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二十八章 杀僧无双
    “杀进去!”

    在夜幕中,鞑子守军没有集结成阵的情况下,一干江湖好手对鞑子的杀伤性简直如屠鸡杀狗一般轻松。

    周奇虽然是第一个冲出去的,但是最先冲到城墙下却是雪驼山刀客张士游。

    在这黑夜当中,张士游身形如鬼魅一般,几个纵身便跨过了几十米的距离,来到城门口。

    见城门口的鞑子想要分出一部分人阻拦他,剩下的人去关城门;张士游面色一冷,手中长刀一挥,在空中划出十分玄妙的轨迹,刀尖所指之处,劲气纵横,产生凌冽的呼啸声,虚空仿佛被切割开来。

    杀刀——十方纵横!

    十几道刀气呼啸而出,犹如狂风怒吼席卷万物,瞬间向周围的鞑子袭去!

    “啊啊啊啊啊!!”

    几声凄惨的叫声响起,只见那七八个想要围攻张士游的鞑子被刀气切割的断手断脚,偏偏留有一口气,只能像个濒临死亡的毛毛虫一样,在地上慢慢蠕动哀嚎。

    习武之人大多吃食不错,是以黑夜之中能看清人影;张士游杀敌之后,又有数人掠影上前,刀影剑光瞬息而至,每一次出手就带走一条鞑子的性命。

    城门处不过几十名鞑子,转瞬之间便被武林中人屠杀干净。

    这时候余下的人也冲进永回关内,不过鞑子已经放出信号,之间城墙上一束火箭冲天而去,那尖啸之声瞬间惊动了关内的鞑子,让他们从休息中惊醒过来,一个一个的拿起武器走出居所。

    照这样看来,不过片刻的时间,鞑子守军应该会向这道城门赶来!

    周奇一伙人转瞬便打杀了附近包括城墙上的鞑子,不过远处已经亮起点点火光,而且传来鞑子的马蹄呼喊之声。

    周奇聚集众人,快速的下命说道:“按计划,张大哥,你带着一半人去找粮仓放火,注意别被前来此处的鞑子守军注意;余下的人和我在原地吸引鞑子的注意力,闹出动静来!”

    “好,周兄弟你们多加小心!”

    张士游叮嘱了一声后,直接长啸了一声,瞬间从百人中分出了一半人跟着张士游离开了;他们走屋顶小巷,身形灵动如猿,在这夜色的掩护下,没一会便消失了。

    张士游带人离开后,周奇吩咐留下的人准备厮杀,他们这里闹得动静越大,吸引的鞑子越多,张士游那边的成功率就越大。

    “大开城门,一会厮杀起来后,分出几个人大喊:坚持住,援军一会就到!”

    “是,净生师傅!”几个城墙上的军士应声答到

    “记得,用鞑子语,务必让这个消息在鞑子守军中传开!”

    此举是为了让鞑子误以为他们一行人的目的是攻下城门,混淆视线;就算鞑子中有将领觉得不对劲,但是城门大开之下,他们也一定会选择攻下城门。

    远处的马嘶鸣人大吼的声音越来越近,军中士卒被周奇安排在屋顶和城墙上,他们人数不多实力不如武林好手,在远处以弓箭支援就足够了,关键时候还能放火烧屋,造成混乱。

    周奇则持着禅杖,立于街道中间;面色平静,双目微闭着等着鞑子来此。

    此时周奇脑中的神像已经在日落休息时被他观想蕴养成忿怒杀生之相,除了面相和周奇相似,脑海中的神像已经大有变化。

    生出三首之相,但都为周奇之容;背生四臂,或攥拳或持杀印,胸前双手持禅杖做打杀之相,左脚高高踏起,似有前冲之意!

    神由心定,周奇脑海中这尊杀神之像说明了他心中杀意甚盛,而且此时还在压制,等鞑子出现在他面前,就是心中猛虎出笼之时。

    “前面有一个人拦道,不是自己人!城门,城门已经开了。”

    “杀了他,夺回城门!”

    一堆骑马的鞑子率先出现,他们见到城门大开后顿时驾马冲锋,准备杀了拦在道路中间的周奇,然后夺回城门!

    轰隆隆~

    马蹄踏的地面都轰鸣起来,有些军中士卒见到周奇面对鞑子骑兵不躲不闪,甚至连双目都未曾睁开,不由担心起来。

    随即,不过两三息的时间,杀喊之声转瞬而至;就在鞑子骑兵离他不到三米的时候,周奇猛然圆睁双目,心中压抑的杀气仿佛遇到了宣泄之处,瞬间蓬发出来。

    “杀!”

    一声巨吼,似晴天炸雷,声音之大瞬间压盖其他所有的声音;附近的人仿佛在刹那间失聪一般,只听见这一声‘杀’!

    一道可见的波纹向四周席卷开来,地面被震得蹦出无数龟裂的裂纹。

    奔袭的战马连忙踏蹄止跑,仿佛前面有绝世凶兽拦路;不止是鞑子的战马,连骑在马上的鞑子,心中都产生了一丝轻颤。

    禅杖挥舞,人仰马翻!

    周奇犹如猛虎下山,冲入一堆羊群中间,凶牙利爪不停的杀虐着,转瞬之间便收割了数条人命。

    疯魔杖法—通天震地!

    嘭!

    一个鞑子骑兵连人带马被周奇一杖砸成碎块,随后禅杖横扫,数条断肢冲天飞起,鲜血四溅,这一片区域仿佛下起了血雨。

    九尺身躯,就算鞑子骑在马上,面对周奇这魁梧雄伟的身躯,也高不到哪去。

    千钧神力,就算每一禅杖只用两分力,都不是这些没练过横练的鞑子能挡下来的。

    “这..这..!!”

    屋顶和城墙上的军中士卒看的目瞪口呆,他们不敢相信一个人会强至如此地步,仅凭一人便可以反冲鞑子骑兵,并且凶威无双,杀敌如割草一般轻松。

    但凡看着周奇杀人,其他跟随的人心中便生出一阵热血,想要跟着周奇一块杀鞑子。

    “杀敌!”

    “击杀鞑子!”

    军中士卒跟着嘶吼,数十只箭矢射向鞑子骑兵;在黑夜中,只要瞄准对方火把射箭,基本上都能射杀一人,而且还能毁了鞑子的照明。

    况且周奇提前和他们说过,若是射箭的话不用顾忌他,金刚不坏神功足以让周奇无视掉这些不痛不痒的箭矢。

    “杀!”

    一道枪影如游龙出海,却是随周奇留下的游龙枪赵文,此人见鞑子骑兵被周奇吸引,突然从黑暗的巷中杀出,枪影挑戳扫撩,不过眨眼的功夫,便杀了四五名不留神的鞑子。

    “杀!驱除鞑子!”

    又有十几个身影窜出,刀枪剑戟,数种兵器如同黑夜中的刺客,从四面八方收割鞑子的性命。

    杀的鞑子骑兵是人仰马翻,士气全无!

    而且四处杀喊之声,加上城墙上和旁边的屋顶不断有弓箭手射向鞑子的火把,让他们以为敌人正在源源不断的从城墙外杀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