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一百十三章 告你们一个骗婚
    本来谢老太过来了,谢若宁是打算避开的。

    哪里知道,谢老太说了句,宁丫头在不妨事,也到年纪了。

    谢老太这么一说,谢若宁只能留下来“旁听”。

    对于长房和二房已经订下的亲事,她是知道的。

    刚刚冬雪还和她说过,说二房的那桩婚事,一开始,二伯母和四堂姐若曦是挺满意的。

    只不过,谢老太嫌弃男方家境差些,所以,在考虑。

    男方除了家世稍稍差一点,别的都很好。

    家风正,男方家里人口少。

    三个姐姐都嫁人了,虽然都嫁在京城近京郊,但一年也就回来几次。

    至于男方的一兄一弟,一个在西山大营当差,一个在骠骑营当差。

    为了当差方便,兄弟俩都带着妻子住了出去。

    也就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回来。

    平日里你也只要孝顺好公婆就成。

    没啥姑嫂,妯娌问题,简直和独生子女家庭似的。

    冬雪那还时候还很八卦的一句就是,人家的嫂子和弟媳,据说都生的是女儿。

    男方家,第三代男丁还没有呢。

    倘若若曦嫁进去,能一举夺男,那位置就稳稳当当了。

    倘若生的是女儿,压力也没这么大。

    毕竟,都是姑娘家,妯娌和姑嫂之间也不会用啥言语来挤兑你。

    相比较,谢若宁和谢若敏看到的则是公婆应该是比较通情达理的。

    像有些家庭,儿子在骠骑营当差的,也是早出晚归,不会答应让儿子媳妇一起搬出去住。

    公婆愿意答应,说明体恤儿子和儿媳。

    能嫁进这样的家庭,是若曦的福气。

    那时候三姐妹讨论也觉得这户人家不错,除了家境不如谢家。

    若曦的生母陪嫁不少,所以,她是压根不担心这方面问题。

    可偏偏谢老太不同意。

    在谢若宁等人看来是优点的方面,她觉得是缺点。

    兄弟嫂子们搬出去住,她觉得是因为人家宅子小,住不开。

    所以只能委屈人家儿子去住媳妇的陪嫁宅子。

    像谢若宁觉得那个男的没通房这个最大的卖点,谢老太也觉得,人家的母亲不懂事儿。

    怎么不送个通房个儿子?

    万一儿子某方面不行呢?

    你就不能认为是人家洁身自好?

    你就不能认为人家当娘的不想给未来儿媳心里添堵?

    因为谢若婉的事儿吧,谢老太不得不同意。

    毕竟,倘若这事儿宣扬了开去,指不定,会找的更加不堪呢。

    可哪里知道,今天木棉和云英上门来之后,大伯母周氏的心思就活动开了。

    她嫡女订下的,在她看来,她是万般看不上的。

    可没办法!!

    木棉和云英一上门,她觉得,事情或许会有转机。

    谢若婉当时怎么会名动京城的?

    不就是因为攀上镇南王妃这棵大树么?

    只要你得了贵人的青眼,你亲戚的那些丑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而且她早前就听闻,当今身边的杨妃娘娘,当年也是纪谢氏的徒弟。

    只不过,纪谢氏不凑上前去,人家估计也不知道。

    可现在不同了,镇南王妃的身边人知道了。

    消息难道会不传到宫里?

    传到了宫里,难道杨妃娘娘会不表示表示?

    周氏心思一活动开,就跑谢老太这边来挑拨了。

    至于二伯母跟过来,那纯粹是想来阻拦的。

    明着她不能,但暗地里可行啊!!

    谢若宁听了谢老太的来意,顿时有些郁闷了。

    姑祖母可千万别同意啊,要不然,若曦的婚事又要告吹了。

    虽然谢若敏的事儿还没着落,可若曦先订下也是好的。

    在她看来,两位堂姐倘若能够顺利出嫁,也说明一种风向。

    到时候,谢若敏应该也不会太难。

    最要紧的是,倘若若曦嫁了人,在夫家也能帮着找找合适的人。

    比方说丈夫的同窗,亲戚之间啥的。

    怎么着,路总是宽一点。

    谢老太说话呢是比较“婉转”的。

    这不是谢若宁要去王府的大夫哪儿看病嘛。

    那么,叫周氏带着嫡女陪同去呗。

    若瑶可是个机灵的,说不定,能得贵人青眼呢?

    二伯母呢是真心为谢若宁感到高兴,倘若那神医能治好她的病。

    可同时呢,她也不愿意若曦跟着去。

    虽然她是继母,可她也有儿子。

    一方面,她心胸比较开阔,觉得没必要在某些事上,拿捏住嫡女。

    另一方面,世人都有对眼睛,你倘若对嫡女不慈,将来也会导致不会有好人家的姑娘嫁给自己的儿子。

    那得多划不来!!

    若曦自己满意,而且男方的为人品性,之前她也找人试探过,是真的不错。

    没必要为了虚无缥缈的攀龙附凤,没了这段良好姻缘。

    倘若是纪谢氏的二弟妹袁氏来这么说吧,纪谢氏倒还觉得正常点。

    可明明大弟和大弟媳走的是清流路线的,现在居然也……

    纪谢氏在心里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了。

    看了两个侄媳妇,一个跃跃于试,另一个则灰头土脸的黯然神色,她开始捻起了佛珠。

    过了良久,她才开口表示,她无所谓,到时候看木棉她们是否愿意带。

    谢若宁低着脑袋,有些不解纪谢氏的回答。

    理论上讲,纪谢氏不应该义正言辞的反驳的吗?

    这才是她的风格。

    可为什么会答应?

    好吧,也不算答应,她的意思是看木棉她们的意思。

    可万一木棉她们误会呢?

    谢老太得了满意的答复之后,便吩咐周氏,给谢若宁几个姐妹做几套能出去见人的衣裳,配几套见得了人的头饰。

    毕竟那是要去镇南王府,打扮不能随意。

    谢若宁一听,觉得,纪谢氏不会是打的是这个主意吧?

    让谢老太帮着自己搞几套能出门的衣裳?

    可她的觉悟也不会这么低啊!!

    不过等木棉来接人的时候,她顿时明白了。

    木棉是没想过带谢若宁去“治病”要附带这么多人的。

    她立即明白谢老太她们的想法了。

    以她的身份和地位,自然不会骂人训人。

    只是轻飘飘的说了句,“原来贵府的瑶姑娘,也是个哑巴?

    不过,那天看见好像是能说话的。

    那是哪儿残疾了?眼睛?

    耳朵?还是手手脚脚啊?

    听说瑶姑娘刚还订了亲,对家知道瑶姑娘有残疾这回事不?

    你们和人家相亲的时候,和人家说了没?

    没说的话,到时候人家告你们一个骗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