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战国大夫 > 第八章 种子
    看智朗态度不像玩笑,薪武这次是真的急了。

    “家主!那是夷狄所乘,传出去岂不让人耻笑?!”

    在交通工具方面,古今中外的人都一样,车就是身份的象征,车就是面子,没车就是让人瞧不起。

    而单骑?岂止是被瞧不起,那是夷狄所为,要让人笑话的,就像他常常嘲笑牧悠一样。可如今自己也要骑马了,只想想都让人绝望。

    “耻笑?你是要命还是要脸?”智朗说道。

    薪武往旁边挪了挪,缩着脖子说道:“宁死耳!”

    智朗抬手就把扇子砸了过去,骂道:“就你毛病多!我今后也乘单骑,倒要瞧瞧,这能有什么?”

    对薪武他们的抵触情绪,智朗早有预料,想让他们接受单骑,真心没那么容易。不过,到了这会,智朗也没心情慢慢劝说了,单骑不练也得练。

    这时,一直沉默的卫黎突然说道:“家主!我也觉得单骑作战不妥!就算练到如同夷狄骑兵那样,又能怎样?这里不是草原,到处是城池,夷狄骑兵也难与战车抗衡。……还是说,家主本意不是作战,而是……”

    卫黎的话并未说完,但意思却很明确,他以为,智朗训练骑兵根本不是为了作战,而是方便以后跑路。毕竟,谁都知道骑兵速度与机动能力远超战车。

    “先生误会了。”

    智朗犹豫片刻,这才说道:“我真的并无此意。如今单骑作战的确很难,可若马上作战能像在地面一般自在,弯弓射箭,挥舞剑戟皆可,先生还以为不可一战吗?”

    他的打算一直很明确,用单骑替代战车。不过,这会都是光背马,连个马镫都没,想单骑作战必须先把装备配齐了。

    问题是,眼下有智瑶盯着,智朗不可能在这会拿出压箱底的东西。所以,他就是想让部下熟悉马背,到时候配齐了装备就能立刻作战。

    “像在地面一般?”卫黎愣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

    要知道,就连游牧骑兵,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啊!人家顶多做到骑射,而且还得把握好时机,稍不小心就会失去平衡。单骑作战若真那么厉害,那些游牧民族也不会被中原诸侯的战车越赶越远了。

    “此事我不便多说,不过,你们也知道我擅长做些奇巧之物,是有把握的。”智朗缓缓说道。

    接下来,他并未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很快岔开了话题。

    ……

    几天后,智邑。

    傍晚,太阳落在地平线上,只剩一角,空气缓缓昏沉了下来。夜色将至,但白天的余热并未消散,坐那一会就惹的人汗流浃背。

    智邑核心区,智瑶换上了庄重的冕服,一个人悄悄来到了宗庙。

    等他到了地方,就看到一个发须皆白的老头已经在那等着了。这老头名为卜礼,正是智氏的卜人,专职占卜事务。

    看到智瑶,卜礼站起来微微行了一礼。

    智瑶说道:“何时卜之?“

    卜礼答道:“再等半刻!“

    智瑶点点头,就在一旁软垫上坐下,静静的等待着。

    春秋时期的占卜是极其重要的事情,战争,立继承人,选妻,几乎所有重大决定前都要占卜,占卜结果常常影响决策。

    此刻,两人都一脸严肃,跪坐在那一动不动,如同雕塑。

    过了好一会,卜礼终于站起来,走到祭坛前,在旁边水盆洗了洗手,接着点着火。之后,他又取过一旁摆放的龟甲,放在火上炙烤。

    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显然已经熟练的很了。

    智瑶也站起来,走到一旁。

    烧了一会,等龟甲快要炸裂的时候,卜礼又取冷水浇在上面,龟甲上顿时出现了许多裂纹。

    取出龟甲,卜礼认真的瞧着那每一处裂纹,口中念念有词,一旁的智瑶也紧张的看着。

    好一会,卜礼终于抬起头。

    “如何?“智瑶连忙问道。

    卜礼皱着眉头,说道:“此战,不吉!”

    “怎会如此?”智瑶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原地踱着步子。

    突然,他又看向卜礼,说道:“再用占筮之法试试!”

    卜礼点点头,又取过一把蓍草,一套流程下来,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如何?”智瑶小声问道。

    “吉!”

    智瑶顿时大喜,说道:“如此正好!”

    卜礼却面有苦色,说道:“龟卜的兆辞说,战争会有变故。筮短龟长,不如从长啊!”

    智瑶摆了摆手,“你不需多言,就按这个结果吧!”

    说完,不等卜礼再劝,他就转身离开了。

    走出宗庙,智瑶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居所,走到一个亮着灯的屋子前。

    智瑶推开门,就看到几个人正在屋子里等候,这几位是他的门客。

    看到智瑶,几人纷纷行礼。

    “宗主!结果如何?”一个面容清瘦的中年人说道。

    他叫智国,原本是智氏远支成员,如今是智瑶的家臣。

    智瑶在自己的位置坐下,笑道:“此战,大吉!”

    几人顿时精神一振。

    智瑶看着几人,接着说道:“就按前几日的商议,我明日就去新绛,向国君说明此事。”

    智瑶所说的,是他与门客前几日定下的攻赵策略,开战需要理由,这次去新绛就是挑事的。

    这时,一个矮胖家臣取过几张绢布,递向智瑶:“宗主!刚刚豫让与智柳传来了消息,智朗封邑的战车已经收缴,不过……他又惹事了!”

    “嗯?”智瑶眉头皱了起来,接过绢布。

    两人的来信都重点讲了智朗斩许平之事。当然,豫让讲的内容更多更详细,连驰道之事也提到了。

    很快看完了两人的封信,智瑶冷哼一声,说道:“那许平着实该死!疵,你手书一封,许氏今年赋税增加两成,许平下葬规格降至庶民!”

    “唯!”那矮胖家臣拱手应道。

    这样的结果,并不出很多人意料,许平实在做了个蠢事。智朗虽然受到智瑶的敌视,但怎么说也是智氏核心成员,许平骂的是智朗,但愤怒的却是整个智氏宗族。

    说白了,这是智氏内部的争斗,不是许平这个外人能插话的。毕竟,智氏不是智瑶一个人的,他得照顾所有宗族成员的脸面。

    这时,旁边的智国突然说道:“宗主!此事虽是许平挑衅所起,但智朗未免也有故意设计之举!他话中提起其父,很难说无意还是有心引许平辱骂。若为有心之举,那这智朗不但不孝,未免也太过狡诈了些。”

    一旁的疵却跟着说道:“宗主,智朗所言不可轻易揣度啊!听闻其素有孝名,每年都要去父母墓前居住半月,稍不小心,就会为宗主惹来构陷的恶名。”

    以智朗的好名声,智瑶若敢质疑其意图,那几乎一定会招来骂名。毕竟别人又没在场,智瑶又向来有不讲信用的恶名,该信哪个是很显然的。

    智瑶点点头,“疵所言有理。汝等以为,智朗该如何处置?”

    疵摊了摊手,无奈道:“若仅凭这信上所言,不但不该罚,还要褒奖其孝!”

    为父母报仇,在春秋就跟饿了要吃东西一样天经地义。智瑶可以用挑起斗殴的理由针对智朗,却怎么也不敢在这个事情上做文章,真的会臭名声的。

    智瑶目光落在那信上,犹豫良久,这才说道:“罢了!那就不奖不惩吧!”

    接着又说道:“不过,智朗心思缜密,又极为狡诈,就算收缴了战车,还是不得不防。我有心把颜派往屯留,汝等以为如何?”

    颜是智瑶的嫡长子,智颜。

    “颜为人仁厚,智朗若真的那般狡诈异常,让颜去屯留不妥吧?”智国有些担忧的说道。

    智瑶轻哼一声,说道:“正因为此,才该让颜去!吃几个教训也好。……而且,他手下门客不乏善谋者,是能应付的。”

    几人的谈话一直持续到半夜,这才各自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