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一百章 威胁
    “你家小姐真是聪明,可惜了,你再也见不到她了。“

    谢若宁笑得甚是温柔。

    “你想杀我?不……不……你不能杀我……杀人那可是犯法的……”

    那梅表姐挣扎起来,神情有些疯魔了。

    “呵呵,你都想卖了我的丫头和我,怎么,当奴才的卖主子不犯法?

    再说了,谁知道是我杀的你?谁看见了?

    你知道吗?一刀扎进你心窝,太便宜你了。

    我会慢慢,慢慢地……呵呵……”

    谢若宁笑得更加“甜美“了,从自己的袖口里掏出了一块丝巾蒙上了她的眼睛。

    又拿了另外一块帕子塞进了她的嘴里。

    然后从头上取下了自己的金钗,慢慢地地她手臂上划啊划。

    “感觉到了么,我那匕首,就在你的手臂这边,我就给你来刀,到时候,你的血一滴,一滴,一滴……

    还记得么,你和冬雪说过,这里人烟罕至是么?

    那么,你觉得,当你的血全部流光的时候,你会如何?”

    谢若宁笑得更加轻柔了。

    那梅表姐拼命摇头,嘴里一个劲地“呜呜呜”地叫着。

    “你摇头有什么用?现在,我来问你话,我满意了,自然会放了你,给你包扎,要不然,呵呵……”

    说罢,谢若宁,那金簪子便在梅表姐的手臂上划了一道血口子。

    “你闻闻,你的血,啧啧,闻到了么?

    它一滴一滴的在掉呢,你听,滴答滴答,都是你血在掉下来的声音,你说你能坚持多久?

    还要继续摇头吗?

    还是选择和我合作?”

    谢若宁继续蛊惑道。

    冬雪害怕地捂上了眼睛。

    梅表姐是要害她,现在小姐要对付她,也是帮自己报仇。

    自己也不会说啥,虽然心里有些不忍。

    可一想到梅表姐把她哄骗过来要卖了自己,给自己冠上逃奴的罪名……

    冬雪不由得打起了冷颤。

    幸好啊幸好,一直有跟着小姐在强身健体!!

    小姐说得没错,让自己的身体棒棒哒,那是没错的。

    所以,小姐现在要杀梅表姐,她也不会多求情!!

    因为小姐肯定是没错的!!

    不过,小姐为啥要用手挤那个果子?

    是用来假装血滴的声音哄骗梅表姐?

    哎,小姐真的是太善良了!!

    你说让纪表少爷看见,会不会觉得小姐太过妇人之仁,以后无法撑起当家主母之职啊??

    那梅表姐被丝帕蒙着眼,哪里会知道谢若宁用果汁落地的声音来代替所谓血滴的声音。

    她是用金簪在她手臂上划了道口子,可并不深。

    痛那是铁定痛的,要不然,梅表姐也不是傻的。

    谢若宁还怕不够逼真,还把沾了梅表姐的血液的金簪子在她的鼻子下方晃啊晃。

    顺便也帮她人中位置划了道小口子。

    虽说不大,不过也够她闻到血腥味了。

    梅表姐也终于清醒过来,知道,这六小姐吧,是来真的。

    她早就听说那六小姐好像长期不能出府,被关在府里,都有点脑子不正常了。

    现在,果然如此。

    她可不能和疯子较劲儿。

    因此,拼命点着头。

    “冬雪,来,帮你表姐包括一下,顺便给她洒点我特殊的药粉……

    别用粉红瓶子的那个,那个是让人浑身发痒的。

    对对对,就用那蓝色的,七日断魂散洒点上去。”

    谢若宁把梅表姐嘴里的那帕子给拿了出来,然后示意冬雪用那块帕子给她包扎。

    “小姐,那七日断魂散的解药可不多啊,那么好的毒~药要给我表姐用?”

    冬雪虽然不明白自家小姐说的什么七日断魂散是啥。

    不过,配合演戏她还是会的!!

    “无妨,你表姐还有用呢,一颗解毒的不给她,到时候,给她隔段时间解点毒好了。”

    谢若宁赞许地看了眼冬雪,这丫头越来越聪明了嘛!!

    “六小姐,你想问啥……”

    梅表姐颤抖着问道,她感觉到了有凉凉的粉盖在了自己的那伤口上。

    也知道那伤口被包扎好了。

    但是六小姐这个杀千刀的,居然给自己下了毒……

    “你是谢若婉的心腹,要不然,这种事,怎么会叫你来办。

    那么,一些机密的事,你肯定知道得多。

    来,说些我想知道的。”

    谢若宁也不知道从哪儿问起,因此,很是笼统地让梅表姐说些她知道的。

    “六小姐,我就是我家小姐身边的二等,前些日子犯了些错。

    我家小姐不要我了,后来,小姐说给我将功补过的机会。

    我才把冬雪哄骗过来的。”

    那个梅表姐现在也清醒过来了,不像刚才那么疯颠,所以,说话还是挺有条理的。

    谢若宁现在也很少管谢若婉的事。

    一方面,谢若婉长时间不在西府。

    另一方面,她自己呢打理自己的产业,读书写字,锻炼身体还来不及呢。

    哪里有功夫管别人的闲事的。

    所以,对于梅表姐是不是谢若婉的心腹,有没有犯错还真不知道。

    而一边的冬雪则点了点头,示意梅表姐没说谎。

    不过,梅表姐在某些方面还是挺配合的。

    毕竟她被下了毒,所以,把她所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比方说,谢若婉现在和那宣氏,还有另外三位贵女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

    谢若婉这次当女官的竞争对手不是只有一人,而是有四人。

    名额呢,只有一个,所以,她很焦急。

    本来按谢若婉父亲或者祖父的官职,她是无法成为候选人的。

    可这不是镇南王妃“宠爱”她么。

    所以,把她也放在候选人名单里了。

    在谢若婉看来,另外四位贵女,除了宣氏,还有一位李氏有竞争资格。

    另位两位吧,已经不是她敌手了。

    其中一位徐氏,出身也就比她高一点点,不成气候。

    至于另一位姜氏,和她的表哥有私下亲密接触,被人告发了出来。

    虽然没有公开,不过,也只等所谓的挑选结束,人家就要成亲了。

    而正是因为发生了姜氏的事,她才意识到,她有一样把柄是落在了谢若宁的手里。

    那就是赤金八宝镯子。

    那对镯子样式难看,沉甸甸的,她那时候给了谢若宁。

    可是,除了她的贴身知道,别人是不知道的。

    她那时候生怕祖母或者别人问起来,还特地去仿制了一对。

    猛一看,还挺像。

    可实际还是有区别的。

    那就是真的那一对,那是有人家匠人的特殊标记和铺子的刻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