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三十六章 阳关城之乱
    城门几十个鞑子转瞬之间便被杀死了,连一点声响都没发出。

    这还多亏了奴赤尔的妻女,否则就算能杀光城墙守卫,也得被他们弄出点动静;现在好多了,不仅夺下城门,还没什么人发觉,让周奇一行人有足够的时间布置后路。

    “按照原来的计划,先打杀鞑子贵族,解救出汉民;然后再四处放火,让鞑子应接不暇,若是碰上鞑子骑兵,就暂时避开。”

    周奇仔细的重复了一遍行动,这次要分散开来,所以其他人很有可能碰上鞑子勇士。

    周奇和其他人说过鞑子勇士,虽然没有内力,但是一身力气极大,在雍定关城墙上鞑子勇士和周奇交过手,没在他手下坚持几招;但是能在周奇全力挥杖的情况下坚持两招没死,也算勇武过人了。

    一干江湖好手听到后,面色都凝重了几分;他们也见过周奇全力出手的场景,扪心自问,若是正面交手他们很少有人能坚持三招以上。

    “这些家伙怎么办?”

    张士游侧目看了一眼给他们带路的鞑子什长和奴赤尔老贼的妻女。

    周奇冷声说道:“杀了吧,留着没用!”城门也诈开了,这几个人留着也只会碍事。

    鞑子什长听到后面色惊恐,连忙出声大喊:“你不讲...”

    嘭!

    话没说完,便被周奇一禅杖点碎了脑袋,另一人挣扎着想跑,但是也每活过两秒。

    “答应你活命的又不是我。”

    周奇说完,向陆绍英示意看去;收到周奇的目光后,陆绍转身走进马车内,几刀便将奴赤尔的妻女全部砍死了。

    张士游眼光有些无奈,是他答应了鞑子什长,但他又不是头领,没那个权力,只能怪这两个鞑子没眼力劲。

    “行动吧!”

    除了一些留守城门口布置撤离陷阱的人,其余的连同周奇在内,全部悄声的向阳关城内赶去。

    周奇从鞑子什长中拷问出阳关城内鞑子贵族的大致居所,而且鞑子和大周人不同,半夜很少有守卫巡夜的习惯;就连巡守城门的鞑子将领,都玩忽职守去喝酒休息去了。

    阳关城内鞑子平民很少,几乎全是大大小小的贵族;而且不少地方都亮着灯火,离近了可以听到鞑子在屋院内的玩耍之声。

    而周奇一伙人也借此,来试行血腥屠杀的手段。

    ..........

    东城,一处五进的宅子,内里最大的屋院有灯火亮起;在夜幕的掩盖下,四个人影如灵猿翻滚一样灵活的落在旁边屋顶上。

    其中一人不屑的说道:“鞑子连巡夜的人都没有,杀他们真是容易。”

    另一人比较谨慎,低声说道:“小心为上,尽量快点解决。鞑子一个不留,周人让他们止话。”

    “好!”

    说罢,四人纵身一跃,身法精妙的落在院中,未发出一点声响;鞑子还在屋中喝酒,却为发现已经有人来到他们家中。

    随后一道劲风打灭了屋中火光,喝酒戏耍的鞑子微微一愣,误以为是风大吹灭了灯烛;但是还没等他们开口,屋门便猛地被推开,四道人影迅速闯入屋内,随后见人便砍,逢人便杀,仅有两个鞑子发出了喊声,但是随后白牛再次恢复安静。

    不多时,屋内走出三个人,向奴隶的居所走去。

    从东城开始,不断有火光燃起,整个阳关城乱像已生;喊杀呼救此起彼伏,已经有不少鞑子察觉不对,装备好兵甲出来查看。

    随后,陆陆续续的有人高声喊话:“大周天兵已至,杀鞑子,复辽河!”

    不少被俘虏的大周辽河道军士听到这句话后,激动不已,心中满是期待;他们被鞑子俘虏时间不长,但是每一天都过的如同在地狱中一样。

    和畜生同吃同住,无时无刻不在挨鞭抽打,吃的都没狗好,心中怨恨早已积满。

    如今听到大周援兵来了,让他们如何不喜?

    若不是身上有镣铐,这些被俘虏的士卒都想空手冲出去和鞑子拼命。

    嘭!

    前门一声巨响,随后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杀之声,不过声响没持续多久;被俘虏的士卒只听见鞑子惨呼了几声后,便没了声音。

    随后,一个身形魁梧如熊罴一般的巨汉推门而入,手持一柄精钢禅杖,身上尽是血腥之味;只是在月光下,脑袋有些发亮。

    “此处的鞑子已被贫僧杀死,你们快去拿武器,随贫僧杀敌!”

    周奇说罢,禅杖轻挥,直接以巧劲点碎了这些俘虏身上的镣铐。

    重获自由,被俘虏的士卒无比激动;而且周奇身上威势无双,这些人下意识的听从了周奇的命令。

    随后一个比较熟悉这里的大周人领路,去鞑子放兵甲的地方,取出兵甲后全副武装了起来,便跟在周奇后面向其他地方杀去。

    东城四处起火,喊杀声跌宕起伏;仿佛整个阳关城都在厮杀混战一般,对于大周援兵已到的消息,被救出的大周人心中多了几分坚信。

    “去杀敌,鞑子一个都别放过,救出的汉民让他们装备兵甲,同你们一起!”

    其实不用周奇说,被救出来的人也会去杀鞑子;这些时日被鞑子欺辱,如今不仅重获自由,还装备了兵甲,他们第一件事肯定是要找鞑子复仇!

    不到半个时辰,阳关城东城已经四处燃火,这般乱像自然惊动了城中所有的鞑子。

    “大..大人,东城已经被攻陷了,是南朝的人,他们攻破了城门,在四处杀人放火!”

    鞑子将领拎着这个报信的士兵吼道:“混蛋,南朝人来了多少?现在都在何处?”

    “不.不知道。”传讯的鞑子慌张的说道:“很多,四处都被喊杀,整个东城快被毁了!”

    什么有用消息都没有!鞑子将领狠狠将这传讯鞑子仍在地上,随后转头向东城看去;发现火光已经冲天而起,甚至照耀了半个城池。

    鞑子将领狠狠的咽了口水,然后嘶声对集结起来的骑兵大吼道;“随我冲,杀光敌人!”

    “吼!”

    战马奔腾,鞑子骑兵在城内的大道上蜂拥奔驰,让敌人摸进了城内,还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留守的鞑子将领必须将敌人全部杀光,才能将功抵罪。

    不然奴赤尔大汗回来后,他人头不保。

    “冲!”

    临近东城后,冲在前面的鞑子将领看到前方路口有一道人影伫立中间,雄伟如山,威势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