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七十八章 发展合作
    韩盖天是一个不错的警示,一招将其打死后,余杭其他帮派瞬间老老实实的。

    净德本来以为净莲寺只能占据余杭一半的盐货,但是其他帮派十分给周奇面子,主动退出余杭,净莲寺只好全部占据余杭郡。

    只是净莲寺人手还有些短缺,无论是文僧还是武僧。

    不仅是人手,连兵器都有些不够;周奇喊住云玉真,就是想从巨鲸帮那里入手一些兵甲。

    巨鲸帮几乎什么生意都沾,兵甲生意虽然不如东溟派,但是暂时也能满足净莲寺所需了。

    余杭郡临海,是一个制盐大郡,加上周奇给了盐户希望,一户之家只要勤劳一些,一个月能挣得上千个大钱。

    盐户们纷纷把净莲寺视为大恩人,在净莲寺在余杭沿海县建立分寺的时候,有不少盐户虽然家中无资,但还是会去上一炷香,求周奇这个主持保佑他们。

    周奇也来过盐村几次,不过记得后世对于海盐是以晒、磨、煮为主,这样产盐量大,而且比较省人力;但是大业年间海盐还是以煎煮成盐,要人不停地添火盯着,产盐量还少。

    所以周奇提了一句,但是在两旬之后,盐村还真把晒盐之法琢磨出来了;他们现在家家在海边挖了好多盐坑,在坑中储存海水以晒出粗盐结晶,家中还兼着煎煮出盐。

    这产盐量一下子多了许多,让净德和尚是有喜有悲。

    净莲寺目前仅在余杭郡售盐,而且为了防止世家大户倒卖囤盐,净莲寺对低价盐限售,每人最多不得买半斗,大户人家要是买盐,斤盐七十钱。

    平民之家一次买上几斤便足够吃上许久了,盐村一下子让产量又多了不少,照这样下去,等余杭郡平民不缺食盐后,净莲寺就要运盐外销了。

    但是净莲寺在余杭郡内售盐,已经很勉强了,寺内僧人不够,根本无法北上销盐。

    不过周奇的名声但是传了出去,一招杀死海沙帮龙王,两招将海沙帮高层杀完,剩余几个舵主互相争抢上位,若不是宇文阀派人,恐怕海沙帮就分崩离析了。

    名声大噪,引得北方不少势力的注意,尤其净莲寺还占据了一郡盐货,更让人心动,只是摄于周奇的实力,不敢用强,但是也有不少人找上门来,寻求合作。

    “武施主,这边坐。”

    净德满脸笑容将一位身形魁梧面相富贵的中年人请入屋内,随后为其奉上茶点。

    来人是并州人士,姓武名士彟,身兼鹰扬府队正;虽然身领军中将职,但是净德感觉武士彟更像商人。

    那是一种同类之间的惺惺相惜,在净莲寺内,就属净德热衷于理钱管货,做一些行商之举。

    “净莲寺不愧为佛门名寺,在下初来,便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佛性,让在下心性都平缓了不少。”

    武士彟喝了一口茶后,笑着恭维说道;他这一番倒是让净德心中起敬,能面不改色的拍如此马匹,此人能力绝对不差。

    净莲寺十年前不过二三十人的小寺,在武士彟口中好像变成了净念禅宗一般。

    净德连忙摆手笑道:“武施主过誉了,此番来净莲寺,武施主可有事相商?”

    说道正事,武士彟也面色一正,稍微挺了下身子,开口问道:“净德大师,在下听闻余杭的盐货趋于饱和却苦于外销,若净莲寺愿意,在下愿为净莲寺解忧。”

    净德当然不肯承认,摇头说道:“武施主哪里听来的,余杭本地的大户人家天天求盐,贫僧还在和主持商议此事。”

    “净德大师,那些人肯定毫无诚心,而且没几个能将盐货运往北方。”武士彟正了正脸色继续说道:“在下有门路,亦有诚心,相信贵寺和本人合作,才是最好的结果,换了其他人等,肯定处心积虑的想从贵寺身上啃一块肉。”

    “诚心何在?”

    “斗盐百二十钱,有多少收多少。”

    海沙帮原来卖给其他势力盐货的价格是斗盐七十钱,武士彟将价钱翻了将近一倍,可见诚心....但是净德却摇摇头,缓缓开口道

    “还不够!”

    武士彟面色不变,语气豪放的说道:“那请净德师傅开口。”

    “净莲寺需要不少东西,若武施主能帮忙解决,余杭的盐货,对武施主仅要斗盐八十钱。”

    “敢问是何物?”

    “粮草,兵甲,还有人!”

    “人!?”武士彟面露疑色,有些不解净德所言何意。

    “听闻武施主为鹰扬府队正,想必肯定知道此时已经有许多府兵生存艰难,家中贫困。”

    大隋府兵制本来不错,但是炀帝出征频繁,二征高丽还没多久,就要准备三征高丽;那些府兵家中田地少人生产,又要自备粮食打仗,到了大业九年,府兵制早已日趋败坏。

    “确实如此,不知净德大师问此...”武士彟心中有些猜测,想到净莲寺近日来种种行为,便感到吃惊不小。

    “本寺向招募一些府兵之户当佃农,要是武施主答应,那从此以后,余杭的盐货,只认武施主一人。”

    嘶!

    武士彟听到颇为心中,不过想到净德所提的条件,又颇感麻烦;府兵制虽日益衰败,但他要是大规模的帮其迁户,被人发现了肯定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但是能接手一郡盐货,要知道此时盐货几乎被南方的世家门阀垄断;要是他武士彟能将盐货运往西北,翻上百倍也不是没可能。

    见武士彟十分纠结,净德又许了一诺:“此事成了,以后武施主便是净莲寺的朋友;江湖上其他门派敢为难你,怕是本寺主持也不会坐视不管。”

    武士彟想到江湖上传闻一招击毙海沙帮龙王、逼三大帮派退余杭的净莲寺主持,心中的天秤瞬间倾斜。

    ..............................

    送走武士彟后,净德连忙来到后寺主持院向周奇汇报,武士彟来净莲寺后净德便告诉了周奇,刚才种种要求,皆是周奇所提,净德转述罢了。

    武士彟能力不错,此时和他合作,对净莲寺好处颇多;而且武士彟对于治理一地也颇为擅长,要是能收服此人,周奇日后也不至于起事后于内政抓瞎。

    在余杭郡内,净莲寺的名声是越来越大,常行善举,处事公正;许多平民遇上麻烦后完全不求助官府,而是来净莲寺请求判决。

    前些时日余杭郡官府强抓平民应征骁果,不少平民找上净莲寺,恳求躲避;余杭郡官府得知,却不敢上门,只好另想他法。

    .......................

    转眼一过,已经来到了大业十年。

    炀帝三征高丽,全国乱像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