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三十五章 巧得神功
    ?收获当真不菲,就连周奇见到随车之物后,心神都恍惚了一瞬间。

    ??十大箱黄金珠宝,单单黄金都有近十万两之多,还有各种明珠玉石,骤然看到后直接被这些珠宝闪花了眼。

    ??上好的弯刀匕首十数件,上面镶嵌满了珠宝玉石,观赏性极大。

    ??让周奇惊喜的是,还有不少极品的药材,其中百年以上的山参就有四五株之多,还有其他各种名贵药材以及许多瓶瓶罐罐之物。

    ??周奇拿起其中一瓶观看,只不过上面写的鞑虏语,不过他打开瓶口放到鼻子下闻了一下,大概是止血相关的药物;随后问了一个懂鞑子语言的军士,确认了一番,这箱子当中装的全部是疗伤补药。

    ??不过随后被周奇一行人分了,专供奴赤尔的药物,肯定比寻常的药效强出不少;周奇倒是没要,现在没人能破开他的皮肤,若是有的话,肯定会让周奇受严重的内伤,普通金疮药也没用了。

    ??“净生兄弟,你看这个。”

    ??张士游在另一边喊道,周奇迈步凑过去一看,发现这一箱中大部分是书册卷籍;周奇拿起一册来看,发现这是一本武功秘籍——游龙功。

    ??随后仔细看了一下,这箱子内大半都是武功秘籍,刀枪剑戟几乎全有,还有四门内功心法和三种轻功。

    ??张士游眉头轻皱看着手中的一本内功秘籍说道:“鞑子收集中原武功秘籍,怕是所图不小。”

    ??要知道在大周内,习武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是身世清白自幼加入门派,否则想要习得武功难之又难;况且张士游手中这本内功玄阳心法也颇为精妙,详细记载着十二正经运功事项,算的上不错的二流内功心法。

    ??在中原各大门派,都是不可外传的贵重之物,可现在却让鞑子拿到手了。

    ??周奇对张士游的感叹恍错未觉,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手上这卷炼体秘籍——龙象般若神功上面了。

    西域藏地喇嘛的看家神功,共有十二层,一至三层流传很广,就连少林寺藏经阁都有收藏;但是三层以后就只有藏地圣宫才有传承,而鞑子这本应当是和喇嘛交易才拿到的,不然藏地圣宫不会派喇嘛参与女金族和大周的战争。

    周奇手中的秘籍一至十三层具全,而且前三层和在藏经阁所看到的一样,后面的内容颇为玄妙,粗略一扫,尽是气血搬运之法,最后几层还和心神观想之法有关。

    周奇猜测这龙象般若神功虽然不修内力,但是最后以气血淬炼出的劲力与心神相合,丝毫不亚于先天之境。

    “龙象般若神功?”张士游看到周奇看着手中的秘籍久久不语,于是凑上前看到

    “是的,藏地圣宫看家本领,张大哥要是有想法,战事结束后可以抄录一份。”

    周奇说到,随后便将龙象般若功放了回去。

    龙象般若功对我可没用,张士游心中想到;不过他没有拒绝抄录带走一份,玩万一他的后人有兴趣,雪驼山庄也有了一门顶尖的功法。

    “也好,这些武功秘籍等回去后多抄录几份,大家分了吧。”

    张士游对众位江湖同道说到,这些功法秘籍虽然不属顶尖,但是胜在齐全;而且是从鞑子这里抢来的,每个人都抄录一份可以带回去传家。

    现在不易分赃,所以周奇让几个士卒将这几辆马车全部拉到山脉中藏好,随后全部换上鞑子的衣服,准备在天黑之后赶到阳关城。

    还活着的两个鞑子什长,被周奇一行人各种行刑的手段上了一遍,现在他们极度配合,就算诈开阳关城的城门,这两人也不敢反对。

    有些江湖中人下九流见识的不少,用些手段很轻松的让鞑子哭爹喊娘;而且见过辽河道汉民的惨状后,没一人把鞑子当人看待,就算陆绍英也是如此。

    …………

    夜幕降临之后,阳关城上点燃火光,可以看见有不少鞑子在城墙上巡逻守卫。

    哒哒

    远处出来马蹄声,阳关城上的鞑子守卫警觉的向远处看去,发展有数道火光在远处亮起,待火光靠近后,城墙上的鞑子才隐约看清,来的是同族之人。

    两个策马之人来到城墙下,其中一个抬头大声喊到:“快快打开城门,迎接贵人。”

    贵人!?

    城墙上的鞑子守卫忽然想起来,前些时日离开了几百人去女金族族地迎接大汗的妻女,算算时日的话今天也该到了。

    不过怎么就这么点人?记得当时去的时候有四百余人。

    “塔衣百户长在吗?请问弟兄们怎么就这么点人了?”

    城墙上鞑子守卫问道,这几天例行询问是上头命令的;听说永回关被诈开,就是南朝人装作同族人干的,所以上头命令要十分小心。

    而且鞑子没有令符之类的,只能看眼熟记忆这般排查了。

    “我们来的时候碰上了几十个躲藏的南朝人,塔衣百户长去追杀了。让我先带贵人返回阳关城,快快开门,要想验身份,让赤儿干出来。”

    城墙上鞑子守卫一听,便点点头,随后向下仔细看了一眼,发展喊话那人确实是前些时候出城的同族人,便让守城护卫去开城门了。

    而且刚才所说的赤儿干,正是守卫城门的鞑子头领,只不过今日去喝酒了,没来值卫,能一口喊出头领的名字,这应当是同族人无误了。

    轰隆隆。

    城门缓缓打开,城墙下护卫贵人的鞑子什长依旧不甘罢休的喊道:“还不快点下来迎接贵人!”

    鞑子守卫无奈,只好集结这一段城墙上的护卫,一同下来在城门口处半跪着。

    其实原本不用如此,但是鞑子守卫怕贵人心里嫉恨,回头在大汗那里告一状,那他们几个就倒霉了。

    哒哒哒!

    那贵人百人护卫缓缓走入城门,快进完的时候忽然停住。

    鞑子城墙守卫心生疑惑,便悄悄抬头看去,不过他却看到许多陌生的面孔。

    这不是南朝奴隶的长相吗,为何会穿着我们的衣服……

    还没等这个鞑子守卫想明白,他便听到一道“动手”的声音响起。

    随后一抹刀光闪过,这名鞑城墙子护卫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的视野中出现自己倒地的身躯后数十人杀戮同队兄弟的场景,之后便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