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八十七章 姐妹
    她一直觉得,她可以让何二嫂开家糕点铺或者蜜饯果子铺一类的。

    她跟着周氏也去了不少府邸,也尝过不少好吃的糕点和蜜饯。

    除了一些是外边买的,人家府邸的糕点,她只要尝过,基本能回家还原出来。

    虽说做不到百分之百,七八十还是有的。

    谢府的好些糕点,她都尝过,基本也能仿制出来,不难。

    谢府的糕点,都是按着谢老太的口味来。

    她喜欢的,大厨房多备些。

    当然也有几款是府里特制的。

    可这种特制款,一般要过年过节才吃。

    据说材料比较特殊,用料比较考究,又特别费时。

    吃的次数少,自然也研究的少了。

    但据她观赛,那些糕点也就是比较喜庆点,吉利点。

    说真,外观和味道吧,也就一般。

    但有一款喜包,她还是很喜欢的。

    据说谢府的喜包在京城还是比较了名的。

    那喜包超级大一只,里面有四甜四咸,总计八只包子。

    其中两只稍大,另外六只稍小。

    八只包子的馅料都不一样。

    有红豆沙,芝麻,花生,枣泥,猪肉,虾仁炒蛋,荠菜猪肉,鱼肉八种口味。

    你在没吃进嘴里前,不知道自己会吃到哪个口味。

    每次吃,都有种惊喜,所以,京城的人提起这喜包,都赞不绝口。

    也就谢府的公子娶亲,小姐们出嫁时,才会有这味点心。

    据说这八只包子有特殊意义的。

    两只稍大换包子自然是指新人。

    六只小包子指的是将来生的孩子。

    古代嘛,讲究多子多孙多福气。

    甜的指女儿,小棉袄,咸的指儿子。

    但这道点心说穿了,其实也不难。

    你要仿制自然可以。

    只不过,京城贵族人家也有自己的骄傲,干嘛不自己创新?

    到时候,你也出这么一笼喜包,别人一看,哟,仿制谢家的。

    除非你在用料和材料上独树一帜。

    可真有这实力和脑袋瓜子的人,也不会去做那喜包了。

    做个寿包不好?

    干嘛非得在喜包上较真?

    所以,京城的很多贵族人家,都会有一到五道的拿手菜或者拿手糕点。

    别家,也可能会有,但别家肯定超不过就是。

    于家的糕点造型都特别漂亮别致。

    不用放到嘴里,就能闻到一股香甜的味道。

    最重要的是,做得特别的小巧。

    哪怕再斯文的人,也能一口一个。

    不像谢家的,那糕点其实还挺尴尬的。

    用谢若宁现代吃东西的方法来吧,一口一个也妥妥的。

    可在古代不是要装大家闺秀么,那糕点只得要吃三口才能解决了。

    倘若要让何二嫂去开铺子,造型可以借于家的。

    但是大小方面,还是得借谢家的。

    毕竟,自己是打算做小本生意。

    或者说是面向中低阶层的。

    倘若太小,买家会觉得性价比不高。

    谢若宁一边思索着,一边吃着人家母女几人挟过来的糕点。

    谢若敏则是焦急万份,已经给妹妹使眼色了,可妹妹愣是没反应过来……

    一看她脸上的神情,就知道她又魂游了。

    你出来作客也有这胆儿魂游的,自己是真不知道说她胆儿太大,还是不知分寸了。

    于氏的两个女儿和于氏不同,于氏毕竟是寡居的身份。

    所以,一大早去拜过寿后便回了自己院子。

    她两个女儿还是要去于府帮忙接待宾客的。

    所以,和谢若敏聊了会儿,便去接待宾客去了。

    “姐,你怎么看?”

    于氏的次女钱琪英问道。

    长女钱元英笑了笑道,“那两个姑娘其实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那个男的人品。

    我刚才出来前和你姐夫说过了,让他在前院的时候,留心一二。

    到时候和母亲说说。

    这男人看男人,和女人看男人总是不一样的。

    让母亲多听听多角度的也好。

    母亲倘若愿意再嫁,自然是最好。

    这样,她也不孤单。

    你没看见她每次看见力哥儿他们的场面。

    倘若母亲不愿意,也无妨。

    我之前和你姐夫提了,待我再生个孩儿,无论男女,到时候抱母亲这儿来。

    也使母亲不再孤单。”

    钱元英觉得母亲再嫁有再嫁的好处。

    不嫁也有不嫁的好处。

    她和丈夫之前也有提过,丈夫呢,也答应了。

    当他们夫妻有第三个儿子的时候,就让第三个儿子姓钱吧。

    到时候,让母亲当孙子养也是一样。

    无论怎么说,也是自家骨肉。

    肯定会孝顺自己的母亲。

    总比那些什么宗族之子要好得多。

    钱琪英听了,点点头。

    她自小到头,和长姐相处的时间更多些。

    父亲过世之后,母亲那时候一方面要应付宗族长辈,另一方面,也要打理庄子铺子田产方面的事儿。

    确实无暇顾上她。

    所以,她更多的是依赖和信任长姐。

    “那两姐妹倒是不难相处,就是不知那家的公子……”

    钱琪英想得比较多些。

    钱元英一边带着妹妹穿过花园,一边道,“还是那句,倘若母亲乐意的,啥都不是难事。

    两个姑娘总要嫁人的,早几年晚几年的分别。

    至于那位公子,稍稍打听也就是了。

    其实我是觉得,母亲也这么多年了,这事儿,也不用急在一时,先看看,再打听打听吧。

    姨母对人家的了解其实也不深不是?”

    钱琪英看着走在前面的长姐,突然想起昨儿个夫君对自己说的话。

    “你们姐妹俩没出嫁前,你姐自然是万般为你着想。

    可她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小家,咱们也得为自己多想想。

    不要你姐说啥就是啥,多用点脑子。”

    钱琪英昨儿个是反驳自己夫君的。

    自己的姐姐待自己如何,她又不是不懂事的毛孩子,哪里会不知道的。

    小的时候,自己被族人欺负,都是姐姐冲上前去的。

    可今儿个听姐姐的话,好像姐姐并不希望母亲再嫁。

    是因为她想让自己的儿子姓钱吗?

    是因为还有那三分之一的财产吗?

    是了,倘若姐姐再生一个,那么三个儿子分一份家产,确实都会稀薄。

    可倘若有一个儿子姓钱了呢?

    那就不同了。

    钱琪英看着前面的长姐,突然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真心希望,姐姐是真心为母亲考虑。

    而不是为了那份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