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七十五章 赚钱之路
    “阁下可是净莲寺主持,在下海沙帮护法凌志高,你我两派往日无怨,近日...”

    “哪那么多废话!”

    没等凌志高一套江湖话说完,周奇便不耐烦的打断到,他最烦的就是这种虚假的场面话,半点作用都没有。

    “回去告诉韩盖天,余杭的盐货,净莲寺要占一半;不服气的尽管来富阳寻贫僧,另外,要是韩盖天不想死的话,就把宇文阀的高手也喊上。”

    凌志高闻言后面色一变,连忙开口道:“阁下太霸道了,余杭盐货是我帮多年发展的心血,阁下一句话便抢走一半,未免太过分了。”

    周奇嗤笑一声,说道:“半斗粟换一斗盐,你海沙帮还有脸说别人霸道?”

    把人当牲口一样压榨,周奇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每逢乱世,便是礼崩乐坏,人吃人最严重的时候。

    想起盐户那悲惨的样子,周奇便懒得和凌志高再浪费口舌。

    心中杀念一起,周奇的气势一动,连周围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不少,让此地的人感觉一下子置身于凛冬之时。

    ‘这和尚要动手!’

    凌志高心中闪过这个念头,随后凶性一起,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手,于是大声喊道

    “全给我上,杀了这和尚!”

    可是话刚喊完,趁周围帮众冲上前时,凌志高却直接扭身而逃;原来他早知自己不是周奇的对手,所以煽动下属为自己逃脱争取时间。

    “你能逃到哪去!”

    凌志高刚刚临近窗边,耳边便传来这道声音;随后只感觉背后劲风呼啸,汗毛直立,无比危险。

    “啊!”

    凌志高嘶吼一声,面上充满不甘之色,立刻转身,双掌运功,反拍而去。

    但是隔空临身那道掌劲有一丈大小,而且卷起呼啸劲风,威猛霸道;凌志高逃跑不成仓促之间反手,哪里能抵抗的了。

    嘭!

    木窗破碎,凌志高瘫软的身体随着破窗碎片一同飞到墙外,噗通一声落地后,没发出半点声响,也不知是生是死。

    周奇扫视海沙帮余下之人,被周奇视线扫过的人,无不战憟后退,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凌志高。

    “记得把话传给凌志高,贫僧就在富阳等他。”

    周奇冷声说道,海沙帮谭勇见帮众都隐晦的看向他,不由心中暗骂,出列讨好的笑道:“大师放心,在下一定转达。”

    得到答复后,周奇便离开余杭返回富阳了。

    他要在净莲寺等海沙帮的人上门,周奇心中最希望的是宇文阀的人前来,最好是宇文化及或者是宇文成都;宇文化及身为宇文阀的家主,亲身来余杭的可能不大。

    倒是宇文成都还有那么一点希望,如果宇文阀很重视余杭盐货的话。

    宇文成都成名已久,被炀帝封为‘天下第一横勇无敌’;无论是战场还是江湖中,都无一人是宇文成都的对手。

    当然,佛门和魔门真正的高手,如阴后邪帝等人,都没有和宇文成都交过手,但是据传其武器凤翅镏金镋重四百斤,而宇文成都可以狂舞三天力气不绝,实为宇文阀第一高手。

    周奇自晋升先天之后,龙象般若功和金刚不坏神功圆满,但是周身气血还是每时每刻都在壮大。

    若单轮力气而言,周奇的力气早已超过万斤,现在全力爆发,怕是两千钧之力都有。

    而且以周奇行走坐卧之时都要练功的习惯,虽然龙象般若功修至十三层圆满,但是气血和劲力还是在无时无刻的增强。

    周奇强大的肉身气血直接反哺心神,在入夜观想蕴神时;周奇的识海中逐渐在明王神像周围出现真龙神像护法,如同周奇的八部众一般,护卫在神像周围。

    “还是需要一柄上好的武器...”

    以周奇的神力,千斤的武器都不为过;但是隋末锻造水平一般,真要是锻造出千斤重的武器,不知道得有多大。

    而且拿上那种武器,周奇就与骑马无缘了。

    回到净莲寺后,周奇唤来众僧,和他们说起了余杭沿海制盐村一事。

    等他将海沙帮的人打退之后,便可以在余杭沿海建设分寺,管理收盐贩卖的事情。

    虽说事还没成,但是不少僧众对周奇的实力无比信服,相信以主持的实力,收拾一个海沙帮绝对可以。

    众僧对周奇的信心如此之大,还是周奇突破先天之时那一声传遍十里的长啸,当时寺内的僧众无不晕滞,随后四下打听,连十里外的人,都听到净莲寺传来的啸声。

    净莲寺原来的僧人才对周奇的实力无比震惊,私下里再也不敢对周奇这个主持议论。

    净德面露喜色的持礼问道:“主持,收盐贩盐之细,具体该如何行事?”

    若真能分得余杭半郡之盐货,那净莲寺再也不用为钱粮发愁了;就连主持所说招两千武僧之事,净德也不再愁眉苦脸。

    在隋朝,盐之利,当属第一。

    隋朝如今乱像四起的局面,和开放私盐有很大的关系;但凡起兵造反的,有七成靠贩盐积蓄的钱粮。

    周奇思索下,随后说道:“十钱收,十钱卖吧。”

    斗盐十钱收,斤盐十钱卖!

    周奇最初答应的斗盐五钱,就足以让那些盐户高兴不已;但是想到盐户那贫穷的样子,周奇脱口时还是给涨了一倍。

    从盐户手中斗盐十钱收,被其他盐商听到后肯定要笑净莲寺的人没脑子。

    而且斤盐十钱也太过贱价了,就算是在产盐大郡的余杭,品相不好的粗盐都要斤盐百钱,周奇这般贱卖盐货,无疑是和其他盐贩过意不去。

    “主持,是不是卖的太便宜了?这样其他盐商...”

    净德和尚小心的问道,他不反对斗盐十钱;主持心善,喜欢施民与惠,净莲寺所有的僧众都知道。

    但是卖价如此之低,肯定会被众盐商群起而攻之啊。

    前些年大旱,有个粮商为了处理手上快要霉坏的粮草,价格比其他大户世家所售的粮草便宜了三成,引得众多平民前去购买,短短数日,那粮商手中快要霉坏的粮草便销售一空。

    虽然让他赚了不少,但是三日后,此人便横死在家中。

    周奇大手一挥,霸气的说道:“无妨,就说是盐价乃是佛祖授意;哪个盐商敢有意见,贫僧亲自送他去询问佛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