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八十三章 动摇
    “太太,您真让三老爷带着二小姐出门相看啊?就真不管侄少爷了?”

    何嬷嬷帮周氏梳好了发髻,插好了最后一枝珠叉说道。

    这时,大丫头玉芬笑着上前道,“看何嬷嬷说的,那二小姐,哪里高攀得上咱们家侄少爷的。

    儿时丧母,三老爷又……六小姐又是个哑的,三少爷虽说正常些。

    可一天到晚闯祸,万一二小姐真进了门,到时候周家再有银子,哪怕赔得起,可面子也丢不起啊。”

    另一个大丫头玉巧捏了捏荷包,心道,看来那玉芬也是收了六小姐银子了。

    要不然,怎么这么卖力帮着说话。

    不行,自己可也是收了银子的,必须得好好出力,让六小姐知道,自己也是个能办事的。

    玉巧上前,帮着周氏套好了指套,道,“之前舅太太不是瞧过二小姐和六小姐嘛,太太,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得到周氏的许可,玉巧便道,“原先和侄少爷订亲的,是京城顾家的三小姐顾瑜玥。

    奴婢听闻她曾是和咱六小姐同是京城四大美人之一吧?

    可六小姐也因为出身的原因,硬是矮顾家小姐一截,成了第四位美人。

    奴婢记得,当年六小姐还生气的地摔破了她院里的好些瓶瓶罐罐。

    这二小姐虽说和六小姐一母同胞,可这长相……

    虽说侄少爷近期行动略有些些不便,不过,这不是暂时的嘛。

    大夫也说了,侄少爷恢复良好,假以时日,定能康复。

    倘若现在冒冒然给侄少爷订了二小姐。

    等侄少爷身体恢复了,真让侄少爷娶啊?

    娶吧,侄少爷委屈。

    他在兄弟之中,那也是人中龙凤,可媳妇的妹妹弟弟不是哑的就是惹祸精。

    而且二小姐的陪嫁也不会多,不就公中的那些嘛。

    退亲吧,您在老太太面前怎么说?

    虽说咱家老爷最得老太太的宠。

    可这不是还有个二房在哪儿盯着嘛。

    这么一个现成的把柄,到时候不知道二房会起什么妖蛾子呢。

    更何况西府哪儿,到时候又来嘲笑咱们了。

    太太,依奴婢所见,这事儿,不如缓缓。

    你别看三老爷兴冲冲带着女儿上门相看的。

    奴婢真没见过这种能成功的。

    多让三老爷失败几次,知道自家有几斤几两重。

    到时候,说不准侄少爷……

    哎呀,看奴婢说的,这侄少爷身体一恢复,指不定那顾家三小姐要倒求上门来呢。

    太太,您看是不是这个理儿?”

    周氏本来是觉得三房自己相看也很好。

    她可不是个爱揽权的人。

    可被何嬷嬷一提么,觉得就自家侄儿那情况吧,下辈子能不能站起来也不知道。

    现在脾气暴躁得很,倘若给他找个听话的媳妇去侍候呢?

    三房的二丫头个性一向温驯,而且那哑巴妹妹也“掌握“在自己手里。

    但玉巧和玉芬说得也是在理的。

    三房一屋子的老弱病残,万一侄儿康复了,确实拖累了他。

    哪怕侄儿再不争气,那也是她嫡嫡亲的,她还是希望侄儿好的。

    其实在玉巧和玉芬的心里,巴不得那侄少爷终身残疾呢。

    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色中饿鬼一个。

    以前来谢家,看见她们这些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他就要上前调~戏一番,占点便宜。

    也曾向周氏讨要过几个丫头,周氏也给了。

    那几个丫头的下场,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虽说有些丫头,玉芬和玉巧并不熟悉。

    可大家都是做丫头的,不由得想到自己或者自己的姐妹们。

    谢若宁自从被周氏时常带出去之后,和她院里的丫头们也熟悉了起来。

    特别是秋霜和冬雪和玉芬她们混得更加好。

    谢若宁长得好,虽说平时穿得并不像周氏的女儿那样花枝招展。

    可你还是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她来。

    一方面自然是容貌的关系。

    但秋霜和冬雪也会在玉芬面前特别强调,梳妆打扮护肤的重要性。

    女人,无论几岁,都不会拒绝变美变亮眼。

    特别是做丫头们,能用最少的银子,让自己变得更美,何乐而不为?

    所以,像冬雪和秋霜说得某些梳妆打扮的话,她们还真的信。

    要不然,同样的春夏秋冬丫头工作服,她们二人穿着就比别人好看些呢?

    也没见二人长得比别人有多好看啊!!

    至于有些人说因为二人在六小姐身边侍候,所以也变得一样美这种鬼话,能骗得过她们?

    她们更加相信稍稍打扮和化妆一二能让自己变美这种话。

    再加上何二是秋霜的嫡亲哥哥,秋霜总能以进货价把一些护肤品,小饰品,小工艺品,小把件一类的转卖给玉芬她们。

    虽说每次的量是多了些。

    不过,好东西趁便宜的时候,多屯些也是应该的。

    更何况,她们丫头的人数也不少,大家伙一起凑凑,也够了。

    因此,她们和谢若宁这边的关系是真不错。

    谢若宁之所以和她们结交,一开始倒也没想过别的啥。

    说真,能混到周氏身边一等的,个个都是人精子。

    想收买人家为你已用,难。

    所以,她一开始只想着,万一有什么小人在大伯母周氏哪儿进谗言,自己能第一时间知道,让自己有所防范。

    或者大伯母心情不好的时候,人家能提个醒,自己能避开雷区。

    哪里想到前些日子,玉芬和玉巧会分别告诉秋霜冬雪那个消息的。

    姓何的那个老虔婆居然想出卖自家姐姐,真不知道是得了周家的好处,还是自家姐妹俩得罪她了。

    周氏的侄儿除了不学无术,欺男霸女,更是抱月楼和得月楼的常客。

    在某些方面,那还真不如江陵王世子了呢。

    江陵王世子除了世子妃和另位两个妾氏,别的往来的,还真的都是男子。

    虽说也干那些欺负良家少男的勾当。

    可至少,人家不欺负良家妇女了啊。

    那世子不是啥好人,可至少不像周氏侄子那么荤素不忌。

    所以,一方面她是加快了相亲计划。

    另一方面,也向玉芬和玉巧承诺了,只要她们能帮着开口,别让那婚事成,她一定有重赏。

    她知道,让她们和周氏对着干是不可能的。

    但周氏也不会这么快下决定。

    毕竟,她虽然是当家太太,可上面还有个老太太在。

    她侄子也不是没母亲和祖母的。

    她要考虑的,自然比较多,特别是娘家和婆前的和睦方面。

    那么,二人多说几句,多动摇周氏的决心,还是铁定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