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十九章 一并打杀
    范家在雍定关也有一处不小的落脚之地,因范家家主范文举想以援助雍定关的名义实行那瞒天过海的计划,所以此地已经送进来了不少人。

    这条街上,十几处民居,全部在范家的名义下。

    如今范家已经送进来了将近百人!

    别看人数不多,但是各个身怀武艺,或许冲锋陷阵不如训练有素的士卒;但是背地搞破坏,放火抢关这种事,最为擅长。

    这百人中有十几名鞑子,余下的全部都是范家辛苦培育出来的亲信家仆;若无周奇揭穿范家的阴谋,在关键时候这将近百人的武功高手突然背刺雍定关守军,定能里应外合的破了这北境最后一道关口。

    不过多时,一个千户的士兵便已经集结完毕;因为事先有郭鼎的吩咐,所以曹千户对周奇很是客气。

    他知道这次围剿的是武林中人,而且这是城中,大军只能包围不能冲阵,未免手下士卒伤亡过多,这次围剿还是要以周奇为主。

    “净生师傅,已经打听清楚了;最里面那十几处房屋,人数约莫过百。”

    “嗯!”周奇面色平静的点点头,对曹千户说道:“劳烦曹兄将此地围住,莫要放走一人,如果能留几个活口最好。”

    “净生师傅放心!”曹千户拍着胸脯说道:“这次郭总督命我调集了七百弩兵,谁敢跳出来,就让他变刺猬!”

    周奇点头,随后面色淡然的向街道尽头那片屋舍走去。

    不过走了两步后周奇停了下来,转过头对陆绍英说道

    “陆姑娘,你留下和曹千户一起,若是有能冲出军士包围的,那就交给你了,这样保险一些!”

    陆绍英闻言一愣,随后想了下感觉确实如此,需要有一个在外面压阵。

    于是陆绍英点头应答下来“交给我了,放心去吧净生师傅。”

    这话听起来有点别扭,不过周奇并未在意,手持精钢禅杖便向里走去。

    范家送进来的人为避免暴露,平时很少出门,只让人送水粮进来;这般也方便让曹千户劝走了附近的平民,没有惊动住在范家房屋中的人。

    .....................

    女金族此次被范家送进来的都是勇猛之士,领头的叫班达,是一名神射手;剩下十几人都是能手撕虎豹的悍勇之人。

    加上几十个范家的人,足以在攻城混乱之际突然背刺,一举拿下雍定关。

    不过这个时机可不好掌控,他们进来许久,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除了班达外,剩余的鞑子都有些忍耐不住,不过都被班达强压了下来。

    这些人待得时间越长,就越有暴露的风险;但是班达没有办法,郭鼎是大周少有识兵的文官,为人谨慎,尤其善守。

    想从郭鼎手下找漏洞钻,没有一个好耐心可不成。

    咯吱~!

    房屋的门被推开,正在擦拭弯弓的班达眉头一皱,他最讨厌有人在他擦拭宝弓的时候打扰他。

    进来的是一个肌肉虬结、虎背熊腰的鞑子。

    “班达,我们在这里待了半个多月,连门都不能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动手?”

    “不用你操心,到时候听命令就行了!”班达皱眉说道,闯进来是图亚额,一个满脑子打杀的家伙;班达从来不和他这种人解释,因为说了也没用,纯粹浪费口舌。

    “憋了半个多月,又不能杀人,这有什么意思!”

    图亚额满脸不服的吵道

    “今日我便去隔壁杀光那一家人,泄泄火!”

    图亚额说完便转身离开了,那架势仿佛在说看谁敢阻拦我。

    班达见图亚额不服命令还擅自生变,恨不得拿起弯弓一箭射死他。

    但班达不可能还没行动就先杀一个自己人。

    突然,班达身形顿了下,好似想到了什么;然后猛然神色一变,立刻返回屋中拿上弯弓和箭矢,立刻高声发出警示声。

    随后立刻从屋中跑出来了十几名身形魁梧的鞑子,其中就有刚刚离开的图亚额。

    这些人看到班达后。立刻七嘴八舌的问道“班达,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警示?”

    “附近的平民突然不见了,怕是大周的人发现我们了;立刻让范家那群人去前面戒备,我们在后面找机会看看!”

    班达刚刚说完,前门便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像是墙壁倒塌的声音。

    在场的鞑子面色一变,还真让班达说中了,他们被大周的人发现了。

    这下除了强硬杀出去,再无其他活路了;而且这里还是雍定关,大周驻扎了两万士卒,就算跑出这条街道,也很难逃出雍定关!

    “肯定是那姓范的奴才走漏了消息!”

    “冲出去,杀光南人!”

    十几名鞑子叫嚣着就要杀出去,不过被班达拦住,他们现在聚在一起还有可能逃出去,要是分散开就死定了!

    “先去看看情况,若是有机会就立刻逃向总督府,杀郭鼎!”班达面色狠厉的说道,反正被发现后都是一死,不如找机会尝试杀郭鼎,若是成功,那雍定关指日可破!

    .......................

    再说前门,周奇一杖砸塌大门,那声巨响顿时惊动了所有人。

    最快的几个提着刀跑出来后,仅看到周奇一人,便狞笑着挥刀砍了过去。

    锵!

    一刀砍下,火花四溅,长刀直接崩碎;周奇连护体劲气都没用上,随后一掌将面前的无名喽楼拍飞,在周奇的巨力下,那人直接撞塌了一座墙!

    随后又有数十人一同冲了出来,见到周奇杀了他们一人,后面又没有其他人跟随,便直接冲上前来,准备将周奇分尸!

    而周奇见这么多人向他冲来,面色丝毫不带慌乱,哈哈大笑的喊出一声‘好’,随后手持禅杖挥舞了起来。

    千钧之力加上百斤的精钢禅杖,周奇施展出疯魔杖法真的威猛不可抵挡。

    相隔数米,都能感觉到劲风撕脸之痛,宛如面对狂风呼啸一般!

    冲的最快的几名范家仆人,见周奇挥舞禅杖,下意识的举刀格挡;谁知刚一接触,便感觉仿佛有一座小山冲他砸来,随后整个人被一杖砸成数段!

    其余人等瞳孔一缩,心中猛然生出恐惧。

    这和尚是什么力气,竟然能将人砸成两段!

    “鞑子走狗,速来领死!”

    周奇大声吼道,声音如闷雷凭空炸响,震耳欲聋;隐隐的还能看见空中一道波纹散开,离他稍近之人,已经口鼻流血,身形不稳!

    趁机,周奇猛然持杖冲上前去,疯魔杖法接连挥舞;扫、砸、点、挑...接连用出,每一式杖法都能带走一人的性命。

    最后周奇化繁为简,省去了多余的招式,见人便砸;以他的千钧神力,往往能让敌人分身数十。

    不过片刻时间,这片屋舍就变得破墙残檐,遍地碎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