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一百零九章 不是件容易事
    木棉是知道自家王妃送过一瓶“空谷若玫”的玫瑰香露给谢若婉的。

    别看王妃把谢若婉当工具人。

    但是在物质上,那是真的没去亏待过她的。

    要不然,怎么能显示出谢若婉的“荣宠”呢?

    她看了看那一身华服的谢若婉。

    又看了眼坐在韵师父身边,一身檀香味的淡然处之的谢若宁,真心觉得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怎么哑的不是谢若婉呢?

    这时候江北王府的“天使”瞄了眼那荷包,才似笑非笑地和木棉道,“你和那婉姑娘相处的时间长些,认得出是谁的么?”

    木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极度鄙视江北王府的同僚。

    那只荷包是镇南王府专属荷包,但凡有上过镇南王府做客的,基本都认识好不好!

    纪谢氏看了看那华丽的荷包。

    又看了眼木棉和那江北王府“天使”的神色,也知道其实也没什么用了。

    留下来,反而徒增难堪。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侄孙女。

    只是不知道,皇太孙和另一位侄孙女,参与了多少。

    因此,便带着谢若宁离开了。

    回了自己的院落,纪谢氏抿了一口茶,才悠悠地开口道,

    “若宁啊,此事传出去之后,你姐的婚事……”

    其实早在实行这个计划之前,谢若宁就考虑过这件事了。

    之前因为谢若棠,谢家东西府姑娘家的婚事,都耽误了下来。

    条件好些的,看不上,或者嫌弃谢家的姑娘年纪偏大了。

    条件一般些的,谢家看不上。

    本来谢若敏这儿,除了自家这一房的人,别人也不会真心操持,所以……

    所以,那时候她是想不好,要不要实行这个计划。

    她还将这事直接和谢若敏谈了。

    其中也谈了梅表姐挟持冬雪的事。

    当然了,隐去了冬雪反挟持梅表姐的事儿,她怕自家姐姐看见冬雪以后有阴影。

    只是说了正好被纪家表哥看见了,所以,他帮忙救了下来。

    谢若敏一听,立即怒了。

    她是真没想到妹妹之前发生了这些事。

    不过,她也是没想到,谢若婉会派人潜入妹妹的院子。

    她对谢若宁表示,她是全力支持的。

    至于她的婚姻问题,她也说了。

    谢若棠发生那种事,会影响到隔壁府的堂姐妹。

    那么,倘若自己的亲妹妹发生那种事呢?

    你说是堂姐妹发生这种事,对自己的影响深,还是嫡亲姐妹发生这种事,对她的影响深?

    所以,真要找,还不如先把谢若婉那颗毒瘤给拔出了。

    本来她也年纪偏大,有些难找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静下心来好好为妹妹谋划一二。

    倘若妹妹也毁了,那岂不是更加雪上加霜?

    谢若宁一想也对,才静下心来想对策。

    其中,自然也有了谢若敏的一些策划。

    毕竟,同期和谢若婉在争女官的那些人家的家世,门第背景,当家太太的性格脾气,自己是真没谢若敏了解得透彻。

    所以,姐妹两人,通力合作,完成了此次的“退敌”行动。

    只不过,有纪谢氏面前,她就不提谢若敏了。

    万一让纪谢氏觉得,她们两姐妹都是那种有心计的可不好。

    毕竟,堂姐妹之间互相陷害,传了出去,可不是啥好的名声。

    虽然她们是防守,可万一纪谢氏不喜欢这样的呢?

    有些事,就她一人担着了。

    她还指望着纪谢氏能帮谢若敏将来的夫婿把把关呢。

    “还望姑祖母帮忙,我姐姐她……”

    谢若宁哀求道。

    “我认识的人毕竟有限,倘若木棉真过来,到时候,问问她看。”

    纪谢氏略一沉吟,算是答应了下来。

    “宁儿给姑祖母磕头,多谢姑祖母。”

    谢若宁赶紧给纪谢氏跪了下来,很是真诚的磕起头来。

    她是了解纪谢氏为人的,她只要答应了,谢若敏的婚事也成了一半了。

    “我有些事儿想问问你,你可得老实交待,和江北王公子还有那小舅子有首尾的到底是谁?”

    纪谢氏想了会儿,决定还是问清楚的比较好。

    “这点我倒是真不清楚,我和别人合作,我提供谢若婉的那手镯,对方付我银子。

    和人家接触,我全部是易容的,要么扮成老者,要么扮成小厮,和我接头的,也是人家当家太太手下的一个嬷嬷。

    至于那银票,也是大通银行的通票,方便得很。”

    谢若宁很是老实,一五一十的都答了。

    “通票?你收了人家多少两?”

    纪谢氏一听通票,便愣在哪儿了。

    通票一张,起步那可是一百两的!!

    谢若宁晃了晃自己的小手掌。

    “五百两?对方倒也舍得。”

    纪谢氏觉得,这京城的物价,她是越来越跟不上了。

    毕竟人家都不认识侄孙女,也不知道她是谁,就付了这么多……

    谢若宁觉得,自己要不要老实点,告诉她,自己其实是收了人家五千两……

    五百两,打发叫花子呢?

    要知道,那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玫瑰香露就要58两了。

    你说吧,自己去买的时候,哪怕是扮成小丫头,那也得装扮成权贵人家的小丫头不是?

    那不需要行头?

    人家一身的行头,并不便宜!!

    你要知道一点,那瓶香露,那可是限量版的!!

    有银子也未必买得到,你得有身份,有地位,以前还得在人家铺子是VIP。

    最要紧的是,还得先预定!!

    订了,快则几天,慢则十几天,才能拥有。

    你想,能在有身份,有地位小姐太太身边侍候的,哪怕是跑腿的,也得是二等才有资格出来!!

    人家一身的行头会便宜?

    而最麻烦的一点是,你还得先踩点。

    去一次,未必能碰到订这玫瑰香露的人。

    你又想要在那铺子长时间逗留,和人家套近乎,打听一些事儿,不买点东西,那是不可能的。

    也不可能运气好,你去了一次,买了一次东西,就碰上了。

    这些,都需要本钱!

    踩了点,知道哪些富贵人家订了。

    知道人家来取货的时间和日期。

    光知道了还不行,你还得另外准备一身的行头。

    权贵人家二等一等出来取货,那都是套辆马车出来的。

    这些又另外需要花费银子。

    那些铺子里的招待客户的人,早和人家丫头熟悉了,你还得模仿人家一等二等的口气和声音,不能出一丝差错。

    做生意的,特别是做那些权贵人家生意的,哪里有这么容易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