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宋北云 > 670、五年2月6日 雨
    这两日的雨愈发的连绵,下得让人心烦,气温不高湿冷的入骨。

    宋北云抱着辽国的太子爷在房间里溜达过来溜达过去,爱不释手。

    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但抱着自己骨肉的感觉却从来没有过改变。

    “比老大长得丑一些,不过比老大爱笑。”小宋抱着小东西嘿嘿傻笑:“不过都挺像我的。”

    “不像你就麻烦了。”妙言趴在旁边的床上画着发电机的电路图:“发电机你真的不打算试试?其实它的门槛要比蒸汽机还要低一点。”

    “都是烧开水,还分什么彼此。”小宋抱着孩子凑上前:“我之前试过,不过要我说你想的有点单纯,按照你的构想,你的发电机会比蒸汽机还大一倍,麻烦的很。”

    “总归是要做出来的。”妙言转过头扑腾着脚丫子:“听说你打算给这边装修皇宫了?”

    “你冬天不是怕冷么,给你把地暖给安排上,然后再弄个排水体统,让你用上抽水马桶。”

    妙言轻笑一声,不屑的说道:“孩子没出生之前你可没这么打算过。呵,狗男人。”

    小宋哈哈笑了起来,拍了拍妙言的头:“好啦好啦,之前不是因为没有条件嘛。”

    将孩子放到摇篮里,小宋坐在桌子前面:“今年的工业任务还是挺重的,而且第二个五年计划一开始就是要进行海军计划了。”

    “下次把紫式部介绍给我认识,我想见识见识日本的李清照。”妙言转过身来:“后续的事情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吧,稳定下来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好多事情要干,我先得把草原那边的局势给割裂掉,然后还有雪区,再继续往西走,连通中亚。”小宋撑着下巴说道:“随便整理一下都有好多事情要干。”

    其实现在问题还是很多,小宋随便下拉一条清单就有数不完的事,工业那边需要进行军转民、商业那边也要开始重走丝绸之路,将从唐末以来近乎完全中断的出口贸易重新建设起来、政治那边不光要分裂草原各部族,还要对吐蕃、西夏、大理甚至日本等国进行割裂,未来几年也许大规模的战争不会再有了,但小规模和代理人战争会更加频繁。

    说小宋是战争贩子吧,也不是很贴切,因为如果不用这种办法来处理,很多地方的局势都会失控,这个时代可不会跟人讲什么文明礼貌,那是真的会吃人的。

    反正不管那么多,只要能让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可以快速发展,他能干任何事,任何肮脏事。

    “有时候我都会想,把你从那个闲散的状态拉出来到底对不对。”妙言盯着小宋看了一阵:“对了,你不是说过你启蒙恩师说你是个妖星,会生灵涂炭吗?”

    “难道不是吗?”小宋伸出双手:“你知道我手上沾了多少血么?”

    “慈不掌兵义不掌财,你明白的对吧。”

    “嗯。”小宋身子一转,头枕在了妙言的屁股上:“我其实对穷苦的百姓也好、可怜的农民也好都没有什么同情心,因为我带入不了他们的角色,民间疾苦与我何干?”

    “但这些你不放在眼里的人都在享受你带来的穿越者红利。”妙言笑道:“这算不算是无心插柳?”

    “当然不是。”小宋调整了个舒服的方式翘起了二郎腿:“国家的强大,它带来的副产品就必然是百姓的富足和强大,你想想古今中外哪一个真正由里到外都强大的国家是会底层民众过的很差的?一个都没有。没有风险抗击能力的文明和国家是注定不能让人民安居乐业的。”

    “你这话要是放在那些学究的耳朵里可就是大逆不道了。”

    “跟我废话,一刀砍了就好。”小宋没有一丁点压力:“我现在已经不是那些人能扳倒的了,我只要不走歪路,不敢说永保富贵,起码一两代人可以稳坐金字塔顶端的。”

    妙言笑了笑,却是没说话。而这时外头佛宝奴的脚步声也传来了,和她脚步声一起传来的还有她骂骂咧咧的声音,想来应该是在骂辽国的大臣。

    “要我说,这些庸才就该死,还跟我说什么祖宗之法,我的祖宗是谁?那都是在白山黑水打狍子的野汉子。”佛宝奴带着韩姬走了进来,径直抱起孩子:“现在宋国在大搞教化,他们还守着那一套!人家宋国现在就连下九流的孩子都能上学堂了,再看看我大辽,用这狗东西的话说,就是输在了起跑线。”

    她一边激动的跟韩姬说着话,一边用下巴指了指宋北云:“这帮庸才,真的老而不死是为贼。国贼!一个个都是国贼!”

    韩姬看了一眼宋北云,头顿时一低,躲到了佛宝奴身后。

    “气性这么大何必呢,你又没能力跟赵性一样搞皇权改革,人家是一身清白上位的,最后逐渐把权力都把控在自己手里。你呢?”小宋倒是毫不顾忌的说道:“本身就是靠着那些佞臣贼子的拥护登基,你还指望这些弄臣里能出什么我这样的良人不成?”

    佛宝奴将手上的扳指扔向宋狗,气呼呼的不说话。

    “你现在的境遇跟赵性最开始很像,各方势力都试图在你身上捞一笔。你还没办法,因为你最大的依靠就是这些人。未来嘛,oldmoney和newmoney之间的冲突会越来越明显,贵族们不断想要巩固自己的地位,暴发户们削减脑袋想要往上冲,这里头会爆发出多大的矛盾,你应该是该明白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偶得什么的?”

    妙言此刻转过头笑道:“他是跟我说呢,他说的oldmoney和newmoney就是俚语与的旧贵族和暴发户。因为你的登基,逐渐会形成两个派系,贵族阶级你是知道的,暴发户就是那些因为从龙之功而被提起来的人以及他们周围的势力。”

    “怎么分辨?”佛宝奴好奇的问道。

    “唔……这个其实还真不好分辨,毕竟他们嘴巴上都说自己祖上是何等强大。”小宋拍了拍脑袋:“哦……对了,小韩啊。”

    韩姬从佛宝奴身后探出脑袋:“我给你十万贯,你去宋国官店中买一尊玉佛来,记住啊!一定要是宋国工坊出品的,你买其他地方的小心到时候辽国经济崩溃。”

    “嗯?”佛宝奴一愣:“你要干什么?钱烧了?”

    “买就完事了。”小宋打了个响指:“然后就说是临安侯送给陛下的礼物,陛下就每日放在自己的案台之上。五日后出效果。”

    “记住啊,小韩。”宋北云继续说道:“要高调!一定要高调,怎么高调不用我说了,你也是个有经验的了。”

    韩姬看向佛宝奴,征求她的意见,佛宝奴也不知该如何,倒是妙言笑了一声:“韩姬,就按他说的办。”

    “是。”

    韩姬应了一声走了出去,可没几步就走了回来,可怜巴巴的站在宋北云的面前。

    “对对对……”小宋从怀里摸出一张宋国的钞票握着韩姬的手放在她的手心:“钱给你。”

    韩姬接过钱闪电一般的收回了手,逃似的跑了出去。

    “连韩姬都下手?你可当个人吧。”佛宝奴斥责道:“她只是个孩子。”

    “他么,你还能不知道,占便宜的事他会少干?”妙言哼了一声:“这亏了韩姬不够好看,不然你现在可能就要忍痛把韩姬给赐婚给某个大臣了。”

    “狗东西!”佛宝奴横了宋北云一眼:“你为何要买个玉佛送朕?”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new money的原动力。”

    宋北云说完,妙言解释道:“未来会有一次乱局,这个坏人锁死是在宋国官营店里买,是为了防止未来出现不可控泡沫导致辽国金融崩溃,郁金香事件对吧?”

    小宋笑而不语,而佛宝奴却是一脸迷茫,她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又觉得有些烦躁了,因为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就会说一些只有他们彼此才能听懂的怪话。

    “陛下,你不能这么善妒啊,你不懂我可以教你。”小宋哈哈一笑,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刚好孩子要喂了,你一边来喂孩子我一边来教你这是为什么要这么干。”

    其实郁金香事件还没有在这个时空出现,毕竟那都是六百多年之后的事了,但这无异于是一种惊醒。

    所谓穿越者红利不是说一个穿越者能够创造多少新奇的物件而是能够规避多少可能的风险。

    而郁金香事件就是其中一个极有可能发生在现阶段辽国的社会金融风险。

    为了讨好上位者而诞生的跟风投资、做空和倒卖导致原本强盛的海上马车夫荷兰的金融业迅速萎靡,商业经济亦开始走下坡路。

    而如今只要在辽国重演一遍,就可以看出来到底哪些人才是危险的暴发户。

    当然,小宋仍然是留下了这个事情的后门,那就是宋国官营店铺,让所有人知道宋国工坊出产的玉佛才值钱。

    毕竟坑佛宝奴就算了,但不能坑孩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