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九十章 夜会
    片儿串上来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没办法,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是小厨房哪个材料缺了,要么就刀柄断了,或者是锅底漏了。

    也幸好谢若宁本来肚子也是饱的,再加上一直在魂游想自己的事情,也没催。

    “你觉得,她看见我们没有?”

    纪一帆好几次看见那家伙的那双大眼睛扫过屋檐,心惊了几次了。

    “你没看见她在想事儿么,更何况,咱们躲这么隐蔽。

    她又不会功夫,怎么会知道?”

    皇太孙很是无语的说道。

    “再说了,哪怕知道了又如何?我们不就是来找她谈事的吗?

    我就不明白了,我们干嘛要上屋檐?

    直接来院子里找她不就行了?

    非要这么偷偷摸摸的?

    像什么话!!!”

    这要是被人发现了,大晚上的,瓜田李下的,表哥表妹的,还真的说不清。

    万一到时候,谢家要他们给个交代,你说怎么办?

    娶她倒也不是不可以。

    至少,她比一般的女子接受能力更加高些。

    知道他们的事也更加多些。

    可是,私心的想,倘若她不知道他们在干嘛,他还是不想毁了她。

    毕竟,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干的事,有没有将来。

    “我这不是想着,她哑了么……”

    纪一帆被皇太孙一提醒,心道,对哦,好像确实不用上屋顶哦。

    不过,既然也上了,咳咳,那就等着她把那碗东西吃完吧。

    “啧啧,也真是够会吃的,那么大一只碗,她把头埋下去了,还有空隙呢……”

    “就这么哗啦啦地吃着,猪啊,谁家养得起这么会吃的媳妇……”

    “看来,以前真的是错怪舅婆她老人家了,你说这么能吃的孙女,搁谁家,谁家倒霉啊……”

    纪一帆一边说着,一边摇着脑袋感叹道。

    呜呜呜,那片儿串好香啊,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我肚子好饿啊,我也想吃……

    谢若宁终于吃完了片儿串,打了个饱嗝。

    刚刚告诉自己,要少吃点,不过,这身体好像有点不受自己控制啊!!

    现在年纪小,新陈代谢是快,可万一把胃撑大了,唉……

    谢若宁接过秋霜递上来的帕子,抹了抹嘴,示意屋子里侍候的丫头都下去。

    冬雪虽说有些不懂,但还是乖乖听话出了屋子,捎带上了房门。

    皇太孙是觉得纪一帆太过刮噪了,烦不烦啊。

    你说现在要怎么下去是个麻烦事儿,总不能就这么窜下去吧?

    会不会吓到她啊?

    万一又吓病呢?

    皇太孙想着想着,就看见谢若宁消失在了屋子里。

    “不见了,去哪了?“

    皇太孙捅了捅纪一帆道。

    “啊,不见了?刚刚不是还在么?”

    纪一帆本来是想着早点聊完,早点回院子,自己也要叫人搞碗片儿串吃吃。

    一看那家儿吃,就感觉很好吃的样子。

    平时他也吃过片儿串啊,也没感觉有多美味。

    难道佐料不同?

    “唉哟,你打我干嘛!”

    纪一帆突然感觉屁股一吃痛,便用胳膊捅了捅皇太孙。

    真是的,对自己有意见就直说,有必要打自己屁股这种敏感的部位么?

    “谁打你了?赶紧找谢六。”

    皇太孙很是无语,自己是那么无聊的人么。

    “哎哟,又来,你有没完……”

    纪一帆感觉不止是自己的屁股了,大腿,还有肩膀哪儿,都吃痛了好几记。

    皇太孙拍了拍纪一帆,示意他往院子哪儿瞧。

    院子中,谢若宁拿着弹弓对着他们,继续保持着拉弹弓的姿势,冲二人笑,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在纪一帆看来,那叫一个刺眼啊!!

    怪不得这家伙吃这么多片儿串了,也是有好处的,打自己这么疼,擦。

    谢若宁做了个手势,示意二人跳下来。

    真是的,抬这么高,自己脖子很累好不好!!

    冬雪和秋霜原本守着房门口的。

    哪里知道自家小姐,也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在院子里,居然朝屋顶上弹起弹弓来。

    谢若宁一直有在练习弹弓她们是知道的。

    以前,那两丫头是极为反对的。

    不过后来自从发生了劫匪事件之后,无论是秋霜还是冬雪,对学弹弹弓的兴趣都高了起来。

    无论是当丫头还是当小姐,总得会有保护自己的本事不是?

    哪怕失败了,可至少努力过了。

    她们以后还可是要护着小姐出去的!!

    小姐都这么努力,那她们怎么可以不更加拼一下的?

    所以,二人早习惯了。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这次自家小姐会对着屋顶弹起来。

    冬雪的脑回路还是有点快的,第一时间抽出了腰间常备的弹弓也朝屋顶开“炮”。

    “哎哟,我的肚子……”

    本来谢若宁看清屋顶上的人是谁之后,便只朝纪一帆开打。

    一个未来的皇帝,一个将星,是人都知道,皇帝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至于将星,呵呵,反正咱谢家走的是文臣路线的,老娘不怕你。

    可冬雪就不同了。

    她天赋还是不错,再加上这些日子来的勤学苦练,那准头杠杠的。

    她才不管是谁呢,看见就打。

    所以,皇太孙华丽中招了。

    “呀,是两位纪家表少爷?你们跑我家小姐的屋顶干嘛?

    奴婢还以为有采花大盗跑咱们谢府来了呢?

    不知者不罪,你们二位不会怪罪奴婢一心的护主心切吧?”

    皇太孙和纪一帆落地之后,冬雪也看清了,不由得有些郁闷了。

    真是的,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不行不行,不能让人抓着话柄!!

    真是的,两个表少爷,好好的正门不走,干嘛从屋顶下来,太吓人了有没有。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难道他们有谁看中了自家小姐,要过来说悄悄话?

    不对啊,画本子里演的,表少爷看中小姐,一般不都是叫小厮来买通贴身丫头的么?

    然后让小厮和丫头帮着传情。

    见面也是走偏门或者走角门啥的。

    没听说过是从屋顶上下来的啊!!

    那他们想干嘛?

    而且还是两个一起过来?

    难道他们看中自家小姐的美色,想劫色?

    是了是了,他们以为小姐不会说话,是哑的,所以躲在屋顶。

    等她们这些丫头都去睡觉了,小姐也睡下了。

    他们就从屋顶偷偷下来,然后……

    苍天啊,大地啊,这两表少爷人模人样的,居然想干这么下作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冬雪又把弹弓对准了皇太孙的某个重点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