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邪王御神录 > 第三卷 昆仑有王 第一百八十六章 重刑
    郞柔被抽的惨叫一声,然后脸色惨白地微微睁开双眼,尽管她的眼睛里满是恐惧,却依然什么也不肯说g。鸢莺又狠狠抽了郞柔后背一鞭子,郞柔再次惨叫一声,身子垂得更低了,要不是被锁链拽住,她早就趴到地上起不来了。

    鸢莺抖了抖手腕厉声质问道:“那个天神,就是该死的蒋老太婆,对不对?”郞柔气若游丝地说道:“不……不是,不是我娘……”鸢莺扔掉手里的鞭子绕到郎柔面前,直接抓起她的头发咬牙笑了笑:“还嘴硬?好,看来我得换个方式折磨你了——郞柔,我听说,你好像喜欢威狱侯,对不对呀?”

    郎柔只是低着头不说话,但是身子明显开始发抖。鸢莺眯起眼睛接着说道:“……呵呵,只可惜威狱侯太聪明了!这里出了叛徒,他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你们母女两个——降奴,你觉得威候殿下,以后还会用正眼瞧你么?!嗯!”

    郞柔伤心欲绝地小声说道:“鸢大人……别……别……告诉威狱侯殿下好吗……降奴求您了……”鸢莺用力按下郞柔的头喝道:“你是耳朵聋了吗!他比我知道的还早,就你这点伎俩,你瞒得住他吗?!郞柔,你真是贱到骨头里了!”

    说完鸢莺用尽全身力气,再次捡起鞭子,毫不留情地狠狠抽在郞柔后背上。王彪听到几声骨头断裂的声音的从郞柔身上传来,也吓得脸色惨白。只是这次郞柔已经没有力气再出声了,只是一边吐血一边喘着粗气。鸢莺慢慢走到郞柔身前,用鞭子挑起郞柔的下巴说道:“怎么,死心了?想一了百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我再问你一遍,说不说?”

    郞柔含糊不清地垂下头:“降奴……真没什么可说的了……”鸢莺哦了一声点点头,然后慢悠悠地深吸一口气:“很好——刚才威狱侯殿下,还担心你被问罪之后,络冰侯夫妇会记恨他呢……所以他一再恳求我,尽量不要对你用刑……降奴,你面子还真够大呀,哦呵呵呵……”

    郞柔哭着说道:“鸢……降奴……谢谢威狱侯殿下……呜呜……”鸢莺捏住郞柔的面皮啧了一声:“嘛,同样是贵族出身,你怎么被人调教得这么贱?放着好好的威狱侯夫人不当,非要当蒋老太太的替死鬼?行吧!反正宰了你我一点都不可惜。至于威狱侯那边,也有的是女人排队等着嫁给他……至于你,就给你那个死婆婆挡条命算了……反正你是她捡回来的,把命还给她也是应该,你不就是这么想的吗?呵呵呵……”

    郞柔闻言哭得更伤心了,然后似乎拼尽力去想站直身子,只是她的肋骨、脊骨已经不知断了多少,实在挺不起身子来。鸢莺见郎柔沉默半天也不肯说话,耐心磨没后直接扔掉手里的鞭子,然后转身对王彪吩咐道:“王彪,就给她一晚上时间,如果还是死鸭子嘴硬……嗯,明天就把她枭首示众吧。”王彪急忙抱拳称是。鸢莺走开两步,忽然转身回来,伸手死死掐住郞柔的天灵盖。

    郞柔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只听见鸢莺冷冰冰地说道:“算了,我实在没耐心等她交代了!眼下她已经现了原形,就算威候殿下能找到她,也认不出来了。郞柔,呵呵,你这辈子是别想再见到威狱侯了!这怪不得我,都是你自找到!王彪,咱们明天只不过宰了一只扁毛畜生,没有人会注意的。”

    “我说!我说!鸢大人,我什么都说!让我再见威狱侯大人一面好吗!”郞柔用尽最后的力气的喊道,可是她喉咙里发出来的,却是嘶哑不堪地兽之哀鸣。郎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鸢莺和王彪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地牢,重重关上精铁牢门。

    林淼见只有包墨和鲍盛来后台找自己,有些着急地问道:“包爵爷,鲍爷,木头和我小师叔没来?”鲍盛抢着说道:“冰候和夫人散心去了,苏小姐也陪着他俩呢。”林淼点点头,然后心有不甘地问道:“包大人,降奴姐她……”

    包墨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说道:“鸢莺正在审讯她呢!殿下请放心吧,你的面子鸢莺肯定会给的,她……应该不会动用重刑的。”鲍盛欲言又止地看着林淼,林淼也微微皱起眉头盯着包墨。鲍盛见两人都默然不语,只能硬着头皮打破沉默说道:“林小姐,你为什么会怀疑到降奴头上呢?”

    林淼坐到椅子上,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其实木无双从坪浮县回来那天,林淼已经知道细作八成就是郞柔和蒋老太太:因为木无双和郎怯出城去干什么,除了雷凌霄和几个侯爷,只有苏小鱼知道。刘三苗和鲍盛都被蒙在鼓里,又怎么会泄露他俩的行踪?

    林淼故意说刘三苗、鲍盛等人有可能是奸细,只是顾全郞柔的名声,不想她身败名裂而已。然后林淼又塞给朗诺四张戏票,让他把郞柔、苏小鱼和木灵菲约出来看戏,蒋老太太果然毫不阻拦,说明她知道苏小鱼会找林淼,然后苏小鱼自然会把知道的全部告诉郞柔。

    鲍盛若有所思地说道:“原来林小姐考虑得如此周详。鲍某知道被你怀疑的时候,还有些不高兴。可是听你讲完后,在下反而佩服地五体投地——郞柔这个贱人,怎么能这样!”包墨也坐下身子扶额说道:“肯定是蒋老太太逼她干的啊,不知道鸢莺是不是抓到那个死老太婆了。”

    林淼忧心忡忡地屈膝行礼说道:“妾身得登台了,二位请随意。”包墨也起身想了想,然后对鲍盛点点头:“老鲍爷,我去找下莺莺,看她有没有问出什么吧。”包墨来到鸢莺的府邸,开门见山地问道:“降奴说了什么吗?”

    鸢莺气呼呼地灌下一大口茶:“都快被我抽烂了,还是什么都不肯说!不过就算她开口交代,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这我看得出来。”包墨点点头,然后沉吟一下问道:“所以你打算怎么处置她呢?”“直接斩了。”鸢莺满脸无所谓地垂下眼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