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九十一章 麻烦你让出来
    “六妹妹,叫你的丫头别用那东西对准我们,我们不是坏人。”

    皇太孙很是郁闷的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那个叫冬雪的丫头,看他和纪一帆的目光很带敌视。

    咳咳,其实也难怪她们的,毕竟是后院的丫头,没见过啥世面。

    可理论上六妹妹不是啊!!

    谢若宁看了看秋霜,然后秋霜便一步上前问道,“我们家小姐问你们有何事。”

    谢若宁不是“哑巴”的事儿,除了自家人,还有秋霜冬雪知道,别人是不知道的,包括春雨和夏露。

    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安全。

    虽说现在谢家的人也知道,谢若宁在慢慢“恢复”。

    不过,所谓的恢复,也是会叫一个,“啊”,一个“哦“罢了。

    所以,继续装吧!!

    皇太孙和纪一帆其实是知道谢若宁会说话的,知道她在装。

    毕竟,他们这些日子来,也监视过她,哪里会不知道。

    只不过,现在人家要装,而且他们现在有事求上门,也懒得拆穿。

    事儿真闹大,对他们来说也没好处。

    到时候,谢家长辈问句,你们监视我孙女干嘛?

    你让他们怎么回答?

    谢老太倘若让他们两人之中其中一个来负责,那又让谁来负?

    更何况,跟踪谢若宁这段时间,他们也觉得,这家伙就属奸商性质的。

    倘若被她敲笔竹杠,那就划不来了。

    皇太孙便上前道,“六妹妹,我们有事想和你商量,你看能不能让你左右退下。”

    有些事儿,还是不让那些丫头知道得好。

    谢若宁还没说话,冬雪便立即像母鸡似地把谢若宁护在身后,手里的弹弓还是死死地对准着皇太孙。

    刚才是人家从高空中跳下来,她失了准头。

    现在这么一个大活人在呢,她可不能失手!!

    冬雪也是刚才两个纪家少爷从屋顶跳下来才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就是,万一以后跟着小姐出去,碰到劫匪的话,人家不可能傻站着让你打的。

    所以,她决定了,从明天开始她要练那种会动的!!

    比方说从大厨房借一只鸡来,让人把鸡从屋顶上往地上摔。

    等习惯打鸡了,再换鸽子试!!

    倘若鸽子那么小,她也能百发百中的话,那么,打人应该更加没问题了吧?

    谢若宁看了眼皇太孙,又看了眼纪一帆,然后拍了拍冬雪的肩膀,示意她退后。

    “小姐……”

    冬雪一看自家小姐答应了,不由得急了起来。

    这两家伙可是不怀好意的。

    要不然,你说,为啥要在屋顶上?

    明显就是要对小姐干坏事!!

    自家小姐怎么这么单纯啊,真是把她急死了。

    “冬雪,小姐自有主张。”

    秋霜扯了扯冬雪的袖子。

    冬雪这孩子真是的,自家小姐多少聪明,更何况,又不是真不会说话!

    秋霜笑着对皇太孙和纪一帆道,“两位表少爷应该是不介意奴婢待会把房门打开的吧?

    也是为了避嫌不是?二男一女的,是吧。

    我们家小姐可是大家闺秀来着。

    两位表少爷放心,奴婢二人绝不偷听。

    奴婢们也会为表少爷准备好文房四宝的。”

    现在谢若宁出去,秋霜都会随身携带文房四宝。

    这样,方便谢若宁和人“交流”。

    用的次数不多,但秋霜是一直备着的。

    皇太孙一听,便立即表示道好。

    对啊,可以用纸墨啊!!

    就是这样交流起来慢了些。

    但安全性却更胜一筹了。

    到时候等他们临走前,把那些纸全部烧了就成。

    “六妹妹,你的人在城西买的那间铺子,我们想让你让出来。

    你放心,银子不会来少你的。

    其实呢,那铺子原先就是我们租着的,只不过,和原来的人发生了一点不愉快,所以……”

    三人进了屋子,冬雪给几人备好文房四宝之后,又瞪了眼皇太孙。

    临走前,还特地拍了拍自己的腰间,才和秋霜出了屋子。

    一左一右地站在了屋子门口。

    她们那位置,能看得见人影的晃动,但只要皇太孙声音一放低,她们是听不到的。

    因此,皇太孙便声音放得极轻说道。

    “理由。”谢若宁写道。

    难道何二刚才急着叫自己出去,就是为了这件事?

    谢若宁知道,那铺子估计对皇太孙来说是很重要的。

    要不然,他们跑自己这儿来干嘛。

    还跑上屋顶。

    那么,和他们复僻有关?

    自己肯定会让。

    自己是半只脚站在他们那一边的。

    但是,她不打算让得这么快,这么容易。

    太好说话,反而会让人起疑。

    因此,她便端起了茶碗,小口的抿起牛乳来。

    她在等他们的一个解释,或者说,等他们的一个合适价格。

    人情她会给,但绝对不会这么容易给就是了。

    要不然,在外面,何二肯定就让了。

    明显,那铺子的价格,还是挺划算。

    或者说那地理位置很好,很适合他们做生意的。

    “理由?”

    皇太孙一听,觉得自己已经说了啊,难道她听不懂?

    “让一个字,不让两个字。”

    纪一帆没好气的说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刚才可是被打了好几下的,可疼着呢。

    别看那石子小小的,但打身上,那是真的疼。

    刚才为了怕被发现,他没叫出声,但心里对谢若宁已经很不满了。

    谢若宁瞟了眼纪一帆,没说话,反正自己是哑巴。

    求人,哪怕你是花银子买的,但还是求人,那么,你求人的态度还是得有的。

    自己现在又不知道你是皇太孙!!

    不过,她也在思索前世的一些事来。

    比方说,城西有啥特殊的地理位置。

    倘若不是特别重要的,他们二人,也不会上门吧?

    在原主的记忆里,那时候几位皇子最主要是在皇宫,内城长安街哪儿进行交战,然后便是争夺南门。

    而定北军进京,又是从东门进的。

    和城西没半毛钱的关系。

    京城正中是皇宫,但富人和权贵,大都集中的东城和南城。

    正所谓,东贵南富,西贫北贱就是京城住宅的布局。

    所以,她是压根就想不到,在铺子上,会和皇太孙他们有交集。

    皇太孙见谢若宁垂下眼睑不说话,不由得有些急了。

    那个铺子之前一直是他们的根据地。

    他们也布置了好久,可以说里面机关重重。

    万一让人发现了,可如何是好。

    “六妹妹,不如你开个价吧,你看什么价格你愿意转让

    那铺子,我们家里人也开得时间长了。

    你做生意应该懂,倘若搬吧,会没了一部分客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