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某美漫的英雄联盟 > 251、当那一天来临(求全订!!!!)
    亚历山大·皮尔斯听到玛丽亚·希尔说的这番话,整个人的脸都绿了。

    有了刚刚希尔所说的一九九一年的事情,然后又看到了托尼·史塔克出现在面前,皮尔斯就算是个傻子都明白过来,他们自以为豪的秘密怕是在神盾眼中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皮尔斯张了张嘴准备认怂。

    但希尔可没有给这个机会,直接带着芭芭拉出去了。

    五角大楼与军方中的九头蛇,自然有他们自己的人去清理,还轮不到神盾局上赶着去插手。

    而且经过这一次的蛇盾特工名单人员递交,不消说,神盾不仅仅没有得罪其他各个执法机构反而还收获了一个大大的人情。

    很简单。

    九头蛇是顺着神盾重新死而复生的,但,你们能被九头蛇入侵难道就一点儿的责任都没有吗?

    而且神盾早已经有了背锅侠了。

    亚历山大·皮尔斯与尼克·弗瑞这两位前任神盾局长。

    九头蛇潜伏在神盾局之中的事情非但跟玛丽亚·希尔没有任何关系,甚至,玛丽亚·希尔因为提前洞察了九头蛇的计划大大的有功。

    出了背后的五角大楼。

    五角大楼四边的马路已经彻底的被戒严了,其他的地方也不例外。

    很快。

    车辆驶来。

    芭芭拉打开副驾驶坐上去的时候,余光正好看到了后面,被绑的跟一个粽子一样押送出来的亚历山大·皮尔斯。

    皮尔斯在激烈的挣扎着。

    可惜……

    一切都是无用功罢了,在过不久,押送皮尔斯前往匡提科的车辆将会在特定的地点遇到特定的伏击。

    亚历山大·皮尔斯会被英勇的殉职,不管其他四国成员怎么看,总之,在联邦眼中亚历山大·皮尔斯必须是好的,谁让亚历山大·皮尔斯的理事任命是如今的总统任命的呢。

    当然了。

    这仅仅是官方层面罢了。

    至于亚历山大·皮尔斯的命运会如何,知道的人自然会知道,不知道的人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对了。

    还有些人不会想要去知道。

    贝克就是如此。

    雨我无瓜!

    别人的故事,贝克懒得参与进去,同样的,贝克自己的故事,也不允许有什么喧宾夺主的人跑进来抢他的C位。

    一个月后。

    贝克从密歇根州回转到了纽约。

    纽约的天……还是蓝的。

    但贝克依稀能够闻到弥漫在空气中的那股血腥味,而且,越靠近曼哈顿,这血腥味越来越重。

    这不是九头蛇的。

    而是某些在这一次风暴之中被割的血本无归的人儿的。

    比如……

    这一次的计程车司机。

    黑肤色。

    上来之后就絮絮叨叨跟个机关枪一样说着在这一次风暴之中他的养老金什么的都被大资本给弄没了。

    说了半天。

    贝克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他的养老金有多少。

    黑司机振振有词,升起了三根手指,然后说道:“三千!”

    “……”

    贝克想笑,搞了半天还以为这货损失多少养老金的,结果就是三千而已。

    ……对了。

    我这一次赚了多少?

    贝克心中如是的盘算着这一次的收获,最后,想了想,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去打电话问史塔克要分成的动作。

    毕竟史塔克如今应该很忙。

    芭芭拉也是如此。

    第五大道820号。

    回到家。

    贝克便看到了居家的艾琳与诺娃,当然了,还有算得上是暂时作为客人居住在这里的安迪三人。

    贝克和艾琳还有诺娃拥抱了一下,然后看向安迪:“家里没事吧。”

    安迪说道:“这栋公寓的安保措施比得上任何第三国家的总统府了。”

    在白色建筑物主动爆出九头蛇之后,820号大楼瞬间组织了自行防御委员会,高价聘请过来的黑水保全武装到了牙齿的包围着820号大楼阻止一切可以人员的入侵。

    820号大楼怕的不是九头蛇,而是,在这场风暴之中直接血本无归的平民。

    反正只有这些平民一旦赔钱,总觉得是有钱人在收割他们。

    但……

    事实虽然是如此,可是,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句话他们不知道吗?

    这其实就和东国的房子是一样的。

    涨了,各种欢呼。

    降了,各种砸盘,叫嚣着要赔偿他们的损失,麻麻地,你涨的时候怎么不想着把差价不给人家呢。

    扯远了。

    贝克笑了笑:“没事就好。”

    本来安迪三人是打算休息两天就离开的,正好,贝克那个时候已经在洛杉矶了,所以就拜托安迪留下来,安迪在得知了贝克已经手刃乌列的事情之后也同意了。

    安迪看向贝克:“东西呢?”

    贝克右手反复,亮出了天使水晶,看向安迪:“是这个吗?”

    安迪眼前一亮,双手伸出,随即,一脸咨询的看向贝克:“我可以吗?”

    贝克笑了笑直接将手上的天使水晶给丢了过去。

    他对天使水晶不感冒。

    而且这天使水晶还是一个被绑定了使用人的天使水晶,更何况,贝克对自己长翅膀的这件事情无感。

    所以对于贝克而言,这玩意就是个可有可无的玩具。

    当然了。

    贝克倒是想看看自己两个妹妹长出小翅膀之后的模样呢。

    安迪接过水晶一脸的兴奋。

    这可是他们天使一族最高圣物呢,不仅仅存储着天使一族历代的基因数据甚至还有着莫大的威能。

    艾琳和诺娃看了一眼一回来就往吧台那边走去的贝克,随即凑到了安迪的面前打量着安迪手上的天使水晶:“这个就是我们种族的最高圣物?”

    这一个月来,安迪可是跟艾琳还有诺娃好好的普及了一下她们天使一族的恢弘历史的。

    毕竟安迪和艾琳还有诺娃算是一家人,而且,如果天国还在的话,艾琳和诺娃也必将成为一名天国的女战士。

    尽管艾琳和诺娃是想要当做故事来听的,但很明显,这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个事实。

    所以……

    艾琳和诺娃在听到有这么一件东西,已经被她们哥哥取得,能够激活她们天使之翼基因的时候还是有些小期待的。

    只是……

    安迪双手托着手上的天使水晶没有多久之后就睁开双眸了。

    没有任何变化。

    ……

    安迪重新拿着天使水晶走到了吧台面前,然后递给了正在里面找酒的贝克。

    贝克皱眉道:“怎么了?”

    安迪叹了一口气:“被锁死了。”

    “锁……”

    贝克听着这个无限前沿的词汇,看向安迪:“什么意思?”

    系统被锁他知道。

    加密嘛。

    安迪看向贝克:“我猜,乌列现在连根毛都不剩了,是吧。”

    贝克抿了一口杯中酒:“当然。”

    全家团聚克。

    这话是说着玩的,对付得罪过自己的人,贝克向来奉行的是杀人诛心,而且如果情况允许的话,连骨灰都会给他扬了。

    只是……

    贝克听着安迪的这句话,有些好奇道:“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天使水晶仅仅是被天使女王安琪儿加密了而已。”

    安迪说道:“但之后天使水晶一直落在乌列的手上。”

    在天使女王的时代,天使水晶并不是时刻被天使女王所随身携带的。

    就好像玉玺。

    天使水晶在天国之中其意义就跟传国玉玺一样,最高权限的拥有者是天使女王没有错,但你见过皇帝随身携带着传国玉玺到处溜达的吗?

    就如同有个小太监专门保管着传国玉玺一样,天使水晶,也由当时天使女王麾下最信任的人所看管着。

    贝克眉毛一挑:“千万别和我说,那个护卫就是在天国破碎之后,和乌列结为夫妇的那个天使。”

    安迪没有说话。

    但……

    此刻无声却甚有声,很明显,贝克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安迪说道:“其实,左翼护卫也许你不认识,但右翼护卫,你应该认识。”

    贝克皱了皱眉:“塞拉?”

    他母亲的名字,塞拉,这个名字,在天使的含义之中代表的就是炽天使,用安迪普及的天国等级而言,炽天使,就是撒拉弗,天使女王的后裔,天使中的皇族。

    只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贝克感觉已经不仅仅是关系更加混乱的程度了。

    甚至贝克还生出了其他的一丝疑问。

    天使女王战损在阿斯加德,但,天使女王的左右护卫却是活蹦乱跳的还存活着。

    这……

    贝克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求知欲,但,还是败下阵来,感觉到脑壳疼的看向安迪:“所以你就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没有跟我讲清楚。”

    “一点点。”

    “一点点?那是什么?”

    “其实……”

    安迪转身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艾琳与诺娃,然后看向贝克:“你们本该是我的儿女。”

    贝克:“……”

    艾琳与诺娃:“……”

    天使女王安琪儿统治天国的那段时间,固然的将女性的地位无限拔高了,但安琪儿太过于暴力甚至太过于冷酷了。

    或者说。

    安琪儿的眼界太高了,她想要追求一个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国,并且努力的试图将天国打造成她所期待的模样。

    安琪儿想要的是不能拥有隐私、钱财、家庭和历史,一夫一妻制也被禁止,人们只会欢笑,没有思考,一切都非常平和、稳定宛如乌托邦一样的世界。

    但有些人并不怎么想,毕竟,当年安琪儿成为天使女王的时候,天国的制度是类似于一夫多妻制的,虽然有些歧视女性的嫌疑,但,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历史与家庭。

    天使女王虽然将当时有些被姓名化的女天使解救出来,并且让女天使成为天国的主力。

    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比别人都走半步是天才,比别人多走一百步却是个疯子。

    贝克低头抿着自己的杯中酒,剩下来的他不用听都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毫无疑问,天使女王安琪儿的左右护卫齐齐叛变了呗。

    而且还是为了一群已经被万人骑过,宛如残花败柳之躯的七位天使长。

    对于此。

    贝克面无表情的送上两个字。

    犯贱!

    除了这两个字外,贝克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词来形容了,如果在扩宽一下的话,那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喜欢给自己增加难度,或者说,贱人就是矫情!

    当然了。

    贝克没有对自己父母不敬的意思,他这人一向喜欢就事论事。

    为了一群残花败柳的男人而导致自己的家园破碎,这种事情,小说里面都不敢这些写的。

    而且……

    贝克看向安迪:“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其实,天使女王根本就没有在阿斯加德陨落吧。”

    历史是有胜利者书写的。

    有关于天使一族的历史,不算眼下的这个,贝克到目前为止已经听过两个版本了。

    一个是父亲拉斐尔愿意相信的历史。

    一个是小姨安迪所愿意相信的历史。

    眼下的这个。

    算是第三个历史了。

    安迪勉强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向贝克问道:“你知道我在千百年来从事雇佣兵这个职业吗?”

    贝克眼皮子动都没动:“因为内疚呗。”

    安迪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是的,我已经亲手覆灭了我们的家园了,所以,我想保护,这个第二个家园。”

    贝克没有做出任何的评价。

    事前认错,可以原谅。

    事后反悔,不过是鳄鱼的眼泪罢了。

    随后。

    安迪顺着刚刚的话,为贝克讲述了第三个版本的天国历史。

    天使女王安琪儿好歹是一代女皇,同是天父级,怎么可能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死在奥丁的手上。

    尽管奥丁提前燃烧了自己永恒的寿命换来了强大的一击,也不过是让天使女王安琪儿从阿斯加德掉落回了天国罢了。

    真正杀死天使女王安琪儿的正是她曾经无比信任的左右护卫,其中就包括贝克的母亲塞拉。

    至于刚刚安迪为什么说,原本贝克三兄妹的母亲应该是她呢。

    其实也很简单。

    因为当年的安迪……不对,现在的安迪,当年的莉莉丝曾经是天使女王安琪儿钦定的下一任天使女王不二人选。

    而天使水晶则是被莉莉丝也就是安迪所保管着的。

    可惜。

    当年的莉莉丝听信了某个男人的花言巧语,还有姐姐的话语,动摇了对天使女王的信念。

    然后一失足成千古恨。

    等到天国破碎,莉莉丝看着相拥在一起的姐姐塞拉还有拉斐尔瞬间明白过来她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了。

    ……

    听完。

    贝克再一次给出了自己的点评:“的确够愚蠢的。”

    这种行为是什么行为?

    爱男神而不爱江山?

    明明是未来天国的天使女王,但却因为一个男神,而且还是一个残花败柳的男神放弃了自己戳手可得的王位,甚至还覆灭了自己的国家。

    哇。

    尽管那个残花败柳的男神是他的父亲拉斐尔,但贝克还是觉得,为这个一个男的,不值当。

    那边的艾琳和诺娃听着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艾琳朝着贝克说道:“小姨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

    贝克笑了。

    “追求幸福?”

    “当然。”

    贝克看着语气铿锵,看似在为安迪说话的妹妹艾琳,摇了摇头,然后朝着安迪叹了一口气:“抱歉,家里出了一个这么样的傻妹妹,看笑话了,对不起。”

    安迪笑着摆了摆手:“她只是年纪小罢了。”

    在旁的艾琳一头雾水的看着安迪。

    喂,你有没有搞错呀,我这是在帮你说话呢,你到底站在谁那边,他在骂你呢,你还很高兴的样子。

    贝克瞥了一眼有些不岔的艾琳,端起手上的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所以说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区别。

    男人,有些时候会让右脑感性上线,往往都能够做出一些让女人都望尘莫及的骚操作出来,但更多的时候,男人都是在用左脑理性的思考与看待问题的。

    但女人就不同了。

    女人和男人刚刚相反,大部分的时候右脑感性占据制高点,突突突的一顿狂输出。

    看看简·福克斯就知道了。

    原剧情中她真的不知道兄弟会的真面目吗,要比虔诚,十字架可比她虔诚多了,而且信仰也坚定多了。

    但这么一个虔诚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在按照上帝指示而杀人的十字架突然叛逃了,简没有一点的怀疑,甚至还训练着韦斯利。

    说简不知道那可能吗?

    说到底。

    简被韦斯利身上的一股气质给吸引了,简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很强势的女人,自然的,这种女人难免会被那些外表看上去或者就是个弱受的小男人给吸引住。

    再然后……

    理性瞬间下线,感性占领高地,一颗子弹,埋葬了组织,送葬了别人,同时,也送葬了自己。

    如同安迪一样。

    当然了,还是有少许不同的。

    最起码,在贝克的世界中,简·福克斯从来没有让感性上线,毕竟怎么说呢,女人之所以被那些弱受的小奶狗吸引,那是因为她们从来没有遇见过真正伟岸且有所担当的男神。

    比如说贝克。

    所以,简·福克斯遇到了贝克,明白了什么才叫做男人之后,自然不会在重蹈覆辙了。

    但安迪可不一样。

    她做了。

    最后带着内心的痛苦与内疚在地球上存活着,尽管天国是因为左右护卫而崩碎的,但安迪,难辞其咎。

    所以,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安迪做着一件件设法想要地球和平的事情,可惜,安迪并不知道,比如还曾经和平过的天国,翻开地球的历史就是一本赤果果的战争史。

    当然了。

    最重要的是,安迪悟了,尽管还是悟的不是很彻底,如果安迪真的悟了,那么,当初她就不会放走那个告密狗了。

    “你说的对。”

    安迪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看向贝克:“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王者,但,你会是一名合格的天使之王!”

    贝克皱眉:“什么玩意?”

    天使之王?

    谁?

    我?

    贝克摇头:“我可没兴趣。”

    安迪问道:“那你收集伊甸苹果的碎片干嘛?”

    贝克看向安迪:“我收集伊甸苹果和我要当天使之王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他收集的不是伊甸苹果,而是自我宝石,他收集自我宝石的目的很简单,让自己尽可能尽快的立于不败之地。

    最起码等到宇宙计生委员主人灭霸来打响指的时候,他能站在灭霸的面前来上那么一句:“你有种打个响指试试看,你敢打,老子就敢剁!”

    仅此而已。

    一个人自由自在都轻松,想去哪去哪,想干嘛干嘛。

    拖家带口的干嘛?

    不累吗?

    贝克要是想着当个什么老大,他完全可以把世界上知名的杀手全部拉过来组成一个杀手自由联盟,然后跟洲际酒店对着干,毕竟洲际酒店也算是垄断性质的了。

    这不好,大头都被洲际酒店拿去了,不利于杀手这个行业的良性循环与自由发展。

    所以……

    贝克对自己的投资公司都懒得去问了,还当天使之王,疯了吗,这辈子都不可能。

    安迪只是笑了笑说道:“当那一天来临,我相信,你会改变这个主意的。”

    贝克嗤鼻一笑。

    在这件事情上,真香定律都会失效。

    当了王者也是孤家寡人,既然如此,当个屁,一个费力不讨好的活,有啥可在意的。

    安迪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贝克将这枚只有和天使女王安琪儿基因秘密一致的天使后裔才能够打开的天使水晶放好,随即便是朝着贝克提出了告辞。

    艾琳和诺娃对于这个刚刚失而复得一个月的小姨明显有些不舍。

    毕竟安迪的模样可是无限的接近于她们的母亲塞拉的。

    艾琳皱眉道:“你要走,为什么?”

    诺娃也是在旁边说道:“是啊,小姨,留下来呗。”

    贝克没有说话。

    想走的留了也没用,不想走的,你不开口也不会走。

    安迪跟艾琳还有诺娃拥抱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小姨不习惯这个地方,太安逸了,不过……”

    顿了顿。

    安迪看向贝克:“谢谢你。”

    贝克举杯:“谢我什么?”

    安迪说道:“谢谢你杀了本该由我来亲手所杀的那些人,也算是帮助我结束了我的自我放逐。”

    贝克微微一笑:“不客气。”

    他也没去问为什么安迪这些年中没有自己动手去杀了那些人。

    这是安迪自己的问题。

    她不说,贝克也懒得去问,而且该挂的人都挂了,再问这个问题,一点儿的意义都没有。

    艾琳似乎也看出来安迪去意已决了,不由的说道:“那你会去哪?”

    安迪想了想:“法国吧,这么多年的放逐,也该结束了,等我带了法国之后给你们电话。”

    艾琳和诺娃只能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