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西游签到五十年,开局斩猴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有奖有罚
    月黑风高。

    倒塌的松柏张牙舞爪,阴森森的宛如恶鬼。

    夜风拂动枝叶,簌簌作响声似那凄凉的哭嚎。

    沈缘垂眸看向手中的半支断笔,感受着扑鼻的腥臭,沉默良久,突然笑了。

    洁白的牙齿略显森寒。

    他抬眸朝木仙庵中看去,淡淡道:“出来。”

    话音落下,院内徐徐钻出一道身影,她扶着门栏,胆怯的朝外面看来。

    杏仙的眼神颇为复杂,虽有几分欣喜和惊讶,但却敌不过那浓郁的紧张和畏惧。

    她早已明白,哪怕随着孤直公学人行善,在面临生死危机之时,天际也不会有托塔李天王带着天兵天将而来。

    天阙太高,人间太矮。

    仙神放眼望去,视线所及之处尽是安详,却是看不见她们的。

    做人……亦或者做妖,还是要脚踏实地,随波逐流总比横躺岭谷许多年无人问津的要好。

    “……”

    沈缘静静注视着对方,像是看明白了什么,踱步朝着几颗倒塌的大树走去。

    他伸出手,掌心多出一层氤氲仙光。

    手掌缓缓朝着那豁口处的污秽抚去。

    “天君不要!”杏仙见状,终于跑出木仙庵,满脸哀求的望着青年。

    沈缘停住手掌,侧眸看过去。

    “它们会死的……”杏仙用力摇摇头,她还有半句话没说完。

    天君可以随性做事,心念通达以后便可直接回天庭,妖魔再凶再狠也不敢跟上去,然而她们这群树精却只能呆在荆棘岭上。

    那污秽虽腥臭,但也能活命。

    况且,若是祛除了污秽,那妖魔再上荆棘岭时,她们又该如何自处。

    听了杏仙的话,沈缘伸出指尖触在那松树上。

    片刻后,一个气息萎靡的老人从树身中走出来,他背脊佝偻,面容呆滞,眼底猩红似海。

    老人看清身前人的模样,猛然挥爪砸去!

    沈缘并未多言,伸手擒住对方的手腕,居高临下的俯瞰而去,双眸中同样有猩红翻滚,要比老人的浓郁千百倍!

    滔天的妖气毫不掩饰的将其笼罩进来。

    在如此悚然的气息冲击下,孤直公差点吓得肝胆俱裂,眼中恢复了些许清明。

    他呆滞许久,眼眶中突然多出两颗浑浊泪珠。

    在这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瞬间,老人第一反应却并非求救,而是五官扭曲的哭嚎:“天君,我等的修行和心性没有了,全都没了!”

    他带着几颗老树教人识字,分发粮食,靠着双手积累下来的多年苦功,全都毁在了那一滩污秽上。

    孤直公活了千年有余,此刻却像个无助的幼童,咕咕噜噜的呜咽。

    沈缘淡然的看着他,突然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回去休息一会儿。”

    在手掌的推动下,老者轻飘飘的钻回了松树里。

    沈缘已经明白了对方的诉求,动作间也不再犹豫,果断的用仙光抹去了污秽,指尖掠过树身,已经被浸染的部分全都化作木屑散落。

    杏仙怔怔伫立在旁边,眼底涌现悲伤,终于愤怒道:“天君救不了我们,又何苦再伤害我们,我等只想活着,到底有什么错!”

    即便是被污秽浸染的部分,照样也是孤直公的身躯。

    如此行径,与那千刀万剐的凌迟之刑有何区别。

    沈缘仿若未闻,直到将那松树剥到只剩一颗树芯,这才轻轻拍了拍它:“辛苦了。”

    孤直公重新显出伤痕累累的身躯,皮肉绽开,深可见骨,已经只剩一口气在。

    他双目清明,怀念的看了看四周,温和的抚了抚杏仙的脑袋。

    做完这一切,孤直公重新看向沈缘,恭敬的行礼道:“知我者莫过于天君,谢天君赐死。”

    他话音未落,手中却是多出一支硬物。

    孤直公浑身微微一滞,收回手掌看去,那是半支断笔。

    见状,他突然又哭又笑起来。

    谁说行善无人能见,这不是有人看见了吗。

    心绪激动之下,孤直公的身形逐渐飘忽起来。

    沈缘摇摇头。

    他觉得对方是误会了什么。

    他把这支笔还给孤直公,只是希望这颗老树明白。

    有罚便有赏。

    天不赏,他赏。

    沈缘漠然抬手,掌心多出一颗蟠桃。

    这是后土给的,他一直没想起吃,毕竟有妖魔血肉供养,并不缺这点儿。

    单纯将其化作精元有些浪费了,不如留着做个念想,用在此处倒也算合适。

    贪食怨念倏然笼罩上去,蟠桃化作仙光点点,飘然落在松树之上。

    孤直公刚刚从追忆中回过神来,抬起头,立刻又被震撼在了原地。

    只见在沈缘的法力流转下,数颗大树都是享受了刚才的“凌迟”待遇,然后被缓缓托起,重新扎根大地之中。

    蟠桃化作的仙光蕴养而去,树身上那骇人的豁口渐渐愈合,直到又回复了先前茁壮的模样。

    沈缘收回手掌,淡淡道:“你们毁去的修行,我给不了,重新来一次如何?”

    几颗树精同时显出身形围拢过来。

    王母娘娘有个蟠桃园,前一千两百株,三千年才熟一次,哪怕被他们分食,每个树妖也是增加了至少千年的寿元。

    沈缘没有弥补他们的修行,但偿还了他们消耗掉的寿元,给了他们重修一次的机会。

    孤直公感激涕零的伏倒在地:“天君大恩大德,我等没齿难忘!”

    杏仙嘴角一瘪,举起手腕,羞愧哭道:“我……我刚错怪了天君……天君若是想解气……就绑小妖去斩妖台……”

    其余几颗树精眼皮抖动两下,将她给按了回去。

    沈缘转过身去:“说吧,是怎么回事。”

    孤直公赶忙站起来:“天君有所不知,这附近新来了一头大妖,刚到此处便是召集山神土地,八方妖魔,您知道的,它们一直以为小妖是荆棘谷土地……”

    闻言,沈缘无奈的瞥了他一眼。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胡吹大气的习惯怎么还没改掉。

    ……

    九天之上,四御神殿。

    端坐于帝位之上的素袍身影缓缓睁开双眸。

    像是感应到什么,她朝着人间俯瞰而去。

    安静看着那枚蟠桃化作仙光。

    目光在消瘦青年身上停留片刻。

    素袍女帝收回视线,温润眼眸中掠过一丝淡淡笑意。

    她重新闭上双眸,四御神殿复归于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