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某美漫的英雄联盟 > 27、你也算我女人
    洲际酒店定下来的考核任务?

    呵呵。

    这么说吧,这种任务就相当于刺客组织让想要退休的刺客去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样。

    属于十死无生的那种,当然了,你也可以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将他变成九死一生。

    不过想要变成五五开的话,那就是在做梦了。

    这也仅仅是针对联邦本土上的刺客组织而言的,本土之外的刺客想要成立一个组织,是不需要通过考核的。

    毕竟,刺客这一行不像其他的行业可以直接挂招牌然后进行买卖的,你一新生代的组织,谁会相信你,谁会相信你。

    要是将任务委托给你,你丫的反手直接买了,那怎么办?

    最终。

    贝克考虑了一会与红魔达成了协议,只要蠢猪布鲁特在华尔街出现,那么,贝克就会送布鲁特归西。

    随后。

    红魔哈哈起身。

    麦克皱眉道:“红魔,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朝着门口走去的红魔微微一愣,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麦克:“哦,我的朋友,你难道没有看你的邮箱吗?”

    “我的邮箱?”

    “就在刚刚,我已经让邓比将你需要的资料发到你的邮箱里面去了。”

    “……”

    “哈哈哈。”

    红魔取过挂在那边的帽子戴上,看着表情一变不变的贝克打趣道:“现在是新世纪了,我的朋友,我一直以为我是最古板的,没想到,你比我还古板。”

    贝克回神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只是不太相信网络罢了。”

    红魔耸肩:“那你应该学着接受,我的朋友,回见。”

    “回见。”

    贝克注视着红魔开门离去,之后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两下,纺织厂那边的情报都会是用手写的,而且之前到洲际酒店找其他人买卖资料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

    所以……

    这绝不是贝克古板,而是红魔不按套路出牌。

    十分钟后。

    贝克也离开了包间,不过眼前一花,神盾局资深卧底,化名为铂金斯的芭芭拉端着两杯葡萄酒出现在了贝克的面前,一脸微笑的说道:“陪我喝一杯?”

    贝克看去芭芭拉。

    下一秒。

    贝克接过芭芭拉手上递过来的葡萄酒:“我记得你要在这里逗留两天。”

    芭芭拉:“……”

    一个小时后。

    九一八房。

    贝克翻身从旁边掉落的口袋之中取出了香烟,点燃了一根之后,看着已经起床穿着衣服的芭芭拉,想着刚刚的狂野与迷情,眯了眯眼,然后说道:“你想问什么,铂金斯。”

    正在穿着运动胸罩的芭芭拉转身看向正在抽着事后烟的贝克。

    这里是洲际酒店。

    没人敢在这里开枪,洲际酒店就相当于和平区,刺客们可以安心睡个好觉的安全区。

    贝克叹了一口气道:“如果我给金币你,这样的待遇就不会有了,这是你之前说过的,所以,说吧,这一次想问我什么,我告诉你,然后,我们财色两清,一别欢喜。”

    芭芭拉微微一愣,随后呵呵笑道:“你可还真的是无情啊。”

    这家伙心冷得很。

    难怪他能够坐视着自己的女人被杀而无动于衷了。

    芭芭拉心中如是想着,随即直接说道:“韦斯利·吉布斯。”

    贝克笑容依旧:“想知道他什么?”

    芭芭拉也没有废话,直接问道:“为什么台伯岛想要活抓韦斯利,而且还要将他带回台伯岛。”

    贝克耸肩:“纽约兄弟会虽然不是台伯岛的分部,但与台伯岛有历史关系,所以,台伯岛为纽约兄弟会出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芭芭拉冷笑了一声:“谎话可不能算交易。”

    贝克睁着眼睛说瞎话:“如果你这么想的话,我觉得你还是换个问题,毕竟,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那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为你的女人报仇。”

    “……什么我的女人?”

    “狐狸。”

    “她怎么了?”

    “整个刺客圈,谁不知道狐狸是你hero的女人。”

    贝克眨了眨眼睛,歪头看着芭芭拉:“那这么说的话,你也算我的女人,不是吗?”

    芭芭拉冷笑连连:“我可没兴趣,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每月两三次的那种。”

    贝克耸肩:“如果你要按照这个计算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次数比狐狸的多。”

    芭芭拉面无表情:“你觉得我信吗?”

    贝克将手上的烟蒂熄灭,然后起身,扭头扫了一眼床上,确认没有留下金色的短发之后说道:“咱们都这么熟了,没必要绕圈子了,你要想问我为什么不杀韦斯利,我告诉你,因为如果我出手的话,韦斯利不会灭了组织。”

    芭芭拉微微一愣看着直勾勾赤果果站在自己面前有着八块腹肌,身上毫无疤痕满是阳刚之气的贝克皱眉道:“什么?”

    贝克注视着芭芭拉脸上的表情嘴角微微上弧。

    芭芭拉回神,想到了一个可能道:“你想离开纺织厂,所以,你坐视着韦斯利灭了纺织厂?”

    贝克穿着自己的衬衫,点了点头:“差不多吧,而且,我答应十字架,如果他不对狐狸动手,我就不会对他儿子动手,男人,终归要讲诚信的。”

    芭芭拉皱眉:“但狐狸被韦斯利杀了,不是吗?”

    贝克叹了一口气:“那也不是十字架杀的啊,所以,我就算是在恨韦斯利,也不能违背自己的承诺啦,整个刺客圈的人谁不知道,我海罗·莫尔顿言之有信?”

    芭芭拉迷茫了。

    下一秒。

    芭芭拉再次冷笑:“你是在把我当傻子吗?不愿意说就不说。”

    贝克无语道:“所以我让你换个话题,我说了,你不信,我也很苦恼啊,要不算了,以后各走各路,如何?”

    芭芭拉深吸了一口气:“好,那你之前和红魔谈的什么交易,这样总能说了吧。”

    贝克眯了眯双眸:“铂金斯,这个问题,你是在玩火。”

    芭芭拉微笑盈盈:“我的问题问了,你可以拒绝回答。”

    贝克没有出声。

    芭芭拉也是没有出声,她对自己有信心,不管怎么说,贝克虽说算的是拔掉无情,但,信誉就算是芭芭拉都不得不承认很坚挺。

    贝克不会放着这么一个**情的,只会当场兑换。

    良久。

    贝克穿好了衣服,走到了门口停下了脚步说道:“红魔给我一个企业的情报,我帮他杀个人,就这么简单,对了,以后,一别两宽,各自欢生。”

    芭芭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