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九十六章 不乐意共享
    谢若宁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秋霜便开始问何二,“你是不是还没认识到自己错在哪儿?”

    秋霜是真的焦急。

    小姐的脾气,她是知道的。

    心地善良,心慈手软,和二小姐比起来,自家小姐简直像个天使。

    院子里很多侍候的人都觉得自己命好,能来侍候小姐,小姐也不嫌弃她。

    哪怕是冬雪,别看她一向认自己是第一丫头,可也是一直叫嚷着小姐更看重她的。

    无论怎么说,自己知道的确实比冬雪多就是了。

    小姐外面的生意不是说非二哥不可的,只不过是小姐懒得换。

    可并不代表非他不可。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兄长呢,也有些飘了,这些日子来,顺风顺水的。

    再加上发展得都顺利,徒弟们也发展得不错。

    他是觉得,他无可替代。

    可是,又有谁是无可替代呢?

    当今天子,都是可以换人做的!!

    谢若宁看了眼何二,长叹了一声,然后出了屋子,坐马车回了谢府。

    “小姐,您是怎么想的?”

    马车上,秋霜战战兢兢地问着谢若宁。

    倘若小姐发个火,摔个杯子的,她心里还有底。

    她最怕的,还是小姐不出声。

    “秋霜啊,你二哥的位置要动一动了。

    不过,你放心,他的那个位置还是你那几个兄弟的。

    就看谁办事得我心,立最大的功了。

    我给他们三个月时间。”

    何氏兄弟算是最早跟着她的人。

    一方面,因为秋霜贴身侍候自己,她对他们也算放心。

    算是自己人。

    另一方面,她和秋霜也提过,等她年纪大了,将来找个外面的管事成亲。

    秋霜那时候卖身,只是卖了几年的。

    将来出去,成了亲生了孩子,孩子也是可以考取功名的。

    她也向秋霜承诺过,将来会帮着秋霜的孩子找先生。

    至于她的孩子将来会不会有功名,她不保证。

    毕竟,像谢若慎这种根正苗红的读书人家出身的,他的文化水平还不咋滴呢。

    这得看小孩子自己有没有书心,有没有那造化。

    机会她会给。

    “小姐……”

    秋霜不知道说什么了。

    “有些事,先别和你二哥说吧,你二哥,要压一压了。

    要不然,呵呵……我是不敢再用他了。”

    何二擅自做主的事儿呢,也不是头一回了。

    比方说,炒人,哄抬价格,每次呢,他都会找理由。

    所以说,其实自己也有错。

    倘若不是自己的纵容,何二也不会变成这样。

    “小姐,不是的,奴婢知道的,真的……”

    秋霜一边哭,一边摇着脑袋。

    谢若宁拍了拍秋霜的手,“你明儿个再出府一趟吧,把我的意思告诉你几个兄弟。

    让他们告诉我,他们分别最擅长的是什么?

    让他们自己挑一块,到时候,展示给我看吧。”

    其实听秋霜说起她的那些兄弟来,她也是很惊讶的。

    她只是知道何老大对买田地买宅子这方面,挺拿手的。

    据说,以前何老大也是做过类似房屋中介的这门行当的。

    只不过,后来好像发生了意外,干不下去了。

    所以,就跟着他爹一起当货郎了。

    但在那行业里,他熟人多,也门清,一般人也糊弄不了他。

    至于另外几位,也据说各有各的拿手。

    秋霜说有一位木匠手艺特别好。

    以前秋霜还真的送过她一些木制的工艺品。

    主要是以前她老在市场淘换这些。

    秋霜说,她有个兄弟就会做,做得贼漂亮。

    谢若宁想的是,反正要花银子买的,还不如买定制款的。

    一家便宜两家占,人家也赚点银子,自己也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得到自己想要的。

    至于别的兄弟会些啥,她是真不清楚。

    说穿了,她还是懒。

    要不然,何二也不会被她纵容到这地步了。

    回了落霞小筑,她稍做整理,便第一时间去找了皇太孙。

    皇太孙倒是很意外,亲自倒了杯茶给谢若宁,刚想说话,谢若宁便竖了一根食指。

    “六妹妹的意思是?”

    不会是一千两吧?皇太孙觉得,这价格倒是可以接受。

    他今儿个早上,特地招了在打理那铺子的管事过来。

    那管事说,不算后面的宅子,光是铺子大概的估价在800到850两左右。

    加那个宅子吧,在1000到1100左右。

    当然了,这是市场价格。

    一般看行情,会左右浮动。

    他们硬要买,或者要稍稍贵点。

    谢若宁指了指,皇太孙明白,她想要用文房四宝,便带着她进了内堂。

    谢若宁便刷刷地写了下来,“我下面的人买铺和买宅花了约700两左右,人情往来,喝茶打点,所有的辛苦应酬费大概在100两左右。

    我也不多要你,你付我800两吧。”

    本来她倒是真想说一千两的。

    毕竟,市价摆在哪儿。

    可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这种事儿,人家稍一打听,就打听出来了的。

    皇族的人,听说最最小气了。

    人家的便宜,哪里有这么容易沾的。

    所以,既然如此,那就明码标价。

    亏本生意那是铁定不能做的,这点还是要和人家说清楚。

    而且真亏本,人家还以为自己想干嘛呢。

    特别是皇太孙,之前好像有点误会自己……

    皇太孙看着谢若宁写得,愣在了哪儿。

    他是准备好了银票的。

    虽说是“亲戚”,不过,他也没打算占人家小姑娘便宜的。

    现在,人家主动让了,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唉,昨天他听了纪一帆的,还真的误会人家了。

    以为人家想要敲他一笔竹杠。

    他刚要准备让人去内堂取银子,纪一帆走了进来,没好气的说道,“大家亲戚一场,我劝你收敛点。

    要不然,大家扯破脸,都不好过,干嘛趁我不在的时候跑过来?

    是不是故意防着我?”

    谢若宁一听,顿时觉得这冬雪的情报有误啊!!

    她来之前,就问过冬雪,纪一帆在不在。

    听冬雪说,纪一帆和自家兄长去跑马了,自己才过来的。

    她是真的不想和那纪一帆有啥交集。

    自己也不欠人家的,凭什么老被人家怼啊。

    更何况,现在自己是哑巴,还不能还嘴,着实可气。

    而且听他的话,感觉好像自己想对皇太孙干嘛?

    拜托,自己好歹也头顶着京城四大美人之一,虽说是曾经的,那也是有很多“粉丝”的好不好。

    这皇太孙现在还是“纪一平”呢,又长得这么普通,自己看不上好不好!!

    哪怕他哪天恢复皇太孙身份,自己也不乐意和别的女人共享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