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一品容华 > 番外之婉婉(二)
    贺朝郁闷了一整晚的心情,陡然好了许多。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便和婉婉表妹多说话。打了招呼之后,兄弟两人一同拜别裴太后,去御前当差了。

    众少年男女各自去了上书房。

    朱巧儿今日有些心不在焉,不时走神,也不知在想什么。

    为几位少女上课的,同样是博学多才的翰林学士。说起来,她们都是沾了公主的光。不然,堂堂翰林学士是断不会为几个少女启蒙读书的。

    太傅瞄了一眼魂游天外的朱巧儿,走了过来,不轻不重地咳嗽一声。

    朱巧儿瞬间回神,立刻正襟危坐。

    江婉婉偷偷笑了一回。

    散学后,江婉婉将朱巧儿扯到了一旁,悄声低语:“你今儿个是怎么了?上课时候频频走神。太傅瞪了你好几回。”

    朱巧儿自小性子利落爽朗,被江婉婉这么一问,也没什么不好意思。

    她凑到江婉婉耳边低声嘀咕:“昨天我娘和我说,过几个月我就要及笄了。等及笄礼一过,贺家十之八九就会登门提亲。”

    江婉婉抿唇一笑:“这是桩喜事,我可得提前恭喜你一声才是。”

    朱巧儿脸颊飞过一抹红晕,难得忸怩了片刻,才低声道:“你也觉得贺阳表哥很好么?”

    “再好不过了。”江婉婉笑着赞道:“贺阳表哥生得俊俏,身手又好,说话幽默,又温柔体贴,会哄你高兴。你要是连贺阳表哥都相不中,怕是也找不到夫婿了。”

    朱巧儿扑哧一声乐了,伸手一捏江婉婉的脸颊:“一口一个夫婿,这还是我那个文静娇怯的婉婉姐姐吗?”

    江婉婉忙低头躲过。

    嬉笑片刻,朱巧儿又悄声问道:“婉婉姐姐,你喜欢贺阳表哥吗?”

    江婉婉笑道:“我自小就想要一个哥哥。贺阳表哥,在我心里就和亲哥哥一样。”

    朱巧儿暗暗松了口气,低声道:“贺朝表哥也是极好的。”

    江婉婉扁扁嘴,小声道:“不瞒你说,我最怕贺朝表哥了。他一瞪眼,我都不敢看他。”

    朱巧儿被逗得直笑。

    两个少女嘀咕着悄悄话,笑成了一团。

    ……

    一个月后。

    春暖花开,御花园里到处是鲜花绿草,莺啼婉转,春意盎然。

    宣平帝难得休朝一日,和梁皇后一同陪伴着裴太后去了御花园里赏花。

    裴太后在宫中这么多年,御花园里的花草再多再珍奇,也早就司空见惯了。不过,儿子儿媳一片孝心,还有一众少年相陪,裴太后的心情自然极好。脸上的笑容就未断过。

    至于贺朝贺阳兄弟,今日都是一身银色软甲,腰间垮着长刀。英俊威武又神气。

    御前当值,总得有当差的模样。

    贺朝贺阳俱是一脸肃穆,目光绝不乱瞟。

    朱巧儿和江婉婉同龄,也最要好。两人凑在一起小声说话,渐渐落在了后面。好在伺候的宫人众多,今日又是闲玩赏花,慢些也不打紧。

    贺朝强忍住回头的冲动,不紧不慢地追随在天子身侧。

    直至身后传来一声惊呼。

    “婉婉……”

    第一个婉字刚一出口,贺朝已飞一般掠了过去。

    御花园里有一处假山,假山边是一个小小的湖。说是湖,实在有些夸张。就是一个挖出来的水塘,里面种了一些荷花。水塘不算太深,也就五尺左右。

    江婉婉和朱巧儿走到假山边停下说话。

    不知怎么这般凑巧,一小群蜜蜂飞了过来。江婉婉素来胆子小,见了嗡嗡的蜜蜂,下意识地后退想躲。脚下一滑,就摔进了水塘里。

    朱巧儿心慌意乱,立刻惊呼出声。

    一旁的宫人大多不会水。再者,女子遇到这等意外,反应总不及习武之人。

    江婉婉意外落水,仓皇尖叫。尖叫声刚入耳,一个穿着银色软甲的英俊少年已冲进了水塘里,速度快如闪电。

    这个少年,正是贺朝。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贺朝已抱起了江婉婉,大步走到了水塘边。

    江婉婉呛了一口水,又惊又怕,更兼全身衣裙湿透,羞于见人。将头埋进贺朝的怀里哭了起来。

    她的哭声不大,细细柔柔的,带着委屈。

    贺朝听得心都快揪起来了,难得柔声低语:“别怕,已经没事了。我这就让人给你拿个披风来。”

    江婉婉哽咽着嗯了一声,继续哭泣。

    朱巧儿红着眼眶上前:“你没事吧!”

    贺朝略有些不耐地看了朱巧儿一眼:“她受了惊吓,又落了水,像没事的样子吗?尽问些没用的废话。”

    朱巧儿:“……”

    贺朝表哥一瞪眼,朱巧儿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问。

    短短片刻,贺阳等御前侍卫也过来了。

    贺朝皱起眉头,沉声说道:“江姑娘暂且没事了,你们都站远一点。”江婉婉此时全身都湿透了。御前侍卫多是少年或青年,岂能让他们靠近。

    贺朝一边说,一边还背过了身去。以自己的身形遮掩住埋头在他怀中哭泣的江婉婉。

    众侍卫果然都停下了。

    贺阳饶有深意地看了贺朝的背影一眼。

    很快,便有宫女拿了披风过来。贺朝接过宽大的披风,迅速将怀中少女裹紧。贺朝还想抱着她去看太医。

    江婉婉吸了吸鼻子,从他的怀中挣脱,站到地上的时候,脚下一软。贺朝眼疾手快,扶住了江婉婉的胳膊:“小心!”

    江婉婉不知是羞是恼,眼中泪汪汪的,脸颊红通通的。

    朱巧儿忙上前,扶住江婉婉。另有几个宫人上前,将她护在中间。

    贺朝怀中空了,心里似乎也空落落的。直至此刻,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抱过了喜欢的姑娘。俊脸掠过一丝可疑的暗红。

    “婉婉表妹没事吧!”贺阳上前,拍了拍贺朝的肩膀。

    贺朝从绮思中回过神来,瞥了贺阳一眼:“水塘不深,大概是呛了一口,姑娘家胆子小,被吓着了。让太医开些宁神的汤药喝几日,应该没什么大碍。”

    贺阳啧啧一声:“婉婉表妹确实有些胆小。还像小时候一样爱哭。”

    贺朝不乐意听这个,白了一眼过去:“你以为谁都像你这般皮糙肉厚吗?再说了,婉婉表妹平日哪里爱哭了?”

    贺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