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战国大夫 > 第五章 智柳
    屯留城外,智朗他们就停在太阳底下,面对着城门的方向。

    许平的部下已经被放回了城,去通报城宰,接下来是双方商议结果。

    智朗端坐在车上,旁边是原地踱步的豫让,其他人则保持着作战姿态。这样的场面已经持续有一会了。

    “豫让先生,不要走来走去了。不管结果怎样,智朗一力承担就是。”智朗有些无奈的说道。

    豫让这愁眉苦脸的模样,看的人心里堵得慌。?

    豫让停下步子,叹气道:“你这次可惹下大麻烦了!”

    智朗摇了摇头,说道:“许平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却敢辱骂我父,狂妄至此,难道不该斩?”

    “话虽如此,可宗主……”

    智朗冷笑一声,说道:“宗主?我父乃是宗主同胞兄弟!许平所言,羞辱的是智氏!豫让先生作为智氏家臣,难道只在这劝我吗?若宗主真的处罚我,那智氏干脆让出智邑,让许氏搬去吧!”

    “小君子,慎言!”豫让沉声说道。

    智朗轻哼一声,又看向城池方向,不再说话了。

    ??时间已经到了日中之时,空气灼烧的扭曲,连一直刺耳的蝉鸣声也弱了下来。智朗他们却站在那,除了补充了一些食物跟饮水,并没有别的动作。

    ??城头隐约多了一些人影,片刻后,城门终于奔出来了一大队战车。

    智朗精神一振,举目望去,一眼认出了为首那辆战车上的中年人。屯留城宰,智柳!

    这种由宗主直属的城池,城宰基本都是宗族成员。按亲缘来说,这智柳是智朗的堂叔,还未出五服。

    离着还有五十步,智柳就让人停车了,双方互相打量着,气氛一时凝滞起来。

    “智朗!许平是你所斩?”智柳大声喊道。

    智朗还未答话,一旁的薪武跳下战车,喊道:“此乃我薪武所为,城宰若要追究,就找我吧!”

    智朗站起来,抬手示意薪武退下。

    “从叔!许平确是我所斩,可你不知其中内情。我想问一句,若有人羞辱你父母,你会如何?”

    智柳愣了一下,没急着回答,而是对旁边车右说了几句什么。

    很快,许平的一个手下被带到了跟前。

    问了几句话,智柳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智朗!许平所言确实不妥,可你也不该动辄斩杀他吧?”

    “岂止不妥!”

    智朗高声喊道:“从叔可读礼记?檀弓上篇。父母之仇如之何?孔子所言:弗与共天下也!”

    弗与共天下,意思就是不共戴天。

    春秋时期的社会面貌,是后世人根本想象不到的状态。没有详细律法,更多的是道德标准约束。

    面对父母之仇,就连孔夫子也直言:寝苫,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朝,不反兵而斗。

    总之一句话,大仇一旦结下,自己与仇人只能活下来一个。

    社会风气之彪悍,从这字里行间就可见一斑。

    听到这话,智柳一时张口无言。

    他是真不知该怎么回答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他身为大夫,也不可能像许平那样不要脸的指鹿为马。可如果放过智朗,他又拿不准宗主那边的态度。

    看对方迟疑,智朗突然指了指豫让,说道:“此乃豫让先生,从叔该认得吧?”

    智柳眼前一亮,连忙点点头,“我已收到宗主之信。……豫让先生,过来与我一叙可好?”

    差点把豫让忘了,既然自己决定不了,可以把这个问题推到豫让身上啊!

    ??豫让看向智朗。

    ??智朗扬了扬手,说道:“先生尽管去,我心中坦荡,也相信先生为人。”

    豫让只好拱了拱手,下了车驾,迈着大步子往对面去了。

    看着两人在对面争执,智朗终于坐下来,长长的松了口气。

    只要智柳还能好好讲道理,那就问题不大。当然,结果还得看智瑶的态度。

    不过,智朗既然敢动手,那自然是有把握。一是利益,二是代价。智瑶刚拿到承诺,定然不愿意回到原点,此为利。而智朗又占据了孝道的道德高地,处罚的风险极大,此为代价。

    当然,智朗之所以如此行险,也是不得已。谁都看的出来,智瑶对智朗有恶意,如果智朗不展现一下獠牙,那么他在智氏会寸步难行,就像之前,一个小小的许平都敢胡言。

    说白了,他得借这个机会把威望重新竖起来。

    正想着,对面的豫让已经跟智柳商议结束,匆匆回来了。

    “小君子,我等把此事上报宗主,由宗主决断,如何?”豫让说道。

    “当然可以。”智朗点点头。

    “那这战车……”豫让有些为难。

    这种局面下收缴战车,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自然收缴!”智朗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

    “家主,不可!”一旁的薪武疾呼道。

    智朗朝他扬了扬手,大声说道:“宗主做事一向公允,我自当遵从。”

    “多谢!”豫让连忙行了揖礼,肃然道:“小君子放心,豫让一定向宗主禀明情况,若宗主惩罚你,我愿等同受罚。”

    “万万不可!”智朗连忙摆手。跳下车,在豫让耳边小声说道:“宗主派你来是要防着我,你若袒护我,岂不是让宗主多心?那才是害我啊!朗问心无愧,只希望豫让先生以后据实以答,万万不可有偏袒之心。”

    豫让愣了一下,缓缓点头道:“此言有理,倒是豫让错了。”

    战车的收缴并不顺利,除了智朗对这些破烂不屑一顾外,他的部下一个个心痛至极,全部是咬牙切齿的看着战车被对方拉走的。

    跟薪武差不多,大家都是从小学习御车跟战斗,战车就是生命,没了战车,他们还算什么车士?全成徒卒了!

    当最后一辆战车被拉走,所有人挺直的站在那,泪水从一个个彪形大汉眼角滑落。

    智朗叹了口气,不是可惜那些战车,只是无奈,这些家伙对战车的执念实在太大了。

    这也可以理解。某种意义上,战车不仅是战争工具,更是身份的象征。乘车作战的喊车士,步兵就直接喊徒卒,那个士什么意思?士大夫的士啊!连自己的战车都没有,算个什么贵族?!

    当然,智朗倒没什么感觉,这东西迟早要被淘汰,能借智瑶的手让大家接受现实,倒是省了他的事。骑兵,骑兵才是未来啊!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不破不立吧!

    智柳还算识趣,很快让人送来了一些宽大的辂车,屯留离智朗的地盘还有七八十里的路程,总不能走回去吧!

    智朗站在车上,朝长长的车队挥了挥手,高声喊道:“回家了!”

    声音随着卷起的热浪,越去越远,很快消散在了旷野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