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五十九章 来客
    漕运分季,此时正是乌江水涨运船之时,每日往来的货船逐日增加。

    若是没有足够的人力,那乌江码头一日内就会被堵死。

    所以没到这个时候,就需要大量的人手;而这个时候,本地大大小小的势力就是清苑县绕不过的坎。

    想要人手去乌江码头,朝廷只管出钱就足够了,剩下的他们来解决。

    要是清苑县准备自己招募人手,那本地无数大小势力就会暗中破坏漕运。

    周奇带着赵单和张百牛来到县衙后,这里已经到了很多人;见到周奇后,不少人上前笑脸相迎,想在周奇面前留下个好印象。

    “周堂主,神交已久,今日总算能得偿一见,当真幸会。”

    在周奇走进县衙大堂内,迎面走来一位儒雅中年人,对周奇说道;此人身后还跟着一魁梧的壮汉,周奇一眼便看出此人实力不弱,要比牛虎和徐虎二人强上不少。

    怕周奇不认识,赵单立刻凑到周奇身边低声说道:“堂主,此人便是南城李家的族长。”

    原来是此人!

    周奇凝目的想到,他本来因为周云的事情想打上李家,但是没料到此人在知道周云的事情后,立刻将人送了回来,还把管事送上门让周奇出气,如此做法当真是精明无比。

    “李家主。”

    周奇点点头算做回应,随后便不再言语,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去。

    李家的两人见周奇这般无力,也没生气,反而点头笑道,随后也同周奇一样,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待县令来商议事情。

    过了半响,直到周奇脸上生出不耐之色,清苑县县令才姗姗来迟。

    清源县令姓王,据说和乌江郡郡尉有些关系。

    “本官来迟片刻,累的诸位久候,当真罪过。”

    王县令虽然嘴上如此说道,但是脸上毫无抱歉之意;在他说完话之后,一众人皆摆手说‘不敢不敢’

    除了闭目养神的周奇和端茶轻抿的李家家主外,见到这两人的态度,王县令得意的脸色不由闪过一丝阴鹫。

    随后王县令端坐主位之后,便直奔正题的说道:“各位来此应当知道所为何事,那本官便不再废话了;今年情况特殊,所以漕银要减少一些...”

    王县令话还没说完,底下的人听到这话后便纷纷诉苦道

    “怎么还要减少?王大人,底下的伙计快没饭吃了。”

    “是啊是啊,王大人,在减少还不如不干。”

    嘭!

    王县令猛地拍了下桌子,让喧嚷的众人安静了下来。

    待无人吵闹后,他才继续开口说道:“本官知道你们的苦衷,所以已经尽力为各位谋利了;和去岁相比,这次的漕银仅减少一成。”

    听到仅仅减少一成,众人心中盘算了一番,觉得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便不再嚷嚷哭穷;毕竟王县令代表朝廷,真的和其对着干也不是个办法。

    “李兄,今年李家和去年一样。”

    李家主面色一怔,心想到姓王的刚刚说要减少一成,到了他们李家又不减了,这是给他好处?

    没等李家主开口,王县令便转头对周奇说道:“周堂主,贵帮要出六千人,漕银比去年要少半成。”

    周奇听到后偏头看向赵单,他不清楚这件事,而去年的漕运赵单也接触不少,般若堂中没人比他了解的更多。

    赵单心中默算了一下,随后冲王县令抱拳问道:“王大人,般若堂可得漕银多少?”

    王县令深处一根手指,向赵单示意了一下。

    “一万两!?”

    赵单气得轻笑了一声,随后俯身在周奇耳边低声说道:“堂主,去年光血牛帮就有一万三千余辆所得,加上其附庸帮众便有将近一万八千里两,而且北城帮派总共才出了将近五千人.....”

    周奇听完,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姓王的摆明了在针对般若堂。

    “依你之见,般若堂出多少人?拿多少钱才算合适?”

    周奇直接开口问道,不过他问的不是姓王的县令,而是身后的赵单。

    而且周奇开口说话时丝毫没有掩饰,几乎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赵单听到周奇询问,心中估算了一下后开口道:“人数减至四千,漕银至少要五万两。”

    周奇闻言后点点头,随后直接对那姓王的说道:“四千人,漕银六万两。”

    说完,周奇便起身向外走去,不准备在这里耗费时间。

    王县令听到周奇的话起初一怔,随后愤怒的起身对周奇喝骂到:“姓周的,你好大的狗胆,这可是朝廷....”

    嘭!

    一道掌劲隔空袭来,打的王县令断臂倒飞,在空中喷出一大口鲜血,随后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嘶!

    众人纷纷吸了一口凉气,被周奇的胆大所震慑到。

    虽说一个县令没什么了不起,但那也分人看;王县令的背景可是掌管一地军士的郡尉,而且听闻乌江郡尉武功深不可测,非常厉害。

    就算如此,那周奇竟然敢直接下狠手,当真是一个疯汉。

    “县丞呢?”

    见周奇发问,那李家家主连忙抱拳答到:“周堂主放心,县丞正是舍弟,周堂主的要求舍弟一定转告。”

    随后,周奇等人离开后,县衙内众人才松下一口气;和这等人在一起,连小命都感觉不是自己能掌控的。

    “怎么样?”李家主问到

    李老三面色稍显凝重的说道:“当真厉害,隔空掌劲凝而不散,那姓王的右臂骨骼被掌劲全部打碎,肩膀却丝毫不伤;这般控制力,实乃我生平所见...”

    “呵,也是活该。”李家家主嗤笑一声,说道:“那个蠢蛋还想拉我们下水,当真活该;当了几年土霸主,就不知道世事变化。”

    说到这里,李家家主拍了拍李老三的肩膀,继续说道:“回去吧,贵客快要临门了,到时候你别惹到人家,否则李家顷刻之间便会灭门。”

    ..................

    般若堂大门前,一位面容神秀,超尘脱俗的年轻和尚停留于此。

    几个守门的般若堂成员见这和尚站在他们堂口前,便上前询问道:“和尚,你有什么事?”

    那年轻和尚双手合佛礼,慢声开口说道:“阿弥陀佛,小僧有事向贵帮帮主求助,还请通传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