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战国大夫 > 第十章 林乡
    (前一章有修改,删掉了征召薪武那部分。)

    回去的路上,智朗就支着下巴坐在车上,一言不发。

    此刻,他满眼就写着一个字,钱!

    用缴钱来免去战争征召,他自然是乐意的,可,钱从哪来?

    智瑶以为他很富裕,但其实呢,口袋是空的。

    薪地每年的产出,加上商队,收入确实不是个小数目。但问题是智朗跟那些有存钱癖的贵族不同,他是月光族,赚的钱基本都变成了固定资产,比如遍布农田的水利设施跟新修的驰道。

    不用去看账目他也知道,如今库房的现金不会超过两百金,而智瑶开的条件有一千多金!差距太大了。

    而且,他必须尽快筹到这笔巨款,不然就智瑶那脾气,还得把人拉去当炮灰。

    想想他也是真苦,操心着粮食增产,又要挣钱,真恨不得让赵氏争点气,一枚流矢把智瑶干掉算了。

    看智朗这副愁苦样,骝也不敢多问,只好把车驾速度放到很慢,在大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好一会,智朗终于狠狠搓了搓脸,坐直了。

    看智朗恢复了常态,骝连忙问道:“家主,我们去哪?”

    “林乡,去看看坊谷吧。”智朗倚着靠背,点了点头。

    乡,跟后世的乡可不是一回事,更准确的说,乡就是城池郊区。

    春秋时期有国野之分,又叫乡遂制。所谓的国,就是城池及其近郊,而野,就是之外的地方。国里的居民称国人,野的居民称野人,也就是奴隶。

    不过,这都是以前了,情况在变,起码智朗就把乡纯粹当成了行政单位,郊区以外的地方也设置了乡。

    而林乡就是离薪城最近的乡,也是薪地的手工业基地所在。

    跟其它地区分散的手工业不同,智朗很早就把各个产业集中了起来,以便于控制。皮革,制陶,纺织,以及铜铁冶炼,薪地大半的手工业产能都在林乡的坊谷。

    坊谷离薪城有六里,也修了驰道,只花了不到一刻钟,他们就到了地方。

    还没到跟前,智朗就先看到了一缕缕灰白烟在空中飘散,那是燃煤的结果。

    智朗之所以把手工业基地放在这,原因有二,正是煤跟水!

    薪地在后世的产煤区,很幸运,坊谷附近就有一个浅层煤矿,又有数条溪流汇聚,生产用水跟水力资源都不缺。

    走在路上,沿途很快就看到了拉着大批货物的辂车,车上装的都是要售卖到各地的产品。

    继续往前走了不久,一大片草棚区就映入了眼帘,工匠们正忙得火热。

    “家主!”一个只穿着薄衫的中年大汉匆匆跑了过来,行了一礼。

    这人名叫金邻,金是职业作氏,所以他是打制金属器具的。

    “这个月商队盈利情况出来了吗?”下了车,一边往前走,智朗问道。

    “出来了,至少有九十六金,比上月增了百之六七!”

    抬头看了眼智朗,金邻接着说道:“家主,还有一事,昨天有商队从燕国回来,说那里去年受了冻灾,许多物资短缺,我觉得是个不错的机会。”

    智朗点点头,说道:“燕地多骏马,你跟商队说一声,回来的时候钱财全部换成良马!又能赚一次。”

    “唯!”金邻连忙应道。

    “还有,之前做的那磨盘,再多生产一些吧,有急用。”智朗接着说道。

    这会磨盘本不该出现的,粮食都是直接蒸熟了吃。智朗也只是为了一点口腹之欲搞了这玩意,只生产了一个。

    一直以来,他其实很少发明东西,就算有也是严禁外传,就是怕改变重要历史。不过如今智氏攻赵已成定局,他也没那么顾忌了。

    “磨盘?”金邻回忆了一下,这才想起了以前做过这东西。

    但他接着就有些为难,说道:“那东西太耗力了,而且吉金(青铜)跟恶金(铁)工具消耗很大,生产不易啊。”

    也不怪他如此,磨盘在这年代也真心不好做,首先工具就不成。凿石头得用金属,可这会的铁太脆,青铜又太软,常常用不了几下就坏了。一个磨盘做下来,花力气不说,还浪费工具。

    “这我知道。不过还是要做,算了,你不用管了,去把手艺最好的石匠都集中起来。”智朗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唯!”金邻只好答道。

    两人继续往前走,到了每个作坊前,智朗都要停下瞧一会。

    冶炼作坊前,隔着十多步都能感觉到扑来的炽热。一群工匠正站在一个个炉子前忙碌,有的正抱着矿石跟木炭往炉子里摆,有的则在烧火。

    那矿石是铁矿石,这是在炼铁。

    这是一种最原始的炼铁方式,就是铁矿石跟木炭一层一层的摞起来,再点着烧。木炭燃烧产生一氧化碳,还原矿石里的氧化铁。不过这种炉子温度不高,只能在底部沉积成铁块,却不会融化成液态,铁块质量可想而知。

    智朗在一旁停下了,特意走近了些,朝一个汉子说道:“伯金,这个月产出了多少铁?”

    那是个方脸壮汉,大概二十多岁,光着膀子,浑身肌肉鼓着,正忙着往炉子里搬铁矿石。

    他叫伯金。

    伯金拍拍手上的灰,咧着嘴笑道:“家主,这个月有八千多斤,”

    “还不错。”智朗点点头,招手示意他到跟前来。

    “家主!有何事?”伯金披上挂在旁边的薄衫,连忙走了过来。

    “你以后不要在这边了,带着家人,以后去薪城。”

    “啊?”伯金有些懵了。

    薪城,对他来说是做梦都不敢去的地方。薪城的居民大部分都是士阶层,要么跟智朗沾亲,要么就是心腹手下。

    自己一个庶人,也能去了?

    智朗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去了是有事情要你做,你挑几个手艺好的,跟你一块去。”

    “唯!”伯金激动的连忙伏地,胡乱叩了几下。

    “起来,此事不要声张。”智朗沉声说道。

    伯金连忙又爬起来,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智朗微微摇了摇头,接着又继续往前走。转了一圈,他又挑了些别的工匠,但数量基本都是三五个。

    不过石匠却是例外,智朗一口气要走了一半,因为这,人数一下扩大到了七八十人。

    “家主!为何要让这些人去薪城?一群庶人,在城里怕是会惹来笑话。”一边赶着车,骝忍不住说道。

    骝自己就是下士,几乎是本能的看不起那些庶人。不懂礼,粗陋,瘦弱,这就是大家对庶人跟野人的印象。

    “自然有大用。”智朗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句,接着又补充道:“今日所闻所见,不得外传。”

    “唯!”骝连忙应了一句,态度也认真起来。

    他能成为智朗的驭者,很大的原因就是他能保守秘密。

    这会已经是下午了,太阳仍然在云层里捉迷藏,一会冒出来,一会又没了影子。

    不过气温果真降了,就连路上的人都多了不少,只是空气的潮气让人有些不舒服。

    “骝,你觉得那面粉怎样?”走着走着,智朗突然说道。

    “面粉?饼子很好吃。”

    “那换作你,你愿意花多少钱买?与黍相比?”智朗接着说道。

    “这……那饼子顺口许多,我愿意出高价,高一倍价格?”

    “一倍?”智朗却摇了摇头,叹气道:“太低,太低了。”

    “可饼子还是粮食,只值那个价。”骝回头看了眼,说道。

    “谁说只能做饼子。……果然,原材料不值钱啊,还得再加工。”智朗自顾自的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