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一百零四章 天使降临
    “我有点不懂,为什么蛋黄酥,小福包,大福包里,都有蛋黄?

    有蛋黄的品种,是不是只要加一样就行了?

    据我所知,一个鸡蛋里除了蛋黄还有蛋清的吧?

    那蛋清呢?不要了?”

    皇太孙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倘若不要蛋清,那岂不是很浪费?

    “拿来做蛋黄酥的是鸭蛋黄,至于蛋清,拿来做那鸡蛋糕了呢。

    另外,我还有一个招牌呢,只不过,暂时还没达到我想要的标准。

    再试几次吧,等可行了,到时候,我再拿来给你试。

    那款点心应该也能成为和一点红一样的招牌。

    而且不容易被模仿。

    到时候,鸭蛋清的利用率更加大了。”

    谢若宁笑着解释。

    “那鸡蛋糕是鸭蛋清做的?那为什么不叫鸭蛋糕?”

    皇太孙好奇的继续发问。

    谢若宁:因为在现代叫惯了喂!!

    “那就叫清蛋糕吧,蛋清做的糕点!!”

    谢若宁开口说道。

    其实鸡蛋清做蛋糕会比鸭蛋精做更加适合。

    这不是想着不要浪费么!!

    皇太孙说得么也对,确实太多用鸭蛋黄做的东西,那么清蛋糕的量就会大了。

    倘若清蛋糕买的人少,那么……

    “还有……”

    皇太孙话还没有说完,那边纪一帆便跑了进来,“你果然在这儿,你们谢府敲锣打鼓的在找你呢,你还不赶紧去你祖母哪儿?”

    “找我?”

    谢若宁一愣,难道谢若婉的事儿被爆光了?

    没理由啊,有这么快速么?

    不过,她还是带着秋霜和还有纪谢氏之前给的丫头红霜一起去了谢老太的院子。

    一进谢老太的院子,好家伙,隔壁的袁老太也带着几个儿媳妇也在呢。

    还有几个陌生的妇人。

    看那几个妇人的装扮,谢若宁感觉某些人做事挺快的。

    也是,“把柄”可是值不少银子的,而且送了给他们,能不快速行动么?

    谢若宁一给众人见完礼,袁老太便大喝一声道,“孽障,还不给老生跪下!!”

    谢若宁纹丝不动,她可是哑巴,据说,有人觉得,哑巴同时也有可能是聋子。

    所以,在这种场合,自己继续装聋作哑就成了!!

    “弟妹,事儿还没问清楚呢,你叫的是谁?”

    哪怕谢若宁是不受宠的,可那也是她东府的孙女。

    她想耍威风,去西府耍去。

    再说了,怎么每次人家西府的小姐做那不要脸面的事,都要把黑锅往东府的小姐身上推?

    欺负她东府没人是吗?

    “两位老太太稍安勿躁,两位王妃派我们几人前来,也是想一证贵府小姐的清白。

    不如,让老奴们问问?

    听说贵府的六小姐虽然是哑的,但会写字是吗?”

    某位王府“天使”开口说道。

    谢老太听了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谢若宁道,

    “宁丫头,王府天使问话,你如实回答就是。

    我们东府,也不是随便让人来扣屎盆子的。”

    谢若宁听了,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走上前,站在了据说是王府“天使”的面前。

    这两位“天使”一位是镇南王妃身边得用的,另一位是江北王妃身边得用的。

    谢若宁一上前来,两位“天使”便闻到了一股特别熟悉的檀香。

    二人心中都不由得生起了一丝疑惑。

    这檀香,可不是一般人会使用的啊!!

    世上檀香千万种,可是,每款檀香,配料可是不同的。

    不过,二人因为有正事要办,便也不打算纠结那檀香的问题。

    二人便定了定神,开始问话起来。

    “听说你们西府的谢若婉有对金镯子送给你了,可有此事?”

    谢若宁听了,点点头。

    “那镯子现在还在你这儿?”

    这句话,是江北王妃身边的“天使”所问。

    要知道,人家“天使”可是身负重任而来的。

    那谢若婉可是勾搭上了江北王妃的嫡亲幼弟。

    倘若只是这样,也就算了。

    在江北王妃看来,那也算是半门子亲戚。

    那谢若婉的姿色和家世,给她弟弟当个继室,还是使得的。

    可哪里知道,这贱妇居然还和她的小叔子眉来眼去的!!

    据说,已经给了“订情信物。”

    本来吧,在她看来,这种人不要也罢,勾三搭四,不守妇道。

    难道她不要脸么?

    和这种人做妯娌。

    可偏偏自己的男人说,那谢若婉的生父,还是比较有利用价值的。

    而且又是给他的弟弟当妾室。

    一来是增加他们江北一脉在朝堂上的话语权。

    二来,只不过是个妾室,倘若哪天人家父亲不行了,也没什么大干系。

    虽然她的嫡亲弟弟来和她闹过。

    可她有什么办法。

    她的一身荣华还得靠她男人不是?

    可偏偏,那贱妇却在镇南王妃面前表示,她一不认识什么小舅子,二不认识江北王家的三公子,摘清了一系列的关系。

    还表示,所谓的“订情信物”压根就是别人送出去的,和她没半点关系。

    镇南王府和江北王府呢,不是同出一脉,关系平常也只是淡淡,并不算深交。

    江北王妃碰了这么一个钉子,在镇南王妃面前失了面子,哪里会高兴的。

    更何况,自己的小叔子也好,弟弟也好,都说是和谢若婉有过“交往”。

    在江北王妃看来,人家怎么不说别人,偏要说是谢若婉?

    而谢若婉则表示,倘若两位王妃不高兴,完全可以第一时间来谢府找她的那对镯子。

    她也特地向镇南王妃表明,那镯子,有两对。

    最原始的那一对,是送给了堂妹谢若宁。

    主要是她看谢若宁可怜,一时不忍,那时候身上也没别的值钱的,就送了给她。

    万一她有啥需要,也可以拿来变卖换银子。

    后来虽然想去要回来,可是,她脸皮薄,感觉不好意思。

    又无法面对自己的祖母,又让人去打造了另一对。

    她的那一对镯子,一直摆在家里,那银楼呢,也是有接单记录,到时候她可以提供。

    至于谢若宁的那对镯子是否在她哪儿,那她就不清楚了。

    镇南王妃其实对谢若婉在外和谁结交,也是有点知道的。

    确实没听说过和江北王一系。

    最要紧的,倘若她最“宠爱”的千金小姐有某些不好的传闻。

    那也很影响王府声誉的。

    在她看来,谢若婉有事确实还不如那个谢若宁有事。

    因此,才有了两府天使同时降临一事。

    谢若宁听了江北王府“天使”的问话,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在纸上刷刷刷地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