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战国大夫 > 第一章 宗族公议
    晋定公十七年,八月,智氏智邑。(公元前455年)

    正值盛夏,本该在荫凉下小憩的时候,智氏宗庙里,却有激烈的争吵声隐约传来。

    烈日下,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坐在烫脚的石板地面上,汗水不断滑落,但又很快蒸发,只在衣服上留下一层白色盐渍。

    虽然旁边就是荫凉,但少年却一动不动,目光看向传出争吵声的屋里。

    他叫智朗,是晋国智氏宗族成员。

    而他的大伯,正是如今的晋国执政,智氏宗主:智瑶。

    正是那个攻打赵氏,却被赵魏韩联手反杀的智瑶。

    史书记载:公元前455年,晋国智氏与魏韩联手攻打赵氏,赵氏节节败退,被围困在晋阳长达两年。

    在赵氏即将覆灭的时刻,魏韩突然反水,智氏大败,智瑶战死,智氏族人几乎全灭。

    至此,晋国成了赵魏韩三家鼎立的局面,直到三家分晋,变成战国七雄中的赵魏韩。

    智朗抬起手指,蘸着额头的汗水,在地上写下了455几个字。如果算的不错,今年就是公元前455年。

    今年,智瑶就将发动战事,两年后,智氏灭族!

    智朗仰着头,眯眼看着烈日,眼中一片灰暗。

    倒不是为智氏担忧,而是为他自己,他如今要先完蛋了!

    智朗本是个穿越者,出生后父母就相继逝去,也没兄弟,顺理成章的继承了父亲的五千户封邑。

    前不久的夏收中,智朗封邑的大片庄稼被人偷偷割走,后来发现是屯留城的小吏带人所为。

    智朗的家臣前去交涉,双方不知怎么打了起来。本来很小的事情,结果变成了大规模械斗,死伤数十!而且,对方还死了一个乡宰,彻底把事情闹大了。

    晋国律法规定,先乱者斩!

    意思就是说,双方有争斗的话,谁先动手的斩谁!

    对方一口咬定是智朗纵容手下所为,还拒不承认偷割庄稼。智瑶也不含糊,直接宣称是智朗挑衅,要斩了他。

    谁都看得出来,这惩罚重的离谱了。

    智朗是谁?有五千户邑的大贵族,因为一场械斗就要斩了?这可是春秋!

    而且,晋国每年的械斗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惩罚顶多是削邑。

    说到底,那只是借口,根本原因就一个:智瑶想借机除掉智朗。

    按理说,智朗没什么靠山,不该成为智瑶眼中钉才对。可问题是,智朗实在太能干了,已经威胁到了智瑶儿子的继承人地位。

    智朗知道智氏要覆灭,他当然不想随着倒霉,所以早早的开始布局。

    鼓励工商,发展教育农耕。这些年治理下来,智朗的封邑薪地,也从最普通的一块地方,一跃成为了晋国最富裕的地区,年年上缴的税赋都远超别地。

    智朗的惊艳表现,震撼了智氏内部。很顺理成章的,一股相当大的声音开始出现,要智瑶把智朗定为智氏继承人。而且晋国几大卿族因为斗争太厉害,立贤的情况并不罕见,像赵氏,嫡长子继承制如同虚设。

    直到这时,智朗才意识到了麻烦。

    智瑶为人专断,又自负的厉害,怎么可能让他这个侄子夺去光芒?

    可惜,还没等智朗应对,就有了如今之事。

    今天,智朗就是在这等待宗族公议结果的。

    屋里的争吵声中,智瑶的声音越来越高,智朗的心也随之不断下沉。

    智瑶的威势太大了,又是晋国执政,就算族中众人反对,恐怕也是无用。

    智朗脸色慢慢变得苍白。

    生死之事,不怕是假的。

    除了担心,他心里更多的还是不甘!

    在这个文明初开的时代,他满腹的才能用了还不到百分之一啊!事业刚刚开启,这就要没了?

    花了那么大力气,日夜操心封邑里的事务,结果反倒得了这个恶果。

    谁能甘心?!

    正想着,屋里的争辩声突然停了,接着就是可怕的寂静。

    几个老头陆续走出来。大热的天气,他们却都穿着深衣。这毕竟在宗庙,穿着打扮不敢不敬,即使再热也得忍着。

    最后,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也走出了屋子。只见他穿着墨色深衣,头发花白,但精神状态却与中年人无异,并不好确定年纪。

    他就是智瑶了。

    几人站在门口,低头看着台阶下的智朗,面色各异。

    “宗主!如何了?”智朗抬头看向智瑶,声音有些沙哑。

    “明日日中,就在宗庙,你在祖先面前自裁吧!”智瑶沉声说道。

    其他人都是一脸惋惜,显然不可更改了。

    智朗的头低了下来,手扶着地,脑袋里一片空白。

    完了!

    ……

    日失之时,阳光稍稍收了些热量,但依然燥热难耐。

    晒得滚烫的大路上,一辆华丽的文车正匆匆赶路,向着智邑的方向。

    到了智邑,车驾又直奔智氏宗庙而去。

    到了地方,一个老头下了车,疾步往里走。

    “瑶!瑶!”一边走,老头一边喊着。

    很快有人过来拦着,却被他一把推开。

    穿过两重门,又走了一段,在一个凉亭边,老头终于看到了独自坐那喝酒的智瑶。

    “果!”看到那老头,智瑶并不意外,显然提前得到了消息。

    “你要杀智朗?”智果走过去,问道。

    智瑶哼了一声,说道:“这是我智氏之事,你来做什么?你不是脱离智氏,自立辅氏了吗?”

    智果原本是智瑶的叔叔,多年前,智宣子想把智瑶立为继承人,遭到智果极力反对。

    等智瑶继位,智果干脆找到晋国太史,脱离智氏,自立辅氏。

    智果走到跟前,一把扫落桌上酒具,怒视着他:“我就知道,智氏必灭在你手中!原以为你还有些可取之处,如今才知,你竟是个嫉贤妒能之徒!这智氏是你智瑶的?你儿子重要,还是智氏宗族为重?”

    智瑶嚯的站起来,迫近几步,大声说道:“自然智氏宗族为重。若我智氏能绵延万年,就算我智瑶父子尽数覆灭也无不可!”

    “那你为何还要杀智朗?”

    “自然是为了智氏。”

    智瑶冷哼一声,接着说道:“我知道智朗有大志,所图不小!可他不是继任者。我若放任他成长,等他强大起来,邯郸赵氏之乱就是前例!到时纷争必起,智氏覆灭不远矣!”

    “荒谬,荒谬!”

    智果气的胡子颤抖着,原地走来走去,说道:“前人之路,后人效之!若今后都跟你学,智氏还能长久?”

    智瑶沉声道:“我自有打算。”

    智果枯瘦的手拍了拍桌子,砰砰直响,说道:“晋国四卿之争如此激烈,你已年近半百,总要找个继任者,为何不能立智朗?”

    话声刚落,空气好像抽空了一般,又是可怕的寂静。

    智瑶盯着他,阴沉沉的说道:“你也认为该立他为继承者?”

    智果目光一怔,但随即寸步不让道:“有何不可?难道立你那几个蠢笨儿子吗?”

    智瑶手紧紧扶着亭柱,沉默了好一会,终于说道:“我已经有了打算,只要灭了赵氏,压服韩魏,智氏至少可安心数十年。到那时,中人之姿也可保智氏无忧。”

    “你要灭赵?”

    智果震惊的看着他,颤声说道:“兵戎乃大事也,生死一念之间。你如此急切,要出大乱子的!灭赵……,若败了,又该如何?”

    智瑶猛地转过脸,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无数次历险而归,每战必胜!岂会失败?”

    “万一败了呢?智瑶,为智氏留条后路吧!”

    说到这,智果已经是浑身战栗。

    智瑶紧咬着牙,目光微微低垂。

    但很快,他又抬起头,冷冷的说道:“我意已决,你无需多言。若智朗在,智氏今后难以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