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九十七章 又有漩涡吗
    “你别胡说八道,六妹妹说了,收咱800两,我叫素素去取银子了。

    你消停点。”

    皇太孙冲谢若宁笑了笑,“六妹妹,你知道你一帆表哥就是这臭脾气,其实人不坏的,就坏了那张嘴。”

    皇太孙很是温和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还示意纪一帆客气点。

    纪一帆见了,心里不由得纳闷。

    以前监视过谢若宁,这家伙可不是高风亮节的主儿。

    该砍你一刀,敲你一笔竹杠的时候,人家那是绝对不留情的。

    因此,便道,“是不是那铺子出过啥人命案子?或者惹上官非了?”

    要不然,这家伙有这么好说话?

    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人性啊!!

    谢若宁听了纪一帆的话,很是无语。

    这年头,当好人太难了,送个顺水人情更加难。

    因此,便刷刷刷地在纸上写道,“你出多少?”

    纪一帆一看,便道,“这不是我说出多少便是多少的缘故。

    你老实和我说吧,那铺子到底有什么问题。”

    是了,她今天出去过了。

    肯定是有问题了,所以,才肯便宜,降价卖给他们。

    要不然,昨天说两千两,今天就只要800两了?

    大放送吗?

    谢若宁想了想,便又写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卖吧。

    省得你又误会我对你们有所不轨。

    你说你人才不够出众,长相不够出挑,说话不够玲珑,要银子没银子,要功名没功名。

    哪来的自信觉得别人要贪图你?

    贪图你什么?

    嫌命长吗?”

    写完,一丢笔,也不管一切,便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真的是受够了,自己招谁惹谁了,要来受这纪一帆的气?

    行,老娘就和你杠上了,那铺子不让了!!

    皇太孙和纪一帆的院子回落霞小筑,是要横穿谢府的花园。

    也是谢若宁运气不好,居然在花园里碰见了大伯母和她的客人。

    “宁丫头,来,过来给宣太太瞧瞧。”

    大伯母周氏很是慈爱地看着谢若宁说道。

    本来她只想请个安就离开的,哪里知道,还要细瞧?

    不过,她现在也渐渐习惯间歇性地陪周氏“演戏”。

    因此甚是乖巧地走了上前。

    “这个就是你之前说的苦命的侄女吧?长得是真不错,可惜了……”

    宣太太的话,谢若宁也早就习惯了。

    因此,她继续低头装鹌鹑。

    一般情况下,那些权贵太太也好,清流太太也好,都会递上荷包,以示自己特别关爱“老弱病残”。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那个宣太太也不例外,从手上褪下了那赤金手镯套进了谢若宁手里。

    看着那只手镯,谢若宁有点惊讶。

    这么贵重的见面礼?

    一般就给个金戒指就很厚重了。

    可现在……

    看着大伯母周氏的脸,她顿时觉得,难道她们想利用她来干啥坏事?

    或者是那宣太太想把自己许配给她们家的孩子?

    一般情况下,也没哪个正常的太太会给自己的儿子或者侄儿娶哑巴吧?

    难道人家的孩子也是残疾的?

    所以……

    谢若宁想拒绝,可人家哪里会给她拒绝的机会。

    那宣太太还道,“我听说你和西府的那位婉姑娘玩得好,是吧?”

    谢若婉?

    一听到这名字,谢若宁心头的警铃转得更加响了。

    她扯了个笑容,然后把目光转向大伯母周氏哪儿。

    她觉得周氏是应该知道些什么的。

    “你呀,就是太性急了,她现在长期在府里,也未必知道些什么。

    两人玩得好,也是几年前的事了。

    现在人家攀上高枝了,她又是这种情况,你也看见的。

    要么,去我院里坐坐?”

    周氏笑着在一边说道。

    周氏带着宣氏走在前,何嬷嬷便在谢若宁的身边说了一些事。

    据说,现在宣氏的嫡次女和谢若婉现在是竞争关系。

    竞争的是镇南王府女官的官职。

    一般来说,王妃身边有四个女官。

    女官和宫女丫头不一样,人家拿是朝廷的俸禄,最要紧的是还有级别的。

    那是正五品的官职。

    像皇后和贵妃,还有一般的妃嫔身边也有,除了皇后身边的女官是正二品,别的都是三品或者四品。

    当了女官,将来嫁的男人自然不一样了。

    虽说要当到二十才能嫁人。

    可对男方来说,娶一个贵族小姐,和娶一个女官所带来的价值自然是女官更大。

    更何况,一般能当上女官的,本身也是贵族出身。

    再加上女官就跟着王妃出入宫廷,认识的人自然多了。

    而且往往会和女官往来的人,层面不一样。

    所以,一般王妃身边的女官,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当上。

    在前世,原主就没当上的。

    本来嘛,人家镇南王妃说穿了,就是把原来的谢若宁当玩具在玩的。

    怎么可能会把女官的位置给她的。

    那么如今,谢若婉可以扭转乾坤么?

    谢若宁看了看周氏的背影,有点想不通。

    严格说来,倘若谢若婉真能当上女官吧,其实对谢府的姑娘来说,是件大喜事。

    谢若婉出自西府,可对东府的姑娘同样有利,至少在婚嫁方面。

    可周氏明显是不想看谢若婉当上女官,她就有些不懂了,为什么?

    也幸好,现在她是哑巴,所以,她打定了主意闭紧嘴巴。

    “你到底懂了没有啊?”

    何嬷嬷故意走在周氏和宣太太后面,是专门来提点谢若宁的。

    哪里知道,这“哑巴”小姐,居然朝她一个劲眨眼睛。

    你说你眨眼睛有什么用?

    懂了就点点头,不懂就摇摇头!!

    宣太太进了周氏的屋子之后,便“亲切”地拉着谢若宁的手,询问以前她和谢若婉的一切往来。

    她也知道,谢若宁不会说话,但是同样知道,谢若宁能写字和人交流。

    因此,她一开始是问比较简单的问题。

    比方说谢若婉喜欢的颜色,花色,喜欢的首饰诸如此类。

    又或者说怕什么昆虫,怕吃什么糕点。

    吃了哪种糕点会身体不舒服诸如此类的。

    谢若宁听了,继续装傻。

    她有些不懂,是放些昆虫让谢若婉害怕?

    可一般的女子,都会怕小虫的啊。

    所以,问这个压根没用。

    王妃总不会因为谢若婉怕虫就不要她吧?

    或者,其实,宣太太早就知道一切,其实是想挑拨谢家的东府和西府?

    毕竟,宣氏的嫡次女和谢若婉的竞争关系,两家人都知道。

    现在周氏这么一接待,还把自己叫了来……

    谢若宁感觉,自己又被拉进漩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