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七十六章 ‘龙王’韩盖天
    余杭郡盐货出事,惹得数个大派齐同派人前来,周奇不止断了海沙帮在余杭的盐根,连水龙帮,巨鲸帮他也没放过。

    只是双枪闯将凌志高被一掌打废,净莲寺的实力让这些帮派主事又有些止步。

    凌志高实力不弱,跟随韩盖天走南闯北,经历不少厮杀;却在余杭被人一招打废,听说凌志高全力逃跑,都没逃掉。

    余杭城内,海沙帮韩盖天、尤贵,巨鲸帮云玉真和一干手下,宋阀的宋师道和其族叔宋鲁。

    本来宋阀不缺余杭这点海盐,他们在岭南产盐无数,每年光运往北方的盐船就有数趟;水龙帮在余杭盐货也占不了大头,只是宋师道刚好途经余杭,听闻了此事,所以留下来看个热闹。

    能一掌打废凌志高,想来肯定是佛门有名的高手,若是有机会,宋师道还想和其结交一番;他们宋阀盐货不缺,要是能结交一位高手,就算放弃了余杭的盐货,那也不算什么。

    “众位,此事虽说和我海沙帮干系不小,但是那净莲寺所作所为,也需各位警惕。”

    韩盖天脸色有些阴郁的大声说道,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视线。

    “这帮和尚虽然只抢了余杭一半的盐村,但是却以钱收盐,斗盐十钱,而且大肆宣扬;其余盐村听闻无不心动,要不是手下看护出力,怕是有不少盐户已经投奔那净莲寺了。”

    韩盖天环视了一圈,肃声继续说道

    “就算如此,今日产盐也少了许多;在下令人搜查,却从盐户家中搜出不少藏盐,想来这帮泥腿子想着和净莲寺换钱。”

    此举说毒不毒,却是正大光明的掘他们在余杭的根;这事一传开,引得无数盐户纷纷向往,投奔不成就偷偷藏盐,就算杀了几个示威也难以止住这般风气。

    “韩帮主,就算如此,在余杭这地界海沙帮才是大头,我们不过跟着韩帮主后面喝汤,对付净莲寺一事,还轮不到我们吧。”

    云玉真展颜笑道,声音如银铃一般,轻佻的样子看上去毫不在意盐户一事,相比巨鲸帮在余杭的盐货生意,云玉真更想看到韩盖天吃瘪。

    “云帮主所言在理。”宋师道轻声说道:“俗话说吃多少饭使多少力,余杭的盐货海沙帮独占鳌头,就算处理此事,也需韩帮主带头才是。”

    “你们...”

    韩盖天闻言心中怒火升起,拳头紧握,差点将手中的实木椅攥坏。

    这帮人就等着看他笑话,韩盖天哪里不知道;这些年他背靠宇文阀,几乎包揽了运河的盐货生意,除了宋阀每年能走几趟外,其余的帮派只能看他们海沙帮吃肉。

    现在海沙帮出事,这些人就算自己受损,也要在一旁看笑话。

    云玉真继续说道:“要是韩帮主能指点运河贩盐一事,那么小女子说不定也能想些办法,为韩帮主出力...”

    “运河之事乃是朝廷决断,和韩某有什么关系。”韩盖天冷声说道,话语中的意思明了。

    就在韩盖天还准备说些什么,门外突然跑进来一个海沙帮成员,进屋后直接对韩盖天说道

    “帮主,有几个净莲寺的和尚,直冲这里走来。”

    砰!

    韩盖天拍桌立起,声带怒色的说道:“好嚣张,真以为韩某久不出江湖,掌力便弱乎?”

    韩盖天发怒之下,立刻将海沙帮的人集结起来;足有上百人,全都是好手。

    ................

    “主持,最近从盐户手中收了不少盐,就等分寺和各县售盐的商铺到手,便能立刻回一大笔财。”

    净德咧嘴笑道,在斗盐十钱的刺激下,盐户们好像发疯了一般,日以夜继的煎煮海盐;若非主持下令让其适度,盐户们交上的盐肯定更多。

    “一分盐换一分钱,不可欺诈盐户。”

    “主持放心,贫僧亲自盯着,谁敢下手,就用戒棍打断他的手脚。”净德拍胸脯保证到,现在那些盐户在他心中地位不小,十几个盐村,短短一旬的时间,便上交了数百石盐货。

    只要转手一卖,就是几十万钱,几百贯!

    当真暴利,这才一旬的时间,所转的钱财几乎是净莲寺几个月的收入。

    有了这档稳定的财源在手,净德再也不会因为招收武僧佃农,就去周奇耳边絮叨了。

    净莲寺再次招收武僧,仅仅从寺内名下的佃农中,就收到不少武僧弟子;净莲寺众僧知道主持对此事比较上心,所以没人敢糊弄了事。

    加上寺内也安排了几个武僧教头,就算周奇不在,也有人训练入门武僧武艺。

    ‘还是太慢,不过目前也只能这样了;隋朝实力尚余,太过招人耳目,容易让朝廷的视线放到他身上。’

    周奇心想到,目前他还有个佛门的身份,所做的事情可以归置为‘江湖事’;但是等他招收武僧数千甚至过万时,对隋朝就是一件难以容忍的事情了。

    此番周奇出行,也是他在余杭安排的人看到了韩盖天的到来,所以周奇主动下手,省的一帮人乌央乌央的跑来净莲寺,破坏了田里的收成。

    目前富阳周围近十万亩的田产,都在净莲寺的名下;周围数百里没有一家能在土地数量上,超过净莲寺。

    加上净莲寺乐善好施,在富阳周围的名声比官府好使数倍;现在周奇拉起反旗,就能聚兵数万。

    不过周奇暂时不会这么做,他要积蓄实力,将净莲寺的名声传遍江南,同时招纳武僧数万,等隋朝一乱,才是净莲寺发力的时候。

    净德指向前方,面露惊讶道:“主持,前面便是韩盖天落脚之地,咦,门口聚众近百,看来他们发现咱们了。”

    待双方临近撞面后,周奇发现对方人员颇杂,而且不似一路人。

    领头正中间的估摸着就是‘龙王’韩盖天,岁入中年却霸气不减;不过这个龙王名号在周奇看来纯属瞎扯,韩盖天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命数,就敢自称龙王,周奇要是照韩盖天这般,不得自称佛祖?

    至于旁边几人,女的风情万种,眼神似绽开的玫瑰一般,盯着周奇;那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的青年也是上下打量周奇,青年旁边还有一拄拐之人,双目精光乍显,功力不低。

    “你就是韩盖天?贫僧给你传的话,看来未曾被你记在心上啊!”

    周奇扫视了一圈,未发现一个像样的高手,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他现在既不想被朝廷发觉,又想和宇文阀的高手交手一番;但是韩盖天这老货,竟然没把他主人带来,当真让周奇略感不痛快。

    韩盖天闻言,心中怒火升起,他好歹也是混江湖已久的老前辈,今日却当众被这么一个年轻和尚喝问,若他不动手擒下这和尚,海沙帮龙王的面子何在?

    于是韩盖天杀意外露,当即大喊喝骂道

    “你这泼僧,强横霸道,不知江湖规矩,无故出手伤人还抢夺他人财物,今日老子便代替佛祖教训你这妖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