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四十章 喜讯连来
    龙象般若功第一层虽然不难,但是想要在几天内修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何况数千士卒中大部分没接触过武功,需要其他人指教才能修行龙象般若功。

    不过还好有几十位江湖好手在,这些人虽然没修炼果龙象般若功,但是第一层这等皆是搬运气血的简单诀窍,以这些至少打通了六条正经以上的武功好手,指点普通士卒却是足够了。

    至于缺甲少药,找鞑子拿便是;兵甲不好说,但是参药这类的,鞑子是富裕的很。

    辽河道临近东岭山脉,此地盛产山参老药,以往行商最爱来的地方便是辽河道;来到此地收购一些兽皮药材,返回南方能翻上几倍,只不过鞑子发展起来后对大周掠边,导致大周封锁边境,不过这样东岭山脉盛产的药材在大周更少见了。

    这些参药被鞑子拿着也是浪费,还不如让周奇拿去,练出三千重装士卒来送鞑子去见如来,也好过在人世间受苦。

    想到这里后周奇便立刻行动了起来,他先是召集一众武林同道和军中略通武艺的士卒,告诉了他们所有人全都要修行龙象般若功和重装兵士的计划。

    这些人听到后虽然惊讶这个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奇的话,还是很服从的听令。

    至于教其他士卒龙象般若功第一层,也不是什么难事,周奇传授一众武功高手一种内力刺激气血的诀窍,可以用内力打穴窍,来刺激气血运行,从而让人更快的修成龙象般若功第一层。

    虽说这样可能会消耗很多内力,但是有补气益血的药汤在,些许内力消耗不算什么。

    随后,周奇和一众江湖好手便开始传授军中士卒龙象般若功第一层;第一次传功挑选的全是身强体壮的精锐之士,这些人底子好,在内力的刺激下可以很快的入门,掌控气血搬运之妙。

    剩余的士卒被鞑子折磨已久,身子较弱,用药汤恢复一两日便可以开始修行龙象般若功。

    连同周奇在内,有三十多个武功好手,用内力帮一百多名军士敲打穴窍,加上药汤辅助;没过一会,这一百多名军士体内气血奔涌,随后按照功法所传,逐渐开始在体内搬运气血。

    第一批的士卒弟子不弱,所以很快的全都开始修行龙象般若功第一层,一旁还有周奇等一种江湖好手用内气帮他们刺激穴窍,更有药汤进补,是以这些人的修行速度极快。

    天资愚笨之人修炼龙象般若功第一层要一两年之久,但是这帮士卒在如此好的条件下,仅仅半个时辰便入门,随后没过半天,就开始自行搬运气血;照这般下去,怕是不到两天,第一批军中士卒便能修成第一层龙象般若功。

    除了耗费有些大之外,如此轻易的得到三千力大之士,也算赚大了。

    这期间,周奇不断的带人出去找鞑子掠夺,除了灭杀鞑子农庄外,周奇还又去了一趟阳关城,打杀存留在城中鞑子数千,带回来几十辆牛车物资。

    不过撤离时刚好撞到两千返回阳关城的鞑子骑兵,但是却被周奇一人破阵冲散,领头的鞑子将领更是被一禅杖敲死。

    这一战只有周奇一人冲杀,其余的人被周奇下令保护物资没有出手,而周奇心中更想的是用这两千鞑子骑兵来测量他的战力有多强。

    鞑子的骑兵队列被周奇来回冲杀,无一合之敌,就算是最为强大的鞑子勇士,在周奇面前也不过是一招丧命;在修炼龙象般若功之后,周奇的力气便真如同蛮兽一般强大,百斤的精钢禅杖在他手中又显得有些轻了。

    疯魔杖法劈挂横扫,数个鞑子骑兵连人带马横飞空中;鞑子携战马冲锋之势,到周奇面前,不是被一杖打碎就是被击飞到空中,砸到数米外的鞑子身上。

    厮杀整整持续了半个时辰,鞑子在此丧命超过一千多人之后,心中胆气尽丧,看向周奇如同在看到一个最可怕的魔鬼。

    剩余存活的数百鞑子,在那一个瞬间,不约而同的放弃冲杀,动作近乎一致的转身逃跑;仿佛后方有无比恐怖的猛兽一般,让他们不停的抽打马匹,恨不得下来扛着马跑。

    见鞑子心中胆气已丧,而且还分散逃离,周奇才停下追赶;叫人来收集有用之物,刚才他打杀鞑子时稍微注意了一下,很多人都是被他敲碎了脑袋,身上的兵甲尚且完好,收集回去,也好凑足重甲之数。

    而且还有上百匹能骑的战马,和一干有用之物。

    后方那些保护物资的士卒,看到周奇如此该是凶威之后,心中对周奇尊崇到了极致;哪怕现在周奇大喊着要杀进京城当皇帝,这些人也会振臂跟随,帮周奇制作龙椅缝制龙袍。

    在一次次的带头厮杀当中,不经意间周奇便将这三千士卒彻底收服,就连一种江湖好手都无比崇敬周奇,有些人已经暗自打算,等战事结束后回到大周,就去少林出家,那样才能时刻瞻仰到周奇雄伟之姿!

    .........................

    京城,朝会,几十位官员上朝议事,大周熙德皇帝杨文因为鞑子扣关一事既是愤怒又是担忧;怕郭鼎抵挡不住二十万鞑子大军,雍定关被攻破,他也不得不迁都逃窜。

    幸好,最近从雍定关传来了不少好消息,虽然城墙一度失守,但终究被郭鼎等守军顽强的夺了回来。

    今日,刚好在超会举行时从雍定关传来郭鼎的奏折,皇帝杨文阅过奏折后,惊喜的直接大喊一声好,顿时惊到了朝会上的大臣官员。

    他们心中极痒,迫切的想要知道奏折上写的什么,竟然能让皇帝如此惊喜。

    皇帝杨文看完后传阅众臣,脸上欣喜之色不掩;这些时日他是神思萎靡,郭鼎的喜报简直是一汪及时的清泉,让他精神大振。

    大学士孔寿待众臣阅完后,出列问道:“陛下,敢问此事确真?非臣不信,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那少林高僧..怎会有如此能力?”

    皇帝杨文听完后也微微皱眉,沉吟片刻后道:“郭鼎为人朕是清楚,不可能报假夸大;想来他如此上奏,应当是有了十足的把握。”

    众臣听闻后默默点头,郭鼎为官清廉高义,谎报战功这种事确实不像他做的。

    兵部尚书张塘站出来说道:“再过几日一观便知,若鞑子真退兵,就说明后方确实生变。”

    “正是如此,且在观察几日!”皇帝杨文点头,随后又皱眉问道:“梁渊到了何处?还没到雍定关吗?”

    梁渊是江浙道总兵,前些时日平复了南方叛乱,随后又被皇帝杨文调来支援雍定关。

    兵部尚书出列说道:“应当快了,约莫这两日就会到达雍定关。”

    皇帝杨文听到后点点头,雍定关守住,他在京城才能安心,否则连觉都睡不好,鞑子便能直入京城。

    现在好消息不断传来,也能让他这个皇帝安心的处理一些政事了。

    随后,在朝会上议了几件事后,有一官员出列奏到:“陛下,请查封晋西道范李之家,定其帮助鞑子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