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四十五章 战事结束
    “杀!”

    张士游满脸杀气的怒吼道,周身刀气纵横,大刀一挥,便有数个鞑子头颅飞起;他杀人虽然没有周奇那般暴力,但是抡起效率,却一点也不差。

    三千重甲士卒,战至现在已经将鞑子骑兵全部杀散,遍地鞑子和战马的尸体,剩余的鞑子,勒回战马便四散逃命。

    完全溃败了,近万鞑子最后只逃走了一千余人,而三千重甲士卒只伤亡了一百多人。

    自大周立国以来,怕是只有以武起家的周太祖能有如此战绩。

    见鞑子四散逃命后,张士游纵身一跃,坐到一匹战马上,向远处看去;发展周奇快要杀穿鞑子大军,逼进奴赤尔阵地了。

    见此,张士游不敢缓下步伐,连忙大声喊道:“继续冲杀,活捉奴赤尔老贼!”

    说完,张士游策马奔去,冲进鞑子大军便左右砍杀,一时间,冲散了两层鞑子防线。

    之后,三千重甲士卒也跟了上来,犹如洪流冲过泥墙,瞬间便砍杀了一片鞑子;这些士卒身披三甲,鞑子一刀砍下,连第三层兵甲都无损。

    鞑子大军直接被夹在中间,前有猛虎,后有群狼。

    鞑子大军中的将领连忙指挥,拼命嘶喊,只不过无甚大用,鞑子战士胆气已丧。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战事经验丰富之人一眼便能看出,鞑子虽然还有十多万大军,但是军心无胆气丧,败势已经明显。

    除非鞑子大军立刻斩杀周奇,这样还能挽回士气,只不过这太难了。

    不少鞑子将领看出周奇就是这数千周人精神支柱,驱赶着士兵上前,想要斩杀周奇。

    但是来一人杀一人,来十人杀十人,那蛮僧好像一尊永远不知疲惫的杀神,不管他们驱使多少勇士上前,总是被直接打杀。

    最后鞑子大军畏不上前,周奇反而冲上前去追着鞑子杀。

    杀到现在,死在周奇手中的鞑子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一路杀过来,横尸片野,周奇身上的杀气仿佛凝成实质,鞑子看周奇一眼,便觉得手脚发软,畏缩不肯上前。

    这便是气势,周奇识海当中,一尊金刚夜叉明王之像已然凝成,此神像煞气滔天,凶势摄人,和周奇恍然为一体,外人见周奇之相仿佛直视金刚夜叉明王像。

    另一尊握智拳印神像还为修成,反而这尊金刚夜叉明王像被周奇借助战场杀气凝成。

    就算鞑子将领在后面抽打吼骂,下面的士卒也不敢上前。

    他们可杀人,亦可杀狼杀虎,但是面对一尊杀神,却是万万不敢上前了。

    周奇一人追杀了鞑子大军片刻,犹如猛虎入羊群,所过之处,无人不逃生。

    只不过周奇杀着杀着,猛然醒悟了过来;他杀这些普通士卒有什么用,应当去追奴赤尔才是。

    随后周奇环视一周,发展奴赤尔的大旗向南方逃去,原来这家伙见大军不能阻挡周奇这凶人,便立刻率亲军逃走。

    周奇当然不肯罢休,他脚下一挑,拿上一柄朴刀便向奴赤尔逃走的方向追去,路上碰上落后的鞑子,皆被周奇顺手打杀。

    向南追了不久,周奇发觉前面一阵打杀之声传来,不由加快了脚下的功夫。

    待靠近之后,周奇看到奴赤尔和他的两千亲兵被数千人团团围住打杀,而且还有上百武林高手快速的收割奴赤尔亲军的性命。

    让周奇惊喜的是,他竟然看到了般若堂的师兄们。

    十八位师兄组成的罗汉阵杀得鞑子人仰马翻,更兼攻防一体,每次必定是九人进攻九人防守,同时又分成三三之阵,威力颇为不俗。

    武当元化道长剑舞如莲,长剑挥洒出道道剑气,剑光所过之处,必有数个鞑子丧命。

    其他江湖好手也是奋力冲杀,虽然奴赤尔的亲军实力不错,但是在这等江湖高手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数千鞑子在江湖高手的冲阵下,没过一会,便被冲散。

    郭鼎在后方激动的提起装饰用的剑就要往前冲,他看见了奴赤尔老贼和一众女金族贵族,若是能抓到这些人,那辽河道可复。

    大局已定,鞑子已经没有胜局了。

    周奇见状,也不去抢活捉奴赤尔的大功,他转身返回北边的战场,那里还有十多万鞑子。

    北边战场上,在周奇离开后,剩余的鞑子将领勉强收拢士卒,想要向北方突围离去;但是被张士游带领着重甲士卒思思拦住,无论鞑子如何拼杀,就是无法突过那堪称钢铁壁垒的重甲阵势。

    周奇去而复返,再次出现在战场上时,顿时让鞑子失去了厮杀的动力,距离周奇近的鞑子,纷纷丢下武器四处逃命。

    周奇拿着朴刀便冲进鞑子大军中,向穿着异于普通士卒的鞑子将领冲去,一路上拦在他身前的鞑子全部被斩成两段。

    见周奇这杀神冲过来,鞑子将领也不敢再收拢士兵,纷纷弃甲逃命。

    此战之后,鞑子伤亡四万有余,俘虏六万,逃走的鞑子不足六万;更重要的是,奴赤尔等一干鞑子贵族将领被郭鼎率兵擒获,可谓大胜!

    收获兵甲战马无数,其中大部分兵甲是大周工匠的手艺,细看之下,竟然比雍定关守军所用,都要好上几分。

    三千重甲士卒伤亡两成左右,和周奇一起的江湖好手没有伤亡,仅有数个重伤,不过命保下来了。

    北境十二关直接收服五道关口,想来剩余七道关口的鞑子亦早已撤离;这一仗几乎将鞑子的底蕴打没,百年之内,女金族只能龟缩在辽河道以东的山岭中休养生息,没能力在出来袭扰大周边疆了。

    郭鼎脸上喜意不掩,本来以为守卫雍定关是一件抵命正名的差事,但是没想到他有神人相助;不仅收复失土,还一举擒下了奴赤尔老贼和女金族诸多亲王贵族,将伪康朝廷一举拿下。

    这等泼天的功劳,竟然能让他郭鼎碰上,真是祖宗保佑!

    为此,郭鼎在返回雍定关时,还特意让周奇第一个进城门,他则错开到第二位,以示对周奇立下大功的尊敬。

    举城欢庆,除了梁渊所部;他们因为梁渊的胆小未能出关杀敌,现在什么功劳都没有,还得守城,看着郭鼎一部的军士开宴庆祝。

    梁渊只有面泛苦色,本以为来雍定关要经历苦守,没想到刚来战事便结束了,而且还错了一场大功,还被部下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