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战国大夫 > 第七章 不奖不惩
    等离着还有十多步远,双方马车都停了下来。

    “家主!”对面那青年下了车驾,行礼道。

    “这些日子城中可安稳?”智朗说道,悄悄使了个眼色。

    “并无异常!”卫黎目光微转,很快答道。

    智朗这才指着后面的豫让等人,一一介绍了。

    双方都谈不上久仰大名,又都心事重重,自然也没那么多话可聊。下车互相行礼,又寒暄了几句,也就重新登车进城了。

    说是城池,但薪城很小,边长不到一里,城墙不到一丈。如果真要说的话,规模更类似欧洲中世纪的贵族城堡。这是真正的封建社会。

    把豫让他们安置在驿馆,又打发了其他人,智朗就直奔城中心自己的居所而去。

    刚到大门口,就看到不少人已经在候着了。

    “家主!”车驾刚停下,一道轻盈的身影就扶着了车辕。

    是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姑娘,穿着流黄色缀花深衣,头发用木笄挽成发髻,不施粉黛。这女孩虽模样秀丽,但看这打扮,却是个侍女。

    智朗扶着车帮跳下了车,一边往门里走,笑道:“你怎知我这会回来?”

    这是他的侍女,季佳。

    “城门来报的消息。家主,先前屯留来人收缴战车,却是为何啊?”说着话,季佳随手接着了智朗脱下的外衣。

    “还是上次械斗之事,已经解决了。”

    跨过门槛,看着熟悉的院落,智朗只觉得浑身一轻。从到了智邑以后,他心里就跟坠了块砖一般,紧张,不安,一言一行都小心翼翼。

    季佳脚步轻快的跟到了院里,笑着说道:“这几日,卫黎先生他们脸色都忧愁的厉害。我也总做噩梦,心里慌得很,还是家主你说得对,梦果然都是反着的。”

    智朗扭脸看了她一眼,苦笑道:“这次可差点回不来了。”

    洗了澡,又换了身自制丝绸夏衣,智朗迫不及待的奔到后院凉亭,顺势坐到了躺椅上!

    躺椅微微前后摆着,吹着夏日微风,让人舒服的躺那就再不想动弹了。之前不觉得,这会放松下来,智朗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感从心底里袭来。

    季佳很快也跟了过来,一手拿着羽扇,一手端着切好的梨。

    “城外的梨熟了,你尝尝,这是我种的那几棵结的,比去年甜多了。”

    智朗随手拿一块,吃到口中,甜度一般,但好在水分够多,正好解渴。

    这是嫁接培育的果子,口味比那些野梨树好多了。其实不止果树,智朗也在做粮食作物培育,已经很多年了。不过,他的水平也顶多做个人工授粉,再加上选择优良植株培育这一招,效果确实有,但一亩地增产个十几斤也就到顶了。

    只凭良种,他当然不敢应下跟智瑶的约定。不过,粮食产量从来都不是单一因素的结果,而是由整个耕种技术体系决定。

    而且,这可是亩产高不过一百来斤的年代,增产的潜力太大了!(亩跟斤都以后世标准。)

    肥料,水利,加上病虫害的防治,就算智朗每个都懂一点,但加起来增产的量也能让他实现承诺了。

    吃了几块,智朗指了指盘子,说道:“你也吃!唉,这破玩意,弄这么久还是涩不拉几的。”

    季佳撇了撇嘴,说道:“怪不得大家都说你舌头比别人多品了一味,什么佳肴也吃不出好来。”

    “这才是胡扯了,好吃就是好,我哪里有那么挑剔。”智朗笑着摇了摇头。

    这时,骝突然从前院走了过来。

    看到智朗,他连忙说道:“家主!卫黎先生跟薪武来了,在前院。”

    “让他们等会吧,我这就过去。”智朗微微扬了扬手,说道。

    “唯!”

    等骝离开,智朗忍不住叹了口气,才刚回来,又不得空闲了。

    扶着椅背,他这站了起来。

    季佳放下盘子,抬手帮他整理衣衫,嘀咕道:“眼睛都要熬成赤色了,有事不能明日再说啊。”

    智朗低头瞥了她一眼,“年纪不大,管的挺宽,就知道我脾气好是吧?”

    “不敢。”季佳连忙低头。

    “好了!”

    智朗从她手里拿过羽扇,说道:“你去备些茶水跟吃食吧。”

    “唯!”季佳悄悄吐了吐舌头,抬头瞧了眼,匆匆走出了亭子。

    智朗的宅子很小,就只有前后院再加一个小花园而已。到前院不过几步路,等他来到会客厅,就看到卫黎正跟薪武站在那嘀嘀咕咕的。

    “家主!”看到智朗,两人连忙行礼。

    “骝!去把椅子搬过来,这也没外人。”智朗说道。

    他实在不喜欢跪坐,就自己打制了桌椅家具。当然,只在家里用,有外人在还是要做好面子工作的。

    等椅子搬过来,几人重新落座。

    “家主!这趟去智邑,可有波折?”卫黎直接问道。

    智朗在智邑的经历并不为外人所知,公开的信息只是宗主震怒,智朗削邑两百户,收缴战车。

    智朗抬手示意骝守在门外,倚着靠背,叹气道:“智瑶已经起了杀心。这次我许之以重利,才有了转机。收缴战车只是前提条件,一年之内,我必须让整个智氏的粮食产量提高一成。”

    卫黎与薪武对视一眼,显然都有些惊讶。

    他们只以为是智瑶有意打压,却没想到严重至此。而且,之前智瑶从未表现过敌意啊,不然智朗也不敢前去智邑了。

    “智瑶做事果决狡诈,这次是我大意了。”智朗苦笑道。

    他确实是低估了智瑶的果决,觉察到威胁,竟然毫不犹豫地就要除掉,真就连一点铺垫都没。

    当然,如果当初小心一些,还是能觉察到一些问题的。说到底,还是来自穿越者的自傲在作怪,小瞧了智瑶这个老狐狸。玩阴谋的本事,还得再进步啊。

    “家主,那智瑶竟刻薄寡义至此,我等就任由他揉捏?!”薪武忍不住骂道。

    “听我说完!”

    智朗瞥了他一眼,接着说道:“如今我等的着重点有两个。一是实现粮食增产的约定,这是当务之急。再有就是做好战争准备,若智瑶突然来攻,我等须有一战之力。”

    “战车都没了,还准备……”薪武嘟囔了半句,看到智良的目光,连忙闭嘴了。

    卫黎想了想,小声说道:“家主可是要效仿越王勾践之事?”

    “勾践?不可!”

    薪武却突然急了,说道:“家主,你莫要听卫黎胡言!我听说勾践卧薪尝胆,还替夫差尝矢!这岂是大丈夫所为?”

    智朗脸色微沉,瞪了他一眼,“再胡言乱语,以后该往你口中装个塞子!”

    薪武往椅子里缩了缩,干笑了一声。他跟在智朗身边十多年了,家中没什么长辈督促,加上智朗又不讲究礼节,所以他说话做事向来少有顾忌。

    卫黎并未受影响,面容凝重的说道:“家主,薪武所言也有些道理。薪地只有区区五千户,如今又无战车,如何相抗?”

    整个薪地甲士只有七百多,就算把庶民奴隶的青壮全拉出来,顶多凑个两三千人。可智瑶呢?一个智氏就顶一个千乘之国,至少上万甲士,根本不可能对抗。

    智朗微微前倾,小声说道:“我已得到消息,智瑶即将攻打赵氏!短时间内无暇他顾,这就是机会。”

    “智瑶要攻赵氏?”卫黎也不由得放低了声音。

    智朗点点头,“智氏力量虽强,却敌不过赵魏韩联合。而且魏韩宗主皆不是昏庸之辈,岂会看不出智瑶的野心?我等要做的,该是暗中积攒实力,静待时机。”

    “家主,那战车呢?该从哪来?”薪武也凑近了些,说道。

    “战车,战车!你这憨货就知道战车。不还有马匹吗?可效仿夷狄人,练习单骑作战。”智朗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打仗是不错,但正应了那句: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什么,单骑作战?”薪武嚯然站了起来。

    “对,单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