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某美漫的英雄联盟 > 5、杀死十字架的办法
    不过这也只是最坏的情况,而且,就算是斯隆反水这么做了,贝克也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了。

    刺杀的人是hero,也就是海罗·莫尔顿,与我贝克1摩顿有什么干系?

    三天后。

    贝克的海外账户再一次的入账将近二百万美刀,钱这东西人人都爱,贝克也是一样的,不会因为已经完成了一个小目标就对钱爱理不理了,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

    在这华尔街,贝克如今的身家最多也就是赶超了百分之五十的人罢了,后面还有百分之五十的人呢。

    这是美帝的本土,在东方,或许钱不是万能的,但在这里,钱可以说是万能的。

    三天前的刺杀依旧在发酵着,甚至,在史塔克工业的背后推动下,联邦调查局也正式的加入了这一起案子的调查。

    但贝克无所畏惧。

    还是那句话老话,马甲做的事情与他贝克有何关系,而且贝克问心无愧。

    如果说连杀了炼铜大师都要心有愧疚的话,那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不过贝克也不是没有行动。

    很快。

    在十九号的下午时分,纽约日报收到了一个包裹,在看到了包裹里面有关于马萨·马利特炼铜大师证据的时候,不嫌事大的直接在二十号的早间报纸上直接刊登了出来。

    这一下子彻底的炸锅了。

    整个华尔街再一次陷入了兵荒马乱的状态,儿童保护协会,女性权利保护机构,华府国会女议员纷纷要求纽约警局和联邦调查局彻查马萨·马利特炼铜一事。

    在这三天之中,无数站出来声称马萨·马利特是其好友、合作伙伴、良师的华尔街人员纷纷改口表示对马萨·马利特的事情一无所知,他们羞于马萨为伍。

    就连连夜赶回来被人堵了一个正着的某著名花花公子亦是一改常态的脸色漆黑直接宣布撤回自己的一千万悬赏,同时表示会紧急启动对集团高层的品德审查。

    就算是花花如托尼·史塔克,也是有着自己所坚持的底线的。

    就这样。

    在这一顿操作之后,贝克被完全的摘了出去,没有金钱就没有刺客,至于执法局,也被这一顿操作之后将嫌疑人的目光锁定在了那一张张被涂抹面容的萝莉家人身上去了。

    贝克看着金融市场上属于史塔克工业那再一次下跌的弧线,叹了一口气,这一次少说少赚了一百万。

    不过……

    羊毛不能逮着一只掳,尽管庞大的史塔克工业不在乎流失的一百万,但小心无大错。

    尤其是干刺客这一行更是如此,做人低调,做事高调,这算是贝克处世的一个原则。

    这一周内除了史塔克工业高官马萨·马利特被杀之外还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毕竟世界不是围着史塔克工业而转的,同样,也不是围着贝克而转动的。

    大卫死了。

    爆头而死,成为了死在十字架手上的第二十三名X先生。

    位于布鲁克林的纺织厂的厂长办公室内部气氛很沉闷,毕竟大卫也算得上是纺织厂招牌员工了。

    贝克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面打着哈欠。

    昨天在华尔街的暗中试压下,马萨·马利特的故事被渐渐的平息了,因此820大楼又开了一次派对,作为华尔街非著名的金融投资人贝克也是收到了邀请的。

    啪嗒一声。

    厂长斯隆拍出了一名长相唯唯诺诺看上去就是个无能狂怒小白人的照片和资料。

    韦斯利。

    一个自幼生活在皇后区,成长在皇后区,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是谁,还患有某种心理疾病的一个典型的废小白。

    十字架是纺织厂的合伙人,想要在这一场风波演变成整个刺客界笑柄的情况下杀死十字架的办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让十字架自己杀死自己。

    刺客界内没有秘密,就如同十字架能够找到贝克的住所一样,十字架以为自己隐藏很好的儿子也同样不是一个大秘密。

    继承了十字架血脉的韦斯利就是一个天生的刺客,只需要短暂的培养就可以成为又一个不亚于十字架的顶级刺客。

    所以说,世界是所有人的,但更多的时候,却是属于挂壁们的。

    “hero……”

    斯隆的目光落在沙发上左腿搭着右腿上一头黑发模样平平无奇的贝克身上:“你去将他带回来。”

    贝克回神看去斯隆。

    关我屁事。

    在明白【兄弟会】也即将待不长久之后,这几天贝克已经在纽约的刺客组织大全中开始物色下家了。

    不是洲际酒店,洲际酒店虽然对所有的刺客开放,其金币更是做到了刺客界的硬通货。

    但洲际酒店更加的类似于刺客中介的性质,对于其自己组织的刺客招募之严不亚于某个国度的政审。

    贝克也没有当即拒绝,起身走到了狐狸福克斯的身旁,瞥了一眼桌面上废小白的照片:“男的?没兴趣,我没兴趣当保姆。”

    斯隆表情淡淡:“那你和狐狸一起去,把他带回来。”

    贝克没有拒绝。

    毕竟现在【兄弟会】还没有垮台,贝克还是【兄弟会】的合伙人,所以分内的事情还是应该做一做的。

    一个小时后。

    贝克坐在了狐狸的火红色跑车。

    穿着一件白色无袖长裙的狐狸瞥了一眼喝着奶香味十足咖啡的贝克:“十字架找过你没?”

    贝克摇头:“没有。”

    “是吗?”

    “你不信我?”

    贝克侧过头看向狐狸微笑道:“为什么十字架在叛逃之后非要找我呢?”

    “因为你是我们之中唯一能够杀了他的人。”

    “哈。”

    贝克笑了一声,举了举自己手上的咖啡:“谢谢夸奖,不过,这样子说的话算不算贬低你自己还有修理工他们呢?”

    狐狸很漂亮。

    贝克承认自己选择【兄弟会】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这个组织里面有个亮眼的女刺客。

    但经过一番接触之后,贝克发现,狐狸是狐狸精,而且还是个女狐狸精,是一颗带刺而且是倒刺的玫瑰,不太适合向贝克这样的老实人。

    而且有研究数据表明。

    刺客这一行的死亡率在百分之七十左右,如果单单算女刺客的话,那么死亡率更是在百分之八十五左右。

    没办法。

    女刺客也是女性,女性都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女性的感性永远会在理性之上。

    所以……

    贝克及时刹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