

    这也是贝克为什么明明在芝加哥的时候已经攒够了大学的学费,却还是在来纽约的第一天就一头扎进纽约刺客界的原因所在。

    由俭入奢易。

    由奢入俭难。

    ……

    贝克想着刚刚十字架的警告,更是呵呵一笑,他从知道十字架叛逃的那一刻起就压根没有想过要干嘛。

    至于十字架卡洛斯口中有关于他发现了组织的真相,更加的是兴致缺缺了。

    不就是命运织布机上出现了组织成员的名字嘛。

    至于要叛逃吗?

    不过想想也对,贝克觉得,要是自己从小就被洗脑灌输着他们是替天行道,是在替上帝做事的情况下,陡然有一天发现,命运织布机是可以被人为所操控的,那么,换做是谁都会一时半会接受不了的。

    还好……

    贝克是个无神论者。

    当然了。

    这里是漫威宇宙,是有神的,但贝克觉得自己的灵魂终究还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所以,这里的神不值得他去尊敬,同样的,这里的神也管不了他。

    当然了。

    贝克是个刺客,不过是个有原则的刺客,贝克给自己制定了三个刺客规则。

    第一,无辜人不杀。

    贝克前世也是一位普通人,虽然说这个世界对于他而言就是个游乐场,但,如果游乐场空荡荡的,一个人在怎么玩也是没有任何兴趣继续下去的。

    第二,不杀执法局的。

    漫威之中虽说神盾与军方独大,但这里是个真实的世界,惹到了执法机构虽然不会死,但会很麻烦。

    第三,不想杀的不杀。

    如果将刺客分个三五九等的话,那么贝克毫无疑问已经是脱离了最底层了。

    目前他与【兄弟会】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贝克是带着武功进去的,所以,他和【兄弟会】的关系说是上下级的关系,还不如说是合伙人的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