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某美漫的英雄联盟 > 253、入侵华尔街(6000大章,求订阅,求全订!!!)
    枪击发生的地点就在天国大厦附近,准确的来说是天国大厦旁边的一栋大厦门口。

    开枪的是一个愤怒的小黑。

    中枪的则是一位大腹便便头发灰白的老白。

    小黑是近距离开枪的,在开战之后,不停的在老白的身上补枪,爆着各种抢劫、小偷、无耻的话语的同时还在鼓动着旁边奔跑散去的人们让他们不要害怕,他是替天行道来着。

    十分钟后。

    纽约警署入场,一枪入魂,直接收走了已经准备举手的小黑的性命。

    这里是曼哈顿。

    不是皇后区!

    很快。

    贝克和佩珀知道这件事情的起因了,和这才席卷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停的金融危机有关。

    小黑的房子,刚刚因为破产被银行收走了,然后,他受雇的公司也已经老板损失严重而被开出了,一时间,一无所有的小黑打算给华尔街的人儿一个教训。

    首先……

    从曼哈顿开始。

    这不。

    那个老白就是其第一个受害者。

    只是……

    贝克抿了一口杯中酒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说邓肯先生是小偷的话,那他还至于把这栋大厦卖给我吗?”

    是的。

    那个老白正式曾经天国大厦的拥有者,邓肯家奋斗了两代,终于在这一代好不容易在曼哈顿拥有了一栋属于自己家的大厦,不说纸醉金迷,但花天酒地一辈子还是可以的。

    可惜了。

    邓肯死的太冤了,拿着贝克给的十亿美刀,还了债务之后,本来还剩下二亿美刀的,省着点用还是可以的,结果就是因为知名度太高,加上小黑的信息渠道封闭,导致了这一场悲剧。

    如果细细算下来的话。

    邓肯也是这场游戏中的输家之一,真正的赢家有许多,比如眼下的贝克与佩珀就是赢家之一。

    还有外面的前台索菲亚。

    贝克看向旁边的佩珀:“这应该是这个月的第三起枪击案了吧。”

    佩珀皱眉道:“曼哈顿的第一起。”

    贝克摇了摇头:“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些人啊,玩不起,就别玩。”

    对于这些在风暴之中被割了韭菜的人们,贝克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不教而诛那才可以同情。

    但这个?

    股市和赌场是一样的,你进了,那么就要做好亏损甚至血本无归直接破产的打算。

    赢了欢天喜地,输了怨天尤人?

    甚至直接在网上大言不惭的说着,真正的小偷在华尔街。

    这不废话吗。

    从一开始,股市就是资本家们鼓捣出来的,然后在第一次割了韭菜感觉很爽之后便迷恋上了这种感觉。

    再者说了,股市一开始就表明了这里是有风险的,结果你输惨了,这不是玩不起嘛。

    这世界上从来没有这样道理的。

    “哈皮什么时候到。”

    “半个小时。”

    刚刚楼下才发生了枪击案,佩珀怎么可能现在离去呢,佩珀说着看向贝克:“你有事情吗?”

    贝克摇了摇头,直接重新给两人的杯中倒上美酒了。

    半个小时后。

    史塔克工业的车队抵达天国大厦门口,贝克和哈皮握了握手之后,目送着佩珀上了防弹汽车之中。

    回转公司。

    贝克看向坐在前台那边的索菲亚说道:“对了,这些天帮我留意一下有没有宣布破产的私人医院。”

    格温觉得收购一家医院比自己建立一家医院要贵。

    但贝克觉得正好相反。

    因为格温是觉得收购医院等同于收购医院内的其他资产,比如医生与护士什么的。

    简单的来讲。

    格温想要一家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医院,但又觉得自己在收购了一家医院之后忍不下心来开除原本的雇员。

    所以格温觉得贵。

    但贝克可以狠得下心来啊。

    索菲亚点了点头,在贝克朝着里面走去的时候,说道:“对了,老板,大厦三楼与五楼的人希望能跟老板见个面。”

    贝克问道:“干嘛?”

    “这一次金融危机,这两家亏损的很严重,所以,希望能跟老板见个面看看能不能免去一部分租金。”

    “哈。”

    贝克笑道:“免租金,他们觉得我是什么?慈善家吗?”

    索菲亚一脸笑容:“对于我来说,老板是慈善家啊。”

    她是个残疾人,虽然有着纽约大学的会计硕士学位,但也同样是很难找工作的,要不是当年贝克招聘了她,指不定她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虽说整个天国投资就她一个员工,又是前台又是财务什么的,但工作轻松啊。

    甚至。

    索菲亚的小窝就在公司里面,这也是为啥她做着轮椅没有用假肢的原因所在。

    而且别看天国投资总部就她一个人,但在海外,索菲亚也是管理着五十多名员工的。

    毕竟贝克海外投资是很大的,尤其是在东国,投资力度更是极其巨大,可谓是东国好朋友。

    贝克听到这句话,摇头一笑:“你再怎么恭维,我都不会给你涨工资的。”

    索菲亚笑道:“我说的是真心话。”

    贝克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我是资本家来着,三楼和五楼的也是,没钱交钱,那直接搬走呗,违约金就当我是发善心,不找他们要了,至于其他楼层的所有合同到期了之后不再续签。”

    索菲亚点头:“知道了,老板!”

    贝克见状也是直接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免租金,做什么春秋大梦呢,姑且不说贝克早已经有想法让这栋大厦的人儿全部滚蛋了,就单单说他买了大厦用的十亿美刀,如果没有租金的话,那他怎么收回成本。

    脑子有坑!

    你要破产关我屁事,又不是我把你搞破产的。

    贝克撇了撇嘴。

    上午发生在曼哈顿的枪击案似乎点燃了某种导火线,在下午四点钟左右的时候又有一个人挂了。

    中枪身亡的是沃克地产公司的副董事长,在沃克地产公司被认定是九头蛇产业之一后就遭到了联邦的查封,这位副董事长也在支付了高额的保证金后回到了自己位于布鲁克林的白色独栋豪宅之中,正在与其妻子饮酒的时候被一颗子弹夺去了性命。

    晚上八点多钟。

    一名银行经理在自己的家门口被暗中袭来的一枚子弹击中,倒在了自己的家门口。

    艾琳和诺娃看着紧急播放的新闻不由自主的看向坐在旁边的贝克。

    ……

    坐在旁边用笔记本看着最新一期《神秘博士》的贝克感觉到了两人的目光抬起。

    “怎么了?”

    诺娃有些担忧的指着正在实况直播收尸的画面看向贝克:“哥,这一次的风波不会影响到你吧。”

    艾琳在旁没有说话,但表情也是这个表情。

    贝克笑了一声:“这是现实,不是电影。”

    诺娃皱眉:“什么意思?”

    贝克看向诺娃:“这里是纽约,有钱人的天堂,天堂,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人存在的。”

    诺娃眨了眨眼睛。

    她是个读书人,在学校读书,在学校教书,吃穿不愁,这些黑暗她没有了解过而且也没有机会了解。

    当然了。

    这里说的是社会黑暗,而不是自己拉斐尔家族的混乱史歌。

    艾琳似乎想到了什么:“只是死了两个九头蛇产业名下的,应该不至于吧?”

    “那也是资本家!”

    贝克如是说着,重新看向自己的笔记本,点击播放之后,表情很是淡淡的说着:“现在仅仅是还没有确定是同一人所为,等到确定了,资本会发火的,不过,你们估计是看不到了。”

    是的。

    贝克看到这电视上放出来的两名死者立马就知道这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剧情上映了。

    韭菜之怒……

    呸!

    是入侵华尔街。

    主人翁吉姆是一个普通纽约人。

    过着平静的生活,有着一个高薪水的工作和一个相爱的女友组建起来的幸福家庭。

    但好景不长,吉姆的妻子萝丝得了肿瘤,需要激素治疗,每一支药三百美元。

    通常情况下,吉姆是能够负担的起的。

    但这一次的九头蛇事件提前让金融危机上演,一瞬间,吉姆在股市中的钱直接蒸发了。

    甚至……

    他的投资经理人告诉吉姆,因为吉姆投资了九头蛇名下的沃克地产的基金,导致账号被封要接受调查。

    本来,妻子的高额医疗费用,保险公司方面的超低赔付逼得吉姆喘不过气来,坏事再一次袭来,吉姆供职的保险公司要辞退他,理由是不让一个有财务问题的人保护客户的钱。

    所以吉姆失业了。

    由于每月高昂的医疗费,银行催收且拒绝再给吉姆家贷款,于是他们只能卖房子。

    最后……

    压垮骆驼的一根稻草过来了,妻子萝丝认为是自己的疾病拖累了吉姆,不忍心吉姆承受这一切,割腕自杀。

    短短半个月内,吉姆彻底的一无所有了。

    于是。

    吉姆怒了,然后,就有了眼下的这一幕了。

    对此。

    贝克不做任何评价,他的屁股和吉姆的不同,所以,贝克在知道这是什么个剧情之后也就无动于衷了。

    他没兴趣掺和这件事情。

    反正吉姆在怎么找茬,也是不可能找到他的头上的,贝克的天国投资仅仅贝克为了方便报税还有每周期的慈善减免而建立的,根本不与普通人打交道。

    天国投资不接受任何人的投资委托,同时,也不会给予任何人投资建议。

    这年头你带着人家赚钱,人家高高兴兴,一旦出现亏损,呵呵,那就是你坑他。

    贝克就是因为怕出现这一幕,觉得很麻烦,所以才制定了这两条规矩的。

    眼下看来,这个规矩,当时定的真是太过于明智了。

    只是……

    两天后。

    早上!

    贝克在吃着早餐的时候,艾琳就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抓着一份报纸:“贝克,你看看这个。”

    艾琳是准备去联邦大楼那边上班的时候,路过街边的报亭准备买一份报纸的时候看见的。

    是一家小报社的。

    曼哈顿观望报。

    发行量不是很大,这么说吧,这曼哈顿观望报号称内涵金融前沿新闻,但实际上他的客户对象都是一些居住在曼哈顿与华尔街的普通吃瓜群众罢了。

    不过这个报社的客户忠诚度蛮高的,很多客户拿着这里面的内容认为这就是金融前沿新闻。

    贝克接过保持看去。

    嚯!

    头版头条上面就印着足有四十三层的天国大厦的图案,旁边就是浓浓的加粗体《天国投资,是天使还是恶魔。》

    随后……

    这撰写文章的作者先是介绍了一下天国投资的所有人。

    然后又数了天国投资为数不多但每一次都是惊艳无比的投资操作背后都伴随着流血事故的真相。

    之后,更是说明了在几天前天国投资购买大厦的金额,再然后,便是表达了天国投资拒绝在这一次金融危机中减免租金。

    最后。

    曼哈顿观望报直接对天国投资用着比较幽默的话语,表示,天国投资应该改名叫做地狱投资,因为,天国投资的每一笔钱都是伴随着股票激荡而精准收割过来的。

    甚至……

    曼哈顿观望报还做出了一个不负责任的推测,天国投资在这一次的金融危机中少说斩获了将近八十个亿的金钱。

    看完。

    贝克哇了一声。

    艾琳说道:“怎么了?”

    贝克将报纸丢到一旁,笑了笑:“他猜错了,三方发力,我这一次,收割了将近三百亿。”

    除却了史塔克那庞大的现金储备,贝克感觉,就自己如今的现金流也可以稳坐世界富豪排行榜了。

    艾琳愣了愣:“三百亿?”

    贝克点头。

    在吧台里面煎着鸡蛋的诺娃说道:“怎么会,我看纽约日报报道的,摩根家族……”

    贝克笑了笑。

    尽管这一次的赢家都是提前知道内幕消息的,但,贝克比那些人早了十五天拿到了九头蛇产业的清单,自然,也就比这些人早那么十五天布局。

    艾琳有些担忧道:“这样的新闻出来,没什么问题吧?”

    贝克笑道:“能有什么问题。”

    爆了就爆了呗。

    贝克从来不惧怕自己的身份曝光,自然,他也不惧怕自己的产业曝光。

    曝光又如何?

    天国投资合法投资,每一笔都是如实的纳税,可以这么说,史塔克工业也许都曾经少交一笔税,但贝克,可以拍着胸脯保证他的天国投资并没有。

    至于舆论?

    呵。

    要是舆论有用的话,要法律干嘛?

    贝克表情淡淡:“一群弱者抱团在一起,然后撕心裂肺的嚎叫自以为声音能感天动地,实际上从来没有人在乎过罢了。”

    说着。

    贝克拨打了某个银行家的电话。

    ……

    上午十点。

    斯坦卡夫投资银行。

    贝克刚走出电梯顿时就看到了满是忙碌的办公室场景,气氛有些压抑,但众人的干劲十足。

    因为当外面的韭菜损失钱或者养老基金的时候,这里的人就能赚到钱,而且还有百分之三的激励奖。

    “摩顿先生!”

    一名美女秘书走了过来,一脸微笑的朝着贝克说道:“请跟我来。斯坦卡夫先生在办公室等您。”

    贝克礼貌道谢。

    不多时。

    走过了人满为患的办公区域之后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很宽敞的走廊,一间大大的办公室门口有两名黑衣保镖。

    没办法。

    这两天有个华尔街杀手虎视眈眈,不过因为这杀手杀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所以资本暂时还没有发怒。

    进了办公室。

    贝克顿时就看到了已经在会客沙发那边开了一瓶红酒,西装革履的杰里米·斯坦卡夫了。

    这家伙也赚了。

    不过相较于贝克这种无差别收割的戏码,这货玩的就是正儿八经的收割韭菜的存款还有养老基金了。

    贝克虽然有些不齿这种行为,但钱嘛,你不赚总有人去赚。

    最近刚刚将六千万美刀捞进自己口袋,脸色红润有光泽的杰里米看着走进来的贝克哈哈大笑和贝克拥抱了一下,然后邀请着贝克落座。

    “干杯!”

    “干杯!”

    贝克和杰里米碰了碰手上的红酒杯,酒杯碰撞的声音很清脆,像极了韭菜们的哀鸣。

    “观望报……”

    杰里米给贝克倒着酒的同时,看向贝克:“他的报社就在你刚买下来的天国大厦里面,怎么想到我这边来了。”

    贝克说道:“如果我对付的话,那岂不是正和他的心意了?”

    一家报社怎么样才能盈利。

    毫无疑问,名声越大,盈利越多,给这种人送热度的事情,贝克懒得去做,而且,贝克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眼前这位就是了。

    在这一个月之中,杰里米一边收割者韭菜们手上的养老基金与存款,一边在上电视表示低息提供贷款给在这一次风暴之中濒临破产的企业,观望报就是其中一个。

    贝克说道:“银行界你熟悉,卡住观望报的贷款应该没问题吧。”

    杰米里笑道:“当然,不过,首先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赚了多少?”

    “哈哈!”

    贝克靠在沙发上面,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杰米里:“我以为这种无聊的话题只有那些亏钱的人才会想知道的,没想到,你也有这个兴趣?”

    杰米里耸肩:“知道点内幕消息,对我来说很有用处。”

    贝克点了点头,这倒是,尤其是在金融界,但别人不知道,而你知道的时候,不单单能够表现出你的实力同时也能够表现出你的人脉。

    谁说联邦不讲人脉只讲法律的?

    天真。

    贝克说道:“二百亿左右。”

    “了不起!”

    “谢谢。”

    贝克和杰米里再次碰杯,杰米里看着贝克的双眸都在发光:“有没有兴趣入股一下我这里。”

    贝克瞥了一眼杰米里:“你就不怕史塔克把你给收购了?”

    他和史塔克的恩怨在华尔街早就不是一个什么秘密了。

    杰米里笑道:“哪怕这一次过后?”

    贝克一脸笑意的看向杰米里,这老家伙不亏是个人精,他敢保证知道这二百亿从何而来的人不超过十五个人,这老家伙绝对不在这十五个人之中。

    那么就剩下一种可能了。

    这老家伙人脉广的不成样子了。

    贝克如是想着:“这仅仅是和史塔克的一场交易罢了,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入股,但,到时候斯坦卡夫投资银行变成史塔克商业银行附属银行可别怨我。”

    杰米里看着贝克的表情顿时摆手:“那算了。”

    贝克呵呵的笑了笑。

    就在这时。

    咚!

    咚!

    咚!

    狙击步枪不断击发的声音轰然传来。

    杰米里的脸色顿变。

    华尔街杀手。

    很快。

    十六声枪响之后就只剩下了尖叫声,还有斯坦卡夫投资银行之中传出的尖叫声了。

    三名投资经理被人从对面的停车场大楼击中身亡在了自己的办公室之中。

    杰米里捂了捂额头。

    对着这个不知名的华尔街杀手就是一顿诅咒,死去的可是他手下三个最棒的工具人呢。

    “法克!”尤其是在看到最后一个的时候,杰米里更是暴躁出口,这第三个死者是他的小舅子。

    十分钟后。

    杰米里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面,朝着贝克说道:“这是一场灾难,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贝克耸了耸肩。

    本来这一次收割行动是专门针对九头蛇产业的,你们倒好,一股脑的直接将风暴演变成了一场海啸。

    这里不是东国。

    这里是联邦,有枪的,这里的韭菜把他惹火了,他是随时随地能够购买到枪械来上一次韭菜之怒的。

    贝克说道:“还没有找到那个华尔街杀手是谁吗?”

    杰米里对着纽约警署就是一顿吐槽:“该死的NYPD,这里是华尔街,这里是金融中心,竟然乱成这个样子。”

    就在这时。

    办公室外面一声枪响,刹那间,引来了办公中的一阵鬼哭狼嚎,负责保护杰里米的一名保镖开门朝着里面的杰米里说道:“先生,把门关好。”

    说着。

    这名保镖就跟自己的同伴点了点头,然后纷纷掏出自己的配枪。

    只是……

    咕咚咚!

    两名保镖低头看着滚落在他们脚底下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双眸睁大的同时暗自骂了一句谢特。

    下一秒。

    直接升天。

    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直接轰碎了办公室的玻璃,这也就是幸好杰米里的办公室宽大的能够跑马,这要是跟外面那些经理的办公室一样的话,气浪能瞬间将两人振飞起来。

    就在这时。

    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持枪走了进来。

    贝克右手一晃。

    横枪出手。

    “砰!”

    “啊!”

    面具男子吉姆瞬间被打穿了右膝盖直接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贝克起身,一脸无语的看着到底,试图想要去抓手枪的吉姆。

    我都没想管你的破事,你为什么要自己送上门呢?

    贝克有些无语。

    下一秒。

    贝克看向旁边有些傻眼的杰米里:“所以,你现在欠我一个人情,是这样子吧。”

    杰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