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八十五章 看不懂的相亲
    一家四口到了于家,便分道扬镳了。

    谢若宁姐妹既然是董夫人邀请过来的,自然是她负责接待了。

    董夫人便带着二人去了后院拜见自己的母亲,娘家亲戚。

    怎么着得先让她姐姐见见。

    有的时候,和继女相处,也得看眼缘的。

    在董夫人看来,这对姐妹花,一个端庄大方,一个娇憨可爱,都是极其好相处的。

    想来以自家堂姐的手段,应该能拿下。

    最重要的,还是看堂姐有没有看中那谢彦信了。

    至于谢若慎,则跟着谢彦信去了前院。

    也是凑巧,于家老五是谢彦信以前翰林院的老同事。

    虽说不算熟,往来得也并不多,但也是谢彦信最熟悉的人了。

    以前于老五挺看不上谢彦信的,无他,十几年来,官位也没进阶一步,你说这人有没有用?

    没用!!

    丧妻这么多年来,也没娶,你说有没有用?

    没用!!

    但凡家里有点银子的,对生活有点奔头的,怎么着也要娶个婆娘来暖暖脚啊。

    人家富农,当年多收几斗米,还要纳个小妾呢。

    平时下了衙,也不和大家伙一起出去喝酒应酬的。

    最多和某些人去下个棋喝个茶,你说这人生活多无聊,多枯燥,多乏味。

    昨儿个他把谢彦信的这些事儿和家里人一说。

    哪里知道,居然得到家里长辈,特别是女性长辈的一致好评。

    特别是听说,人家也不好男风,谢彦信的呼声更高了。

    他原先的本意是表示,那谢彦信配不上自家堂姐。

    可最后的结果是他愣成了那淤泥,活活地把谢彦信衬托成了白莲花。

    大家都命令他,要好好接待,一定要让人家宾至如归。

    话说各位长辈,你就没想过,人家不娶妻,通房小妾也不多,不好男风,难道就没想过,人家或许压根不行这个问题吗?

    男人不好色,那就不叫男人了好么!!

    当然了,他不敢明着说,生怕他又被踩得啥都不是。

    虽然于老五心里是不满的,不过,毕竟也是在官场上多年了。

    因此,还是很“热情”地接待起了谢彦信来。

    女性长辈们听说了谢彦信的事,评价高,但并不代表自己的父亲,叔伯,兄弟们会对他评价高。

    于是乎,极度“热情“地于老五把谢彦信父子引荐给了自己家里的男性长辈和同辈们。

    大家都是男人嘛,懂的,哈。

    到时候,男性长辈不答应,他就看那家伙怎么娶自己的堂姐!

    谢彦信以前不是没吃过寿酒,一般就是和人家寿星公问个好。

    如果是寿星婆,那就视情况。

    他和人家家主往来多的,也会去寿星婆哪儿问个好。

    但一般情况下,把礼物给自己的同事,他就和另外同事坐下吃酒喝茶去了。

    像今天的,被自己的同事带着去见人家所有的男性长辈和同辈,谢彦信表示,这是头一次啊!!

    不过看着自己一表人才的儿子,突然想起女儿之前说过。

    有可能,人家看上的不是乖囡敏丫头,看上的是自己那个臭小子。

    虽说心里是暗暗地责怪人家,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儿,没看中自己的宝贝女儿的。

    后来心里一想,也对,之前和小女儿他们是相中董家的,不是于家。

    于家也是董家的姻亲,谢彦信挺了挺胸膛,趁这次机会把儿子推销出去也是好的。

    自己的女儿这么出色,还真不愁嫁,臭小子就不同了。

    文不成,武不就的,难得有人看中,只要那姑娘脾气好,识文断字,那就娶了吧。

    长得漂不漂亮,真不重要。

    就是不知道于家哪一房的长辈会瞧中自家那臭小子。

    谢彦信父子本来就长得不错,一般人对长得不错的人,第一印像就特别好些。

    再加上两父子天生就是那种亲和力比较强的。

    所以,于老五把谢彦信这么一带去引荐,没给自己招来同盟,反倒是赞成的声音更加高了。

    男性长辈是觉得,自己媳妇或者母亲觉得好的,那肯定是好的。

    自己的妻子不也这么订下来的?

    难道长辈的眼光会差?

    更何况一眼看去,长得也不差,笑容也不错。

    在朝堂上,也没听过谢彦信有啥不好的风评。

    谢家虽说近几年的风评确实稍稍差了些,但是是长房和二房。

    虽然呢是没啥前途,但那寡居的侄女其实找个安稳的,过过后半生,也挺好的。

    太能折腾的,万一牵连他们怎么办?

    至于男性同辈则觉得,这个谢彦信好像稍微比自己帅了那么一丢丢,玉树临风了那么一点点嘛。

    配自己的堂姐妹好像也是可以的,只要堂姐妹愿意。

    相比较谢彦信觉得对儿子这回的相看信心满满,谢若敏则有些看不懂了。

    一开始去见了于老太太,她们姐妹二人也代家里的长辈还有她们这一房呈上了贺礼。

    于老太太今天是寿星,接受了人家的贺礼和祝福也就让董夫人好好招呼二人了。

    一般按照往常应该是董夫人把她们姐妹二人带去见同龄的姑娘们。

    宾客大都会带自己的女儿或者侄女来。

    所以,基本都是少女安排在一起,那些太太们安排在一起。

    一来也是大家更有共同话语些。

    二来,年纪相仿,也能增加些往来。

    指不定因为说得来,再加上彼此大人们又是同僚啥的,成了手帕交一类的。

    像董夫人忙,她们是理解的。

    可董夫人却把她们姐妹带去了一个院子,交给了她的一个寡居堂姐。

    今天由于于老太的生辰,那位堂姐的两个女儿也是回了娘家贺寿的。

    那堂姐的小女儿和谢若敏同年,长女比谢若敏大四岁,还带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回来。

    本来谢若宁经谢若敏提醒吧,也知道,或许董夫人替于家看中了谢若慎。

    那两姐妹却询问她们两姐妹的一些事。

    谢若宁反正是“哑巴”,也不是很懂古代式的相亲。

    只要一直保持微笑,有的时候,接过人家递上来的小点心,回人家一个甜甜的笑,慢条斯理的咀嚼就行。

    可谢若敏就不同了。

    她们询问了她们两姐妹的一些事儿,也问了谢彦信,可却没问谢若慎。

    难道人家看中的不是谢若慎?

    还是不好意思问?

    没理由啊!!

    倘若看中的是她谢若敏,那么,把自己叫来这里干嘛?

    难道是这两位出嫁的姑娘夫家有和自己相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