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九十五章 信任
    何二的处罚吧,轻不得,重不得。

    太轻,以后何二就会私自调用资金,甚至亏空公款。

    说真,自己在何二手里的资金并不少。

    而胆子,是一次一次喂肥的。

    别看何二有父母儿女兄弟在京城。

    倘若那金额到了一定数量,你看他会不会卷款跑路。

    有了银子,媳妇可以再娶,子女可以再生,至于父母,呵呵,他还有别的兄弟可以帮他尽孝呢。

    倘若太重,一来,秋霜的面子,自己还是要给些。

    她贴身侍候,万一心里有怨恨,讲真,有些事儿,还真说不好。

    自己记得在现代的时候,自己单位办公室主任打水从不假手于人。

    据说他以前还在当文员打下手的时候,就会干某些吐口水在人家领导的热水瓶里。

    后来自己当了主任,生怕下面的人怨恨他,所以,这种活,自己来。

    二来,何二在这么多人里,确实也是最出挑。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唉,头疼,自己手里能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已经在培养,可是,还是需要时间。

    真要找人接手何二手头的那些吧,自己还真挑不出来。

    之前谢彦信有提议过,春雨嫁了人之后,让她去何二哪儿帮手。

    主要是负责管账方面。

    一来,春雨跟着谢若敏也会算账盘账。

    二来,总得有自己人盯着。

    春雨在谢彦信看来,可比何二靠谱多了。

    怎么着是自己人。

    先不说春雨的卖身契是在谢家的。

    哪怕放了她卖身契,她娘家人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她敢不听?

    谢若敏第一时间拒绝,至于谢若宁,则是不出声。

    谢若敏的想法很简单。

    在她看来,妹妹一开始投入到庄子,田产,生意的银子就是她自己的私房。

    虽说有一部分是“敲诈”谢若婉所得,可大部分还是她自己以前的私房攒下来的。

    而且还是妹妹有眼光,有魅力,有胆识才赚到的。

    她和弟弟已经占她便宜了。

    妹妹孝敬父亲那是应该的,可没听说过,当妹妹的一定要孝敬姐姐兄长的道理的。

    她尽心尽力帮着打理那些田产和庄子。

    算是谢谢妹妹赠予自己的酬劳。

    可是,倘若她的人插手进妹妹的生意里,那就是两回事了。

    姐妹俩,这方面还是要分清的。

    谢若宁倒是没往这方面考虑。

    她想的是,对,春雨是忠心。

    可她忠心的是谢若敏,或者说,她忠心的是谢府,握着她卖身契的人。

    那么,表面上看,春雨和春雨一家都可以是忠心的。

    可倘若某一天,谢老太用卖身契要胁他们呢?

    那她们忠心谁?

    这些日子来,三房有在增加自己的田产和庄子,谢老太爷是知道的。

    但增加了多少,田地庄子在哪儿,价值几何,他是不清楚的。

    之前谢彦信有向谢老太爷提过,想把当初嫡母拿走的田庄给拿回来。

    他的意思是两个女儿要出嫁,儿子呢,也要娶媳妇。

    所以,他想靠着那出息,给几个孩子添点陪嫁和产业。

    一方面,那庄子也是他母亲唯一留给他的念想。

    这样,哪天做媒的时候,面子上也好看点。

    第二,他现在也是个官,总不能说靠媳妇留下的嫁妆给三个孩子置办成亲吧?

    毕竟,媳妇的那些陪嫁,呵呵……

    谢彦信那时候也没怎么多话的,只是把问题抛给谢老太爷。

    谢老太爷其实也是知道某些事的。

    只不过,谢彦信不提么,他便不说。

    但现在老三提了,他肯定会给一个交代。

    自己的老妻自己知道,自己的长媳呢,他也知道。

    这吃进去的肉,哪有吐出来的道理。

    但你说要他现在拿出私房来帮补这个儿子和孙子孙女吧,还真没有。

    一方面是没这么多银子。

    当年给谢彦信的母亲置办下,是因为在外当官。

    油水自然丰厚。

    可现在不同了。

    京官难做,更何况,他觉得,他还是上位期,倘若伸爪子,吃相太过难看,很影响上位的。

    所以,谢老太爷那时候一方面是加快了向老妻要庄子。

    另一方面,也和自己的三儿子说了,他自己倘若有私房的话,去做点小生意,但投入不要太多。

    赚了么最好,亏的话,也不伤到筋骨。

    倘若赚了,也不用交到公中来,他说的。

    反正各房都有私产,都不交公中的。

    他也乐得做这个顺水人情,好向老三证明,他是个“大公无私”的父亲。

    谢彦信向老父去索要亡母留下的庄子也好,妻子留下的陪嫁庄子也好。

    说穿了,其实要的就是谢老爷子的某句话,三房这几年添置下的私产,不用交到公中。

    小女儿的话很对,老太太和大嫂周氏习惯侵吞别人的财产了。

    那么以后,女儿赚来的,人家也会侵吞。

    侵吞长辈和弟妹的都行,侵吞侄女的难道会不顺手?

    而有了谢老太爷的那句话就不同了。

    谢老太爷虽然大部分是偏向长房和二房。

    可谢彦信也是他的儿子。

    在老妻和这个儿子中,会选择谁,还是未知数。

    倘若老妻一味让他丢脸,舍弃老妻,也不是不行的。

    倘若庶子让他争气,他自然也会高看,会把他和两个嫡子摆同一个天秤说。

    说穿了,就看谁带来更多的好处罢了。

    谢老太爷和谢彦信说得还是比较婉转。

    他呢,给三房的三个孩子呢,也是准备了一份薄薄的心意的。

    当然了,现在不能给,等成亲了,到时候再给。

    总之不会让三个孩子没脸就是。

    都是他的孙子孙女,肯定会帮衬一把的。

    虽说谢若宁让谢彦信是做了铺垫,也有了谢老爷子的口头承诺。

    但是,由于原主留下的前世记忆实在是不堪。

    所以包括谢老爷子在内,她都保留。

    家生子,能不让人家插手,她还是不想她们插手的。

    要不然,她干嘛每次出来都只带秋霜,不带冬雪?

    和冬雪说是她亲戚众多,能帮着自己打听,甚至容易为自己掩护。

    也和冬雪说了,她和秋霜,一个主内,一个主外。

    可实际说穿了,其实就是防着冬雪。

    不是说不信她,她的亲戚在府里实在是太多。

    万一她嘴快,在自己的亲戚朋友哪儿说漏嘴了怎么办?

    有些事,知道得人越少越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