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诸天杀僧 > 第十一章 观想蕴神
    一连三天,周奇除了修炼之外,就是前往藏经阁和扫地老僧讨论秘籍的释义。

    在请教的过程中,周奇愈发感觉这扫地老僧才是少林寺中佛理最为高深的一人。

    三天内,老僧从各种角度阐述秘籍的释义,短短数百字的武功,硬是让扫地老僧说出数万字的释义,而且周奇听完后还觉得十分合理。

    要知道他也通晓佛经,对于佛理也略懂一些;在周奇看来,扫地老僧对佛法的领悟,可以当证道院首座了。

    “所以这篇秘籍本意是心有菩提像,万法自不侵?长老,当年那位禅师武功如何?”

    周奇感觉这武功说的玄玄乎乎的,已经有点超脱他的认知了。

    “据方丈所言,那位禅师的武功境界当为世间第一..”扫地老僧回想了会说道,他说的方丈乃是玄德方丈的师傅。

    “万法不侵,哪有这么容易..”

    周奇撇嘴道,他就算将金刚不坏神功修炼至十二层圆满,也不可能达到这种境界。随后他直接起身,准备会般若堂找净空师兄问一下下山的事情。

    “长老,弟子今日就先告辞了。”

    “去吧。”

    扫地老僧笑道,随后从周奇手中接过丝绸秘籍,缓慢的起身将其放回原处。

    ...................

    “小师弟回来了。”

    周奇点点头回礼,回到般若堂后,他发现有不少师兄聚集在大堂,情绪都有些着急。

    不说众位师兄,这三天周奇要不是天天找扫地老僧请教佛理,他都有些急躁;鞑虏扣关一事十万火急,怎么方丈还不急不躁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今日净空师兄去方丈院询问,准备妥当的师兄都聚在这里,想等净空师兄的消息。

    过了一会,净空师兄回到般若堂中,看到这么多师弟聚集在大堂,便知道他们想问什么。

    还没待众师弟开口询问,净空师兄便脸色不好的摇摇头,随后便准备回到屋中。

    不过刚走两步,净空便停下来,出声道:“净生师弟,明日你再随我去一趟方丈院。”

    周奇应声答到,不过他感觉净空师兄脸色不太对,很想上前问一下;但是净空师兄根本没有停留的意思,直接离开大堂,向后院走去。

    其他师兄见净空师兄心情不佳,一个个的都没了询问的勇气;若是寻常,他们可以在净空师兄面前放纵一下,但是当净空师兄心情不好的时候,般若堂里没人敢胡闹了。

    周奇随后也返回屋中,盘坐起来运功修炼。

    金刚不坏神功到了第九层,便需要精气神合一;‘精’代表身体,‘气’代表内力,‘神’则是心神。

    周奇曾经让师兄用各种兵器攻击过他,若是不用内力,净行师兄用戒刀在周奇身上连道白印都很难留下;但是用了内力,戒刀就会直接崩断,根本伤害不了周奇的身体。

    他现在只要小心双目双耳这种未曾修炼到的地方,便不用担心有人能伤到他;周奇还喊过净空师兄帮他测试金刚不坏神功,但是净空师兄瞪着眼拒绝掉了。

    周奇现在内力不弱,已经打通了一条奇经,就算是在般若堂中,也没几人比他内力深厚;而且周奇白天夜晚都在修炼,运行金刚不坏神功早已熟练于心,只待将内力炼化至周身,做到心念一动神功运转,周奇便可以突破到第十层了。

    只是最后两层的‘神似混元,金身不坏’周奇还没有头绪,需要好好思索一下。

    修炼内功至深夜,感受着体内浑厚如渊海一般的内力,周奇心中十分满意;随后他便结束修炼,准备休息。

    只不过刚刚躺在床上,周奇脑海里便不自觉的想到那篇观菩提证心法的功法,数百字的内容不断在他心中生出新的感悟,就在这种状态中,周奇的心神慢慢放空,此时他突然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

    清净无染,通觉之妙!

    此时他没有运转内力,但是身体却自行运转金刚不坏神功,让他的体表微微泛起淡淡的金光。

    ‘观菩提证心法原来是这般,通觉养神,果然是修行之法;可是我心中菩提未生,观想从何而起呢?’

    周奇心中始终无法观想到自己的‘菩提’,最后所幸回想自己的样子,以己身化作菩提之用,蕴养心神。

    随后,在周奇的识海中,一道金身盘坐之像逐渐出现,面容和周奇有七八分的相似;随着他不断观想蕴神,脑海中的金身和周奇本人越来越像。

    .....................

    清晨鸡鸣,天色刚刚蒙亮

    周奇猛然睁开双眼,若是有人在一旁,定会惊讶周奇的双目怎么会如此明亮,好似有神光若隐一般。

    腰间一挺,周奇便坐起身来;他昨夜观想了一整晚,非但没有感觉到一点疲惫,反而更加精神了。

    “这功法果然玄妙,一会我得去告诉净空师兄,让他也尝试修行一下。”

    周奇说道,随后从床上起身,准备去做早课,活动一下手脚。

    一套伏魔杖法耍的虎虎生威,周奇本来就有千钧之力,再用出伏魔杖法,十分威猛;旋肆开来的劲风都足以碎石断树,最后由于周奇力道过于凶猛,一百零八路伏魔杖法还没耍完,手中铁棍便已经弯曲的不能用了!

    “当真痛快!”

    周奇随后将铁棍掰成一圈粗铁环,准备交给杂役和尚,让其带下山去融了重炼。

    “欺负石木不算什么,过些时候杀鞑虏,再让他们见识一下佛家降魔的手段!”

    周奇笑着想到,他对鞑虏一向没好感,况且从净空师兄口中听了不少鞑虏扣关时的残忍事迹后,周奇就更想赶紧下山杀鞑子了。

    回般若堂吃过早饭后,周奇便跟着净空师兄向方丈院走去;一路上净空师兄脸色平静,但是周奇知道净空师兄此时心情不佳,所以路上沉默不语,没有问东问西。

    周奇和净空是最后一个到方丈院的,其余首座已经到齐了。

    只是周奇有些意外,除了净空外,其余首座这次是独身前来,没有像上次那样带了其他弟子。

    而且玄德方丈旁边还有两个外人,以周奇的眼力看来,这两人都没什么武功,而且都是富贵人家。

    ‘难道不是商议下山杀鞑子的事?怎么来了两个外人!’

    周奇感觉到不对劲,但是没有说话,老老实实的站在净空身后。

    净空坐下后,便有一个小和尚关上了大门;玄德方丈见人已到齐,虽然对净空带着周奇前来有些不满,但是人已到了,也不好开口驱赶,便直接开口说道

    “关于边关求援一事,有了些许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