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战国大夫 > 第三章 薪地
    第二天,一直到莫时,智朗还是迟迟没有等到答复。

    倒是骝又送来了酒菜,摆了一大桌子。

    一夜未眠的智朗坐在那,看着与昨日一般无二的食物,心情沉到了谷底。

    “真晦气!”看着比昨日还要丰盛的酒菜,智朗忍不住骂道。

    该吃还得吃!智朗也不用筷子,用手拿着就吃了起来。

    食物塞到嘴里,已经感觉不到什么味道了。他现在才知道,人在这种时候,是尝不出来味道的。

    也好,这食物味道寡淡难咽,若是珍馐美味,他倒要觉得可惜了。

    吃,吃吧!

    撑死了正好。

    眼看离日中还有一会,一队持剑甲士却到了门口。

    智朗终于不再吃了。看着门外那些甲士,他心里如同受了一记重击。

    智朗扶着桌几,沉默了片刻。接着,他用手抠了抠喉咙,突然呕吐起来,把刚吃下去的东西全吐了。

    挥手把桌上食物扫落,智朗这才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冠,看向门口的甲士们。

    “走吧!”

    这里离宗庙有一段距离,智朗跟着那些守卫,每一步都如同拖着山。

    再远的路也有尽头,等前边的守卫停下,智朗抬起头,这才发现已经到了。

    很多人,除了智瑶,还有一些智氏的重要成员。

    扫了眼众人,智朗直接走到了那一大片祖先牌位前。

    智瑶看向一旁的澧。

    澧点点头,捧着一柄短剑走过去,递到智朗手中,接着就站在一旁。

    智朗手持着短剑,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先行礼!”智瑶说道。

    智朗却不理他,手中剑转了个方向。

    深呼吸了几下,他突然转过脸,对智瑶说道:“我有一卷书,在我的居所,名为农业纪要。你拿走吧!”

    “可!”智瑶板着脸说道。

    “还有一卷是故事书,你若不要,那就帮我烧了吧!”

    “可!”智瑶继续点头。

    “还有!”

    智朗突然仰着头,苦笑道:“帮我在墓中刻一行字,就说:穿越者智朗!可以吧?”

    “可!”

    智瑶今日耐心的出奇,竟没有什么不满。

    智朗缓缓的点头,想不起还要说什么了,只好作罢。

    手中短剑高高举起,对着心口,他的心跳的越来越快。

    等了片刻,迟迟没有听到那句刀下留人,智朗只觉得一种让人窒息的战栗感充斥了全身。

    十几个呼吸后,他终于压制下了心里的紧张,盯着寒光闪烁的剑刃。脑海中像放幻灯片一般,回忆着在两个时代的过往。

    就这么完了?

    不甘心啊!

    下一刻,智朗突然一咬牙,下定了决心。脚下微旋,剑尖跟着偏转。

    目标,竟是智瑶。

    他也知道,刺杀成功的可能极其渺茫,但他更不愿意就这么束手。

    就算不成,也好过什么都不做。

    但不等继续动手,智朗的动作却戛然而止了。愕然的看向一旁的澧,自己高举的手腕正被他紧紧攥着,动弹不得。

    眼中的锐气慢慢消散……,就这样吧。

    这时,智瑶却面无表情的往门外走去,声音响起:“念在智朗诚心悔过,免其一死,削邑两百户,收缴其封邑战车。……智朗,不要忘了约定!今日只是让你体会生死之间的恐怖,若是毁诺,下次可就是真的了!”

    直到智瑶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智朗仍然如在梦中!

    自己,活了?

    ……

    智朗的封邑在智氏北方边缘,名为薪地,大概位于后来的长治地界,夹在西边的太岳山脉跟东边的太行山脉中,离屯留不远。

    来的时候坐的传车,回去的时候智朗却换成了缓慢的辂车,这也算表态,表示自己并不急着离开。当然,他心里其实已经急得跟猫挠一般了。

    跟智朗一块回去的,除了护卫,还有智瑶派来的几个门客。一来协调事宜,当然,也有监视的意思。

    走了八天,他们终于到了屯留地界。

    智朗坐在车上,身体往伞盖的荫凉下倾斜着,目光瞥着后边一辆车驾。

    那坐着一位削瘦中年人,名叫豫让。

    豫让是智瑶门客。据史记刺客列传记载,在智瑶死后,豫让为了复仇不惜毁容吞碳,极为忠心。失败自刎前又喊出千古名句: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豫让与荆轲,算是古代史上最著名的两位刺客了。

    面对这位历史名人,智朗心里更多的是好奇,担忧倒不多。只要到了封邑,那就是他的地盘,安全自然无虞。

    “豫让!这卷书,你可看的懂?”智朗一边吃着萘果(野苹果),朝豫让喊道。

    “有些困难,此书用语冗长,也太古怪了些。”豫让捧着一卷竹简,微微摇了摇头。

    智朗摇了摇头,说道:“你觉得冗长古怪,其实不然,我以为,公文书写就该准确而直白!毕竟,这是让乡野小吏看的,他们学问浅薄,内容要易懂才好。”

    豫让想了想,隔空拱手道:“受教了。”

    智朗斜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先生不须担忧,我不会离开封邑的。唉,我平生所愿,不过是安居乐业,只是一片赤诚之心,旁人不知啊。”

    听了这些,豫让看了他一眼,并无表态。

    他来的时候,智瑶跟他聊了很多,总结起来就一点:把所看到的随时回报。

    豫让并不是不通人情世故,自然能感觉到智瑶对智朗的强烈防备,所以他也不愿跟智朗走的太近。

    走着走着,前边路口,一匹马突然跑了过来。等离的近了才发现,马背上还骑着个人。

    “家主!家主!”

    马背上,一个瘦小的年轻人正一手攥着马鬃,一边挥舞着手。

    “家主,是牧悠!”骝扭过脸,说道。

    这一趟惊心之旅下来,没什么是比看到熟悉的人更让人宽慰的了。

    那牧悠骑的是光背马,但竟然也能骑马狂奔,谁遇到了都得惊叹一句。

    其实,牧悠原本是个牧童,连庶人都算不上,是奴隶。虽然地位低下,不过他因为骑术极佳,很受智朗器重。平常有送信之类的任务,都是让牧悠去。

    转眼的功夫,牧悠已经纵马到了跟前,勒住缰绳停下了马。

    跳下马背,牧悠伏地行了一礼,指着前方说道:“家主!薪武正带人在前边等候,我去喊他吧!”

    智朗探着身子,说道:“先不用急。我且问你,这几日可有人前去收缴战车?”

    “有!还是上次那个许平,薪武险些与他打起来,好在卫黎先生去的及时。”

    许平正是当初挑起冲突的人之一,而薪武与卫黎则是智朗的家臣。

    “那如今怎样了?”智朗急忙说道。

    “薪武带邑中甲士正聚在屯留城外等候,由家主定夺。”

    智朗转身朝豫让说道:“邑中不知详情,只是小心做事,还请先生勿怪。”

    豫让点点头,“小君子不必担忧。”

    “多谢了。”

    牧悠很快又骑上马,往前去向薪武报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