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八十八章 渠道很重要
    于氏送给谢若宁两姐妹的见面礼很是厚重。

    其实于老太或者于家的那些太太们也都给了见面礼。

    一般也就是小配饰,比较精巧,漂亮,但价格不会贵哪儿去。

    但于氏送的就不同了,很扎实。

    谢若宁打开那份礼物的时候,感觉有点烫手。

    这是啥意思呢?

    她有一点好,想不通的,可以问的,就去问谢若敏。

    而谢若敏也是坐在梳妆台前发呆。

    “看来姐姐也看见了。”

    自己还以为回院子第一时间打开人家送礼物的,只有自己呢。

    谢若敏苦笑了一下道,“我让春雨去问弟弟哪儿,让夏露去爹哪儿了,一会儿就回来。

    唉,于家的此番做法,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她的那只礼物盒子里,和谢若宁的一样,一只八宝金丝镯子,一对小玉兔耳环。

    只不过,两个人的玉兔耳环造型略有些不同。

    但上手,那对玉兔耳环,还是有些些份量的。

    至于那镯子,更加不用说,和谢府的糕点似的,扎实又厚重。

    谢若宁很是不在乎的说道,“管他们啥想法呢,总会和咱们讲吧?

    要姑娘有姑娘,要公子有公子。

    人挑咱们,咱们也挑人。

    就是不知道,人家提供的是公子呢还是姑娘?排行第几的。

    这样我很难打听,唉。”

    京城贵族多如狗,何二也带出了几个优秀的徒弟。

    他的几个兄弟的事业也发展得不错。

    像何老大对田庄,宅子这方面特别懂。

    所以,谢若宁也特地吩咐他,在京城四周找些价格合适公道的庄子。

    京城内外城的,也可以找些宅子。

    总得为分家,还有她和谢若敏的出嫁做些准备工作吧。

    万一将来成了亲,婚后夫妻闹不和呢?

    回娘家,闹太大,那么京城有个小宅子,可以避避。

    或者指不定合离呢?

    倘若谢家没分家,回娘家说不定会嫌弃。

    那住自己的陪嫁宅子也是可以的。

    这种事儿,也说不好的。

    有段时间,她为了出去方便,万一碰上人渣,或者来碰瓷的,还特地研究过律法。

    本朝居然可以和离,而且女方也能提出和离。

    哪怕男方不愿意,只要你理由充足,比方说,你能证明男方不能使女方怀孕。

    那么官府也是会批准你们和离。

    还会让男方支付一定的赔偿金。

    据说这条是本朝开朝时,开国皇帝订的。

    主要是为了鼓励夫妻多生子女,增加人口。

    那时候,她觉得这开国皇帝不会是穿越人士吧?

    要不然,怎么会有这条律法出来的?

    要知道,男人不会生,可是很打脸男人的。

    别说古代了,哪怕是现代,男人大部分也是大男人主义的。

    但后来从大家伙的口中得知了一些历史之后,她便知道,开国皇帝应该不是穿越人。

    之所以会订某些条律出来,最主要是为了鼓励生孩子。

    据说开国初,因为前朝末年造皇陵,瘟疫,死了很多人,再加上打仗打了十几年。

    据说打仗到后来,连四十几岁的男人,三十来岁的女人,包括一些残疾人,都上场的。

    只要你还有战斗力。

    开国初,人少地多。

    各地的官府为了鼓励大家生孩子,就有土地分配的政策。

    所以导致那时候,只要你有生育能力,别说四十来岁的妇女了,哪怕是一些年近五十的,都仍在努力。

    虽说现在很多事情都有在改变,比方说,官府也不会因为你家孩子多,再给你田地。

    但是某些律法,还是没有改变的。

    在谢若宁看来,只要没改变,那么,万一有个啥的,她还是要给自己留条退路的。

    自己一个人在城里置办宅子太显眼,咳咳,那就姐妹俩一起当陪嫁嘛。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古代买房和现代买房其实也差不多。

    地段要好些,闹中取静,菜场,药铺,商铺都要离得不远些。

    这年头不用讲究学区房,不过,倘若附近有学院啥的,自然也是好的。

    最最重要的,还是邻居的一些质素了。

    反正她也不急,便吩咐了何老大,走街窜巷的时候可以一边做生意,一边打听。

    谢若宁也和他说了,这找庄子也好,找宅子也好,她都会付一定的佣金。

    但她不急,慢慢找,一定要合心意。

    何老二他们几人的几个侄儿呢,也接过了衣钵。

    别看他们现在也有近二十人在沿街叫卖。

    可架不住京城的权贵顶流多啊。

    更何况,像某些王府和顶流权贵的丫头婆子,眼介也是挺高的。

    何二他们走的还是中级阶层的路线,他们的顾客群还是相对固定的。

    猛地去太过生疏的地方,别说打听不到风,客户群也打不开。

    用何老二的原话就是,要打听详细的话,一定得有时间。

    你首先得让你的客户信任你,人家才会和你说八卦不是?

    不然,你从你的客户哪儿,听别的八卦,人家也是从别人哪儿听来的,误差那是铁定大的。

    “你也别老听何二他们的,他们打听到的,多半真不了。

    有些好好的公子小姐,就是毁在这些刁奴手里。”

    谢若敏对有些爱搬弄是非的刁奴还是挺看不上的。

    而何二的渠道又是来自于那些刁奴。

    “话可不能这么说,对,有些刁奴的话确实不可信。

    可是姐,我们不是要听多个渠道的么。

    无论黑猫白猫能捉老鼠就是好猫,还有……”

    谢若宁话还没说完,那边,冬雪急匆匆地赶了进来。

    “小姐,奴婢听说咱家老爷要……要……”

    冬雪突然有点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这个消息可不可靠。

    要知道,自家小姐那可是最最依恋自己的父亲的。

    要知道父亲又要娶,她会不会受打击啊?

    “要干嘛?升官?”

    谢若宁一听,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个。

    难道是那皇太孙和将星运作的?

    有这本事吗?

    “不不不不,是说咱家老爷又要娶媳妇了。”

    冬雪一听,觉得还是实话实说的话,省得自家小姐空欢喜一场之后还要难过自家爹又有别的女人了。

    “又要?啥意思啊,祖母安排的?还是大伯母安排的啊?是谁家的女子啊?

    多大年纪啊,家里情况如何的啊?

    长得好看不?贤惠不……”

    谢若宁还没问过,谢若敏便一步上前道,“冬雪,你先把打听得全部说清楚。

    怎么回事,来路可靠吗?

    听谁说的?”

    瞧妹妹问的什么话,那是重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