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某美漫的英雄联盟 > 269、塞拉的灵魂基因(4000字,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贝克看到了走出电梯,然后朝着这边迎面走来的一位女子。

    穿着有些普通,脖子上带着一串珍珠项链,一头的银发,有些皱纹,却是不显丑反而有种别样的感觉。

    “彭马克博士。”

    艾琳迎了上去,和这位心理学博士握了握手,微笑道:“感谢你特地赶过来。”

    彭马克博士说道:“所以,我的病人在哪里?”

    艾琳看向贝克。

    贝克点了点头。

    艾琳随即朝着彭马克博士说道:“这边请。”

    很快。

    彭马克博士跟着艾琳的身后进入了塞拉所在的病房之中。

    另一个房间中。

    贝克坐在沙发上注视着刚刚加装好能够看到塞拉病房全貌的显示器。

    本来不管是芭芭拉亦或者是医院的人都很反对的,很显然,这些人将自己的隐私看的很重,同样的,也非常尊敬别人的隐私权,尤其是病人的隐私权。

    还振振有词的说着这是原则问题。

    不过……

    贝克甩了一张支票之后,医院这边就不说话了,并且还从仓库里面取来了备用的摄像头。

    看来所谓的坚持原则,不过是因为放弃原则的筹码不够罢了。

    至于芭芭拉?

    贝克默不作声的看着芭芭拉五秒钟后,芭芭拉也就放弃劝说贝克尊重塞拉的隐私权了。

    很快。

    这位毕业于斯坦福心理学院并且是联邦调查局特聘的罗达·彭马克博士出现在了镜头之中。

    彭马克博士看着靠在病床上翻阅着手上一本漫画书的塞拉,扭头朝着跟在身后的艾琳说道:“我能和我的客户单独说话吗?”

    艾琳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彭马克博士搬来了一张凳子坐下,看着病床上头也不抬的塞拉,拍了拍手,吸引了塞拉的目光之后:“嗨,我不是那种给人做手术的医生。”

    塞拉看去彭马克博士露出一丝灿烂的笑脸:“你是心理医生。”

    彭马克哇了一声:“你知道那说法啊。”

    塞拉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很好看的酒窝:“我有偷偷的看过《介入》。”

    彭马克嗯了一声:“好吧,唔,我是个精神科医生,这是个专业词语,就是通过聊天来帮助他们的医生,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塞拉!”塞拉语气甜甜的说着。

    另外一个房间中。

    芭芭拉看着显示器中塞拉的表现,环抱着双臂看着在沙发上靠着,面无表情的贝克说道:“你确定你的判断没错。”

    显示器中的金发萝莉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美国佳人,金发,肤白貌美,气质甜。

    贝克看了一眼芭芭拉没有说话。

    在他当刺客的生涯之中,虽说真正接单刺杀的数量屈指可数,但,贝克看过的黑暗远远比神盾局的要多。

    毕竟贝克可是从一无所有的基础上一步步混到如今的,他见过微笑着拆解着自己母亲的,他见过一边大哭一边吞食着他妻子,他见过……

    还有……乔茜。

    外表是最会骗人的,就算贝克没有通过侦查守卫亲眼所见,但抛去了所有的不可能之后,剩下的,不管在怎么匪夷所思,贝克都会想办法去试探出来。

    就在这时。

    当彭马克博士聊天了几句,准备询问塞拉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

    塞拉却是第一次打断道:“是我的父母让你过来的吧。”

    彭马克表情微微一顿。

    贝克眉宇微皱。

    芭芭拉也是在听到塞拉的这句话微微一愣。

    坐在床上的塞拉摊了摊小手,看向彭马克说道:“是我的亲生父母,我能见见他们吗?”

    贝克目光上移到了芭芭拉的身上。

    芭芭拉一愣,随即看向贝克:“嗨,你这是什么眼神,我没有告诉她,而且负责保护塞拉的特工也不知道。”

    贝克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转向了安迪。

    安迪见状,忍不住的摇头道:“你觉得我会说吗?”

    贝克沉默了一会,随即摇了摇头。

    安迪双手和塞拉一样摊开,意思不言而喻。

    彭马克博士低头翻阅着自己刚刚到手的资料,随即看了一圈之后,朝着床上的塞拉笑道:“抱歉,我能问一下,你为什么这么说吗?”

    “很简单啊。”

    “这里没有儿童保护机构的。”

    “而且……”

    “儿童保护机构的人也请不起你这样的心理医生。”

    塞拉双眸之中闪过一丝狡黠:“我认得你,上个月的纽约日报上面有你的照片。”

    “哇。”

    不单单是彭马克博士发出了一声惊呼,就连跟贝克在一个房间里面看着这一幕的三女也是不约而同的惊叹了一声。

    芭芭拉看向贝克:“她很聪明。”

    贝克面无表情:“那你觉得,这会是她做的吗?”

    芭芭拉不说话了。

    贝克注视着屏幕中坐在床上的塞拉,嘴角不经意的上弧了一下:“我更觉得这是一种愚蠢。”

    任何的聪明,都是需要自身的实力做后盾为前提的。

    没有实力做后盾的聪明,远远不过是一种愚蠢罢了,而且,比寻常的愚蠢更加愚蠢。

    布鲁斯·浩克·班纳很聪明了吧。

    结果呢?

    去年的夏天直接被罗斯将军如同赶着一条丧家之犬给赶出联邦了。

    那边的塞拉话语依然在继续着。

    “而且……”

    “我知道我的父母是我的养父母,现在我在医院,养父母又不在,而你来了,而且没有儿童保护机构的陪同,那,就很容易猜测出来了,我的亲生父母应该在这边吧。”

    “……”

    艾琳回神朝着贝克说道:“她的确很聪明。”

    贝克看去艾琳。

    艾琳说道:“对话的主动权已经被她抓住了,不是吗?”

    贝克点了点头:“如果你说的是只顾眼前,而不顾尾巴的聪明的话,那的确是很聪明。”

    “塞拉才九岁。”

    “我九岁已经会偷偷的开车带你和诺娃跑去郊外的流动马戏团了。”

    “……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你是男人!”

    “……”

    贝克看着直接在说不过自己祭出大杀器的妹妹艾琳,张了张嘴,随即摇了摇头。

    那边的彭马克博士似乎也反应过来塞拉这是准备引导话题了,直接看去塞拉:“那你的养父母在昨天去世了,你知道吗?”

    塞拉:“……”

    塞拉的表情微微变了变,随即,做出了一个难受的表情,低下头,细声的说道:“知道。”

    彭马克博士一脸平静的问道:“那你是什么感受。”

    塞拉低头:“我哭了一晚上。”

    彭马克博士点了点头:“我能理解,这是第一次你认识的人去世吗?”

    塞拉低了低眉摇头:“不是,一周前,我们班上的一个男同学去世了,我难受了两天。”

    彭马克博士说道:“抱歉。”

    隔壁房间。

    贝克看向芭芭拉:“能查到这件事情吗?”

    “可以。”

    “谢谢!”

    贝克跟芭芭拉道了一声,随即起身,直接推开房门,朝着塞拉的病房中走去。

    芭芭拉和艾琳微微一愣。

    入门。

    贝克正好听到了塞拉问到彭马克博士,为什么在有人去世的时候,人们会伤心呢。

    彭马克博士正欲回答的时候,看到了西装革履的贝克。

    贝克看向彭马克博士:“彭马克博士,谢谢,你可以走了,麻烦你了。”

    彭马克博士皱眉:“你是谁?”

    坐在床上金发小萝莉看着帅气而英俊的贝克说道:“他是我亲生父亲。”

    彭马克博士看去塞拉。

    塞拉则是看着平静扭头过来的贝克,露出一丝笑容:“我说的对吗?”

    贝克没有说话,只是朝着身后的艾琳看去。

    艾琳会意。

    不多时。

    彭马克博士离去。

    贝克和芭芭拉站在一起看着床上揣着小手手的塞拉。

    芭芭拉有些担忧的瞥了一眼贝克。

    塞拉出声:“她不是我的母亲,对吗?”

    芭芭拉看向塞拉。

    贝克没有任何动作。

    芭芭拉则是有些好奇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塞拉很是可爱的耸了耸,然后歪了歪头说道:“因为你看他的眼神。”

    “眼神?”

    “嗯。”

    芭芭拉眉毛一挑。

    就在这时,旁边的贝克说道:“你先出去一下。”

    芭芭拉回神看去贝克,然后,芭芭拉点了点头,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房门重新关闭。

    贝克双手后背,注视着床上的塞拉。

    塞拉脸上的笑容都快要僵硬了。

    半响。

    贝克转身,踩着椅子,直接打开了通风口,取出了里面的摄像头,然后直接扯断了连接线。

    “第一件事情。”

    贝克转身低头打量着手心的摄像头,抬头看向床上的萝莉塞拉出声道:“不能保证你自己的安全前,别和任何人说过多的话。”

    言多必失,能动手,别BB!

    塞拉说道:“我知道有人在看着。”

    “是吗?”

    贝克没等塞拉回话,坐在了刚刚彭马克博士坐的位置上说道:“你刚刚问,为什么会有人在过世的时候会伤心,那你为什么不会伤心呢。”

    塞拉摇了摇头:“这件事情迟早会发生在每个人的身上,不是吗?”

    贝克点了点头:“那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伤心。”

    塞拉摇头。

    贝克说道:“因为他们害怕死亡,有人死了,他们会从那个人的身上想到自己,所以,他们会伤心。”

    塞拉问道:“我妈妈呢。”

    “去世了。”

    “怎么……”

    “我杀死的。”

    “……”

    贝克看着没有出声的塞拉说道:“不问问我为什么吗?”

    塞拉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贝克出声道:“和你为什么要杀了你的养父母一样。”

    塞拉表情一变:“我没有。”

    贝克笑了笑:“第二件事情,既然觉得自己没有做错,那么,就别去否认任何事情。”

    敢作敢当,有错就认,挨打立正,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塞拉抬头看向贝克。

    贝克说道:“能跟我说说,他们怎么不尊重你了吗,仅仅是因为他们怀疑你是杀害你同学的凶手?”

    外面。

    摄像头不在,通讯器还在,听到里面贝克传来的这句话,芭芭拉看着刚刚从警署拿到了卷宗皱了皱眉:“他怎么知道的。”

    旁边的艾琳耸了耸肩:“因为他是贝克,所以他什么都知道。”

    芭芭拉摇了摇头,看着电脑屏幕上刚刚发送过来的电子卷宗上的内容说道:“只有一个学生的证词,能够证明塞拉曾经和那个失足掉下悬崖的小男孩呆在一起过,这并不能证明……”

    说着。

    监听器那边有声音传来了。

    塞拉的。

    “他抢了我应该得到的荣誉。”

    “哦?”

    “圣奥尔登公民奖章,这应该是我的,马洛只是个胆小鬼,他根本不配得到这个奖章。”

    “所以你杀了他。”

    “我没有!”

    塞拉抬头看向贝克:“我只是将他引到了悬崖边上,然后将他的奖章给丢下去了,谁知道他会失足掉下去。”

    “第三件事情,永远,别去说你无法自圆其说的谎言,你可以转移话题,可以选择缄默,但永远别去说你圆不了的谎。”

    “……”

    一个谎话之后需要一百个谎话来弥补,但说真话,就不需要了,哪怕是似是而非的真话。

    贝克右手伸入怀中,从其中掏出了一枚烧的焦黑的奖章,正是圣奥尔登学校的公民奖章。

    塞了抿了抿嘴,没有说话了。

    对面房间的三人面面相窥。

    芭芭拉看向艾琳:“塞拉……以前是这样子的吗?”

    艾琳想都不想的直接摇头:“不,我记忆中的塞拉很可爱,而且很活泼,根本不会为了一块奖章而做出这样的事情。”

    芭芭拉说道:“所以,是记忆覆盖的过程之中出了差错了。”

    艾琳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

    不是灵魂问题。

    不是性格问题。

    那么,就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了,那就是记忆覆盖的过程之中出现了某种错误了。

    要不然的话,就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了。

    就在这时。

    贝克起身注视着坐在床上的塞拉:“记住我说的三件事情了吗?”

    塞拉皱着自己的可爱小眉毛看着贝克。

    似乎不太明白贝克这句话的意思。

    贝克叹了一口气。

    下一秒。

    右手一晃。

    天使水晶出现在右手之上,闪烁着无与伦比的璀璨光芒,与病床上塞拉的光芒交相辉映着。

    嘭的一声。

    病房门内推开。

    安迪入内看着闪烁着的天使水晶,随即看向塞拉,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探查塞拉的灵魂会感觉到灵魂气息有些儿熟悉了。

    因为。

    那灵魂的气息是属于天使女王安琪儿曾经拥有过的。

    安迪看了一眼塞拉,随即看向贝克:“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贝克瞥了一眼安迪:“在你说感觉到一丝丝熟悉气息的时候。”

    “就这?”

    “嗯,就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