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二十九章 凶威初扬
    “大人,北城门全是南朝的人,咱们的骑兵快被杀完了!”

    一个满身血迹的鞑子骑兵,狼狈不堪的跑到纳尔巴牙身前,慌张的汇报着前方的战况。

    纳尔巴牙是女金族的小贵族,他家姐嫁给了金尔格当妾,所以才混了一个看守永回关的活。

    本来这是一个躺着挣功劳的差事,三千鞑子勇士看守粮草,而且北边不远处就是鞑子二十万大军;谁能想到南朝的软脚羊会穿过鞑子大军,天降到永回关。

    不过这里尤为重要,要是失守了,就算纳尔巴牙是金尔格的儿子,都得被处死。

    “快去集结人马,给我夺回城门!”

    纳尔巴牙焦急的吼道,他本来想分出一半的兵力去看守粮仓,但现在看到城门处的南朝人这么凶猛,于是决定派大部分部下去夺回城门,粮仓那边只派三百人就足够了。

    “大人,南朝人在城外的援军马上就到了!”

    逃回来报信的鞑子骑兵继续说道,至于这个消息从哪得知的,他就不太清楚了;当时城门口都在这么喊,想来应当是无误了。

    这是周奇给纳尔巴牙造成的错觉,让他以为突袭永回关的人全在城门,这样一来粮仓那边仅有几百个鞑子,这么些人在黑夜之中根本无法阻拦张士游一行人。

    “快点,快点!永回关有失,全都得掉脑袋!”

    纳尔巴牙满脸焦虑的怒吼道,待后续赶来的人集结的差不多近两千人后,连忙向北门杀去。

    永回关北城门处,第一波杀来的鞑子骑兵已经堆尸一条街,此处血腥气冲天,地上的沟壑被污血覆盖,分不清是马血还是人血。

    除了鞑子骑兵的碎尸外,守城门吸引注意力的周奇一伙人,现在只剩下三十余人;虽说在黑夜中打了鞑子一个措手不及,但是面对数百骑兵,这些武林好手和军中士卒也不可能向周奇一样,反应过来后的鞑子也奋力拼杀,让周奇一伙人损失了十几人。

    “放火油,然后退守城门!”

    为了烧毁粮仓,大部分火油被张士游带走了,不过周奇这里还剩下些许;虽然不多,但是点燃一条巷子确实足够了。

    永回关靠近山脉丛林,所以关内房屋大多由木头盖成,只要点燃一处,便可能产生燎原之势。

    周奇刚才冲杀了一阵,内力和精力所耗不多;应该说他此时正当振奋之时,杀意将将燃起,鞑子就死光了。

    不过周奇是特殊,其他人受累不小,行军一天加上黑夜厮杀,就算是军中精锐也疲惫不堪,再去厮杀的话无非就是送给鞑子人头。

    刚才那数百骑兵,有六七成的鞑子是周奇所杀,此时他一身血色,煞气浮于脸庞;就算同为一伙的同伴,被周奇看上一眼都感觉后背发紧。

    “净生大师,火油已经全部洒在周遭房屋上。”游龙枪赵文一脸敬意的对周奇说道,见识了刚才周奇冲杀鞑子骑兵的场景后,场上的江湖好手无一不敬畏周奇。

    周奇点头,随后凝目说道“还有一战之力的可以留下,余者上城墙!”

    此时北风呼啸,简直老天都帮助他们杀鞑子。

    听到周奇的话后,除了几个尚有一战之力的江湖好手外,剩下的都退后至远处,不过他们都拿起了鞑子余留的弓箭,准备一会在远处支援。

    轰~!

    轰隆隆!

    远处传来巨大的声响,有马蹄踏地之声,也有鞑子的喊声。

    这般动静着实不小,声音还在远处,此处的地面已然微微颤抖,犹如地龙翻身的前兆一般。

    有大队骑兵向这里奔袭而来!

    留下准备厮杀的人心中闪过这个念头,而且看这般动向,恐怕鞑子骑兵多达上千人。

    一旦骑兵奔腾起来,就算江湖上一流的高手也不能正面硬抗;人借马力,奔腾撞击何止千钧重力,就算抗住一匹马的冲击,后面无数骑兵的冲力都足以将你踩成肉泥。

    这..还是暂避锋芒为好吧。

    留下杀敌的几人心中想到,他们不由转头看向周奇;发现刚才杀敌破阵的净生大师好像在微微颤抖,众人心中一愣,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仔细看后,发现周奇确实在颤抖。

    不过却是面呈期待,忍不住杀人的颤抖。

    几个混迹江湖的老手心中一惊,他们以前确实见过周奇这种情况;厮杀斗争过后血气上涌,压抑不住心中的杀意。

    他们没想到这和尚也是这种状况,这心中得有多大的杀意,才能压制着浑身都在颤抖。

    轰隆隆~!

    鞑子骑兵转瞬而至,见到城门打开,各自叫吼着向城门冲来。

    骑兵冲锋的威势,不可抵挡!

    留下来的江湖好手面对骑兵冲锋,下意识的选择了躲闪;转瞬之间,只余留周奇一个身影伫立在街道中间。

    退开后的江湖好手见到周奇并未动身,脸上浮现羞愧之色;但这实乃人之常情,除了周奇外,其余六人全部闪开了。

    转瞬,鞑子骑兵已至。

    周奇仰举禅杖,全身气血犹如洪流奔涌,内力流淌全身经脉;这一刻,在周奇的脑海中,那尊神像竟然完美的和周奇动作一致。

    同样是仰举禅杖,只不过脑海中的神像多了两面四臂,面容也比周奇凶狠的多。

    这是心体相合,如梦行事之境。

    “杀!”

    如雷霆般巨响,在刹那间周围的虚空仿佛凝滞,随后猛然爆炸开来;一股恐怖无比的凶威骤然爆发,震得前排的鞑子骑兵陷入了呆滞。

    嘭!

    一杖扫下,人仰马飞,鲜血四溅,断肢废物。

    疯魔杖法在这一刻被周奇舞出一种新的意境,杀意无双又浑然天成;周奇每一杖都随着脑海中神像一致,却是心神先动,躯体跟随。

    一杖打死了一个鞑子骑兵,周奇纵身一跃便登上了马匹;鞑子的战马比大周的马要好,即使承载着周奇和他的武器,也没有被压垮,反而受周奇的影响,不断反复的冲阵。

    骑马冲杀出来后,周奇勒马转向,再次冲杀近鞑子军中;有鞑子勇士想要以身抱周奇下马,但是被他一禅杖敲碎了脑袋。

    杀虐无双,场外其他人看到此状目瞪口呆,先前同周奇留下的江湖好手也呆滞观望,都忘记了动手支援大杀四方的周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