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一百十六章 合作才是共赢
    纪一帆太揪心了,这皇太孙明显是中了某人的美人计了。

    居然人家说啥就是啥!!

    宠女人是要宠,可那也要看是宠谁!

    更何况,这女人不还不是你的侍妾或者啥吗?

    闲外人一个不是?

    皇太孙不会防着人家,那就他来吧。

    要不然,好怕皇太孙被卖了,还帮着这家伙数钱呢。

    因此,纪一帆很是认真的看了起来。

    他看了第一条,就不乐意了。

    只见第一条最后写着五五分成。

    他觉得太不公平了!!

    铺子是皇太孙的,所有的资金是皇太孙出的,然后来五五分成?

    你怎么不去当劫匪啊!!

    哦,差点忘记了,某人还真的是劫匪头子!!

    “对,纪表哥说得在理,确实资金方面都是你们出,我要五五分成不合适。

    可是,人员的培训,我来,原材料的采购,进项,我来。

    糕点师父的挖角也是我来。

    生意的好坏我来承担,包装宣传还是我来。

    还有,做生意没有一定赚的。

    万一亏了呢?

    你们亏了银子,我亏了精力和时间。

    而且,力不到不为财。

    一切都是明买明卖,协议上也都写明了的。

    你们付银子,我付时间和精力,大家都公平。

    这就像养孩子一样。

    不是生了,他就会长大了,你得喂他食物,万一他对这食物敏感呢?

    是不是得吃药,然后试试换另一种食物?

    等他到了一定年纪,你得给他找先生读书写字练武吧?

    这不需要银子?

    任何的事情,那都是等价交换的。

    这世上,也没有不劳而获的。

    我不占人便宜,但同时,也不想被人占便宜。”

    纪一帆刚想反驳,纪谢氏重重地咳嗽了几下。

    纪一帆看了看皇太孙的脸色,想开口又不敢开口。

    这时候,谢若宁笑了笑,“纪表哥有啥问题的,想说便说,既然合作做生意,坦诚也是应该的。”

    “是你问我的啊,我才问的,要不然,我也很懒的,才懒得问。

    我问你啊,倘若这生意亏了,那资金啥的,全部是我们亏的?”

    纪一帆看了看皇太孙和纪谢氏的神色,才问道。

    “这个是自然,我也说了,我也投入了人力财力精力和物力的。

    比方说,之前我在和几个江南的糕点师傅在打交道。

    你应该知道,你和人家的往来,也是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的。

    上门,你不可能空手去的吧?

    这也是成本的一种。

    我和人家不熟,还要麻烦别人,人情同样也是另一种投入。

    这些,都不比资金少的。

    人脉也是我需要时间和精力,财力去搭建的。

    有些铺子,为啥只靠一样产品,就能百年屹立不倒?

    因为人家把产品的质量把关得牢牢的。

    所以,品控也是很重要的,这又是我来。

    我们开铺子不是为了兴趣,更加不是去散财,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为了赚银子去的。”

    谢若宁觉得自己说话其实挺婉转的,那就是第一,你想要别人全心全意的帮你,首先你得画个大饼给别人。

    要不然,别人凭什么和你混啊?

    越会画大饼的那种人,越容易成功,这是历史故事告诉我们的。

    像皇太孙这种出身的,谢若宁的言下之意,自然是听得出来。

    只不过,他是没有往夺嫡的路上想。

    他并不以为谢若宁知道某些事。

    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问谢若宁,“六妹妹,倘若我真不打算开了,你打算如何?

    自己另外再租铺子开?”

    记得自己之前银票可是给了她的。

    她手里的流动资金,理论上是不低于一千五百两的。

    这是他手下人的保守估计。

    “说真,倘若你不打算开,我是没打算租铺子的,虽然我知道哪些铺子是比较适合的。

    还是那句,赔不起那笔银子。

    要不然,我和你商量干嘛?

    草拟这些分成干嘛?

    我自己拉队干不就完了?

    而且这糕点铺子吧,还怕一点,倘若你生意不好,自然是亏材料,亏人工。

    可倘若你生意好,引起别人妒忌了,万一别人往你的原材料哪儿投毒怎么办?

    那可是吃进嘴里的东西,会出人命的。

    倘若人家下巴豆,还好,万一下砒霜呢?

    有人想来害你关门了,你觉得,会只下巴豆?

    我之所以愿意和表哥你合作,说穿了,也是看你的人,会点功夫。

    看家守门打退贼人方面,那是没啥问题的。”

    纪谢氏听了谢若宁的话,皱了皱眉头,不说话。

    至于皇太孙倒是没想到会有人投毒这种事,愣了下。

    不过想到对敌人之间的一些事儿,便觉得,生意场上这种事儿倒也正常。

    刚想开口,纪一帆又插话了,“那你养几条看门狗不就成了?”

    谢若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很是无语的说道,“狗只能防外人,万一铺子里的伙计,被人收买了呢?

    再说了,你觉得,纪表哥的人是能和狗比的?”

    皇太孙听了二人的话实在是无语,真是的,越说越不像话。

    因此狠狠瞪了眼纪一帆,然后道,

    “不开,你舍得前期投入的时间和精力?”

    之前谢若宁说有看中别的铺子,他还以为她会打算另谋出路。

    谢若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很是无语。

    “有的时候,亏本了,那没办法,有些生意,守段时间会有出路。

    可是,有的时候,能够及时止损,也是好的。

    就拿我这事来说,我现在是亏了时间,精力,还有和那些糕点师傅往来上的人情应酬。

    可是,你退一步想想,我也学到很多知识了。

    经验,人脉其实是花银子也未必能买来的。

    哪天,我资金够了,说不准,就可以开铺了。

    只不过,在我姐没嫁,我哥没娶之前,这资金吧,应该是不会够的。”

    谢若宁很是老实的交待。

    本来在她的规划之中,就没想过自己成亲前开铺子。

    太招摇了!!

    万一周氏那人面不知何处去的人,到时候说铺子是公中的,不能算自己的,强取豪夺了,自己怎么办?

    要知道,她是谢家的当家太太,虽说自己上面还有父亲。

    可她倘若给你强行订了亲,你是嫁还是不嫁?

    不嫁自然可以,可在古代,一个没了名声的女人,真的是寸步难行。

    所以,不到万不得矣,自己那是肯定不会想和她撕破脸的。

    那么,和皇太孙合伙就是最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