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某美漫的英雄联盟 > 10、出师的韦斯利(签约啦,撒花)
    韦斯利本来就是个工具人,用完了工具之后,工具的下场是什么自然是不需要多说的。

    可惜的是。

    韦斯利还不自知。

    甚至。

    韦斯利在接受了斯隆的洗脑之后,还为自己过去的懦弱找了一个很是别致的借口。

    “现在我知道了,为什么我以前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原因了。”

    “因为我以前的生活都是虚伪的。”

    “现在,我终于有机会穿上父亲的鞋子。”

    “父亲的西装。”

    “我成了男子汉,过上了我天生就该过的生活。”

    “我之前还一直在逃避它,把它当成了又一份该死的结算报告,我应该更努力的训练,我要和我的父亲一样优秀。”

    “……”

    看。

    真正的男人该做的就是站起来毫不畏惧的面对着自己过往与曾经的失败,做到有错就认,挨打就立正那般,只有懦夫、窝囊废才会给自己的失败、错误找上一个又一个的借口。

    满不在乎?

    虚伪?

    每个人的人生就是一场游戏,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游戏平台,区别在于,有些将自己的人生活成了主角模式,而有些人,则是装成了鸵鸟怒斥这虚伪的世界。

    但……

    不得不说洗脑战术还是很有用的,最起码,在韦斯利如同斯隆所愿顿悟了之后,他训练的积极性简直如同大鹏张翅一样上升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

    砰!

    十环!

    砰!

    还是十环!

    砰!

    依旧还是十环。

    韦斯利感觉自己和手上这柄柯尔特M1911手枪融为一体了,甚至,韦斯利有种感觉,他也能够让他的子弹进行转弯射击了。

    但感觉是一回事情,能不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尽管在海量的子弹喂养下,韦斯利始终感觉到,有一层阻碍,在阻止着他完成子弹拐弯。

    一周后。

    韦斯利登堂入室了,在斯隆的允许下,他能够浏览【兄弟会】的所有暗杀报告,包括他的父亲的。

    在一周后。

    韦斯利迎来了他以为的毕业考试。

    子弹拐弯。

    这是【兄弟会】有着代号刺客必会的一门绝技,也是属于【兄弟会】独有的一门绝技……

    韦斯利过关了,依旧还是在狐狸以自身为障碍物的前提下,帮着韦斯利学会了这门绝技。

    如同七年前,狐狸站在贝克的面前一样。

    唯一的区别……

    贝克并没有开枪,而韦斯利选择了开枪。

    很明显,韦斯利已经按照斯隆所想的那样,成为了一名将刺客当做事业来做的人儿了。

    而贝克?

    贝克仅仅是将刺客当做一个兴趣来做的。

    出了门。

    韦斯利看着在门口走廊那边环抱着双臂带着墨镜,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话的贝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很快,斯隆将韦斯利带走了。

    杀猪匠还有修补匠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选择了离开。

    贝克走进房间,看着在那边清理着自己配枪的狐狸,表情淡淡的说道:“你就不怕那小屁孩真的杀了你。”

    装卸着手枪的狐狸动作微微一顿,抬头,没有回头:“我记得你也不会……”

    “砰!”

    “砰!”

    “砰!”

    狐狸双眸微缩,注视着前方三枚紧跟其后的黄灿灿小可爱,在围着猪肉障碍物进行弧形运动之后,前后射入十环一个洞中的场面微微有些吃惊。

    “你会了?”狐狸有些不解的转身注视着手上持握着一柄灰色西格绍尔P336手枪的贝克说道:“那你自己为什么不用?”

    贝克将手枪收回后腰:“我是个刺客。”

    刺客干的本来就是一颗子弹的买卖,要那么华丽干嘛,一击毙命是刺客,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也是刺客。

    但……

    举着手枪跟人家火并的可不是刺客,那已经算是战士了。

    贝克是绝对不会将自己置于这一种危险的情况之中的,所以,这看似很有用但一点儿屁用都没有的技术对于贝克而言可有可无。

    有狙击枪不用,非要用手枪?

    贝克是个成年人,所以,斯隆的那一套洗脑战术对于贝克而言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当然了。

    斯隆也不敢对贝克用这套。

    因为贝克不是韦斯利这种家养出来的老虎,贝克是真正的丛林之虎,是会吃人的那一种。

    贝克是有着自己的刺杀三原则,但,再多的原则也改变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贝克是个刺客,终究还是一个冷血刺客。

    狐狸听到贝克的这个回答,没有任何意外的笑了笑。

    当年贝克不愿意开枪之后狐狸也问过,贝克也是这么回答的,不过没有这么简洁就是了。

    贝克当年的回答是这样子的“我是刺客,只杀我认为该杀的,你,还不是。”

    眼下?

    狐狸想到了当年的这个答案问道:“所以现在,我该不该杀?”

    贝克转身朝着门外走去:“你是家人。”

    相较于芝加哥那两个不懂事的妹妹,贝克更加原因让狐狸成为自己的妹妹。

    当然了。

    狐狸比贝克大五岁。

    但这只是明面上,如果将前世活的三十五岁也加起来的话,狐狸还比他小三十岁呢。

    “家人不该有秘密的,hero!”

    “……”

    贝克在门口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然后转身一脸平静的注视着狐狸。

    狐狸注视着面前黑发平平无奇的贝克笑了一声说道:“你的伪装技术从来都不怎么样,七年过去了,你的这张脸,还是这一张脸。”

    贝克嘴角上弧,插在兜里的右手微动,指着自己的脸庞:“这张脸可不是用来跟你们做伪装的。”

    这是伪装又如何?

    识破这是假面又如何?

    伪装假面的目的就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真面目。

    这才是假面的真正作用。

    所以就算是所有人都知道贝克如今的这张脸不是真的脸那又如何呢,只要真面目没有人知道不就可以了。

    只是……

    贝克说道:“这只能让你怀疑,不能让你确定。”

    狐狸低头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封口袋,里面,一根短短的金发很是显眼:“所以,你是金发?”

    贝克注视着狐狸手提封口袋中的那枚金发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时候的?”

    狐狸耸肩:“去年平安夜你走的时候可没有打扫干净。”

    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