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八十二章 傲娇谢彦信
    后来是翠姨娘提醒,谢若宁便明白,谢彦信那不是身体有病。

    而是心病。

    他们的亲祖母便是在冬季感染了风寒过世的。

    谢老爷子一向大男人主义,知道嫡妻没冻着没饿着这个庶子。

    他最多关心儿子学业问题,哪里会去管儿子的心理问题的。

    谢家东府就他一个庶出,他自幼便是孤单的。

    后来好容易有了妻子,能说知心暖心话了。

    为了怕自己的子女重蹈覆辙,他连通房也不要,就守着妻子一人。

    哪里知道,恩爱的生活没过几年,妻子也走了。

    三兄妹的生母,便是在一个下雨的冬季过世的。

    一边理智告诉他,要活下去,儿女还小,没有母亲,更需要他这个父亲。

    另一方面,他那时候也只不过是二十出头的人罢了。

    没有生母,有些话也不能和生父说,压根无法疏解心中的苦闷。

    小小的湿疹一来,自然是把他打倒了。

    而到了后来,每到冬季,他便犯病。

    说穿了,心病罢了。

    他自己觉得没人喜欢,没人爱,是个没父母关心,没妻子爱的小可怜。

    而只有每年冬季的时候他生病了,谢老爷子才会关心一二。

    比方说来探望他,比方说询问大夫他的身体用药情况诸如此类的。

    这就有点类似现代的一些人,为了想要父母,或者爱人的关注,自残身体一样。

    只要能开解,让他感觉到子女给予的温暖,所谓的湿疹压根不会生。

    哪怕生出来了,也不用吃几个月的药。

    谢若宁是觉得,她无法让谢老爷子多来关心他。

    但是,自己当个孝顺女儿,多多关心谢彦信,自己还是做得到的。

    古代其实是有雨鞋的,只不过比较捂脚。

    用谢彦信的话来说,那就是穿个一两天,没湿疹也会有湿疹。

    所以,谢若宁就一直想办法改善。

    一开始的时候,做了个增高木屐。

    怕雨天路滑,特地在鞋底做了多个三角形的抓地鞋钉。

    抓地力虽说和现代的比不了,不过,也够用了。

    用了一两次,问题来了。

    由于一开始只是小雨,自然没啥问题。

    本来谢彦信就是文官,出入都是有轿子的。

    可一下大雨,别说走了,哪怕在轿子里,风一吹,轿帘自然会被吹开,鞋面自然也会吹湿,淋湿。

    谢彦信提了,谢若宁就让人把轿帘换成小推门。

    可谢彦信又表示,换成了推门,轿子里感觉有点呼吸不过来。

    本来轿子的空间就小,一换成推门,就成全封闭了。

    你也不可能开窗,要不然,雨水进来,那全身湿得更加多,所以,继续鞋子湿吧。

    谢若宁又让人在轿子里放了几十厘米高的木板。

    谢彦信进去的时候,把那木板往轿门口一拦,再把轿帘一放,下雨天就不会湿鞋了。

    这个问题解决之后,谢彦信又和自家女儿表示,这样有点难看。

    有的时候,他会碰到熟人,你说吧,成何体统?

    谢若宁:你下雨天看见熟人,打个P招呼,赶紧回家啊有木有?

    想碰头,想聊天,不会找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哦。

    贪图下雨天聊天浪漫吗?

    当谢彦信一个个要求提出来,她努力地去克服,去完成。

    这就有些像通关游戏一样,你一个个去挑战,一个个去过关。

    只不过,这个游戏没有通关秘籍,得全靠你的爱心,你的耐心。

    那一年,谢彦信湿疹还是发,但据大夫说,比前几年要好些了。

    谢彦信也不用一病就吃一个冬天的药,吃个几天治疗湿疹的,再吃个几天补药,也就痊愈了。

    一个冬天里有复发过三四次。

    但也比以前天天吃药强多了。

    这么一来,谢若宁更加肯定,谢彦信,内心更需要的,是家人的陪伴和照顾。

    也是,哪怕在现代,有好多疾病,也是一边药物治疗,一边心理治疗的。

    你心情愉悦了,抵抗力自然增强了。

    抵抗力一强,那么,某些不是特别严重的病,自然是能不药而愈。

    虽说没有绝对,但像谢彦信的,应该是这种情况。

    所以,谢若宁只要看谢彦信在家,有事没事的,便去找他聊天。

    说说庄子上的事,说说那些佃户的事,说说那些庄稼人种地的心得。

    偶尔也说说京城发生的一些趣事。

    和谢彦信聊天的越多,谢若宁也发现,自家老爹懂的其实很多。

    至少有些庄子上的事,田地的事儿,他都知道。

    那么,他其实也是知道自己的嫡母和大嫂侵吞媳妇陪嫁的事喽?

    那为什么一直不出声?

    越和谢彦信聊,谢若宁越觉得自家父亲越让自己看不懂。

    不过,两父女的感情倒是越来越好。

    有的时候,谢彦信对佃户哪儿,也会有自己不同的看法。

    谢若宁便提出,自己那个庄子上的人和事,能不能请谢彦信来帮着打理和管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主要是她实在不懂庄子上的事儿。

    而且总不能老去麻烦姐姐吧?

    最主要的是,谢彦信其实还挺空的。

    在国子监任助教,并不需要每天去报道。

    哪怕去了,也并不是一整天,不像现代,有八小时工作制。

    所以有更多的私人时间。

    让他每天想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干点实事。

    谢彦信一听说女儿极度需要自己,立马拍着胸口答应了。

    事儿一多,需要他关心照顾的人一多,再加上女儿偶尔撒个娇,他还真的有点忘记自己到了冬季会发湿疹的这个问题了。

    而到了去年,谢彦信的湿疹问题明显好更多了,只复发了一回。

    而董夫人的邀请也很快,到了第二天下午,大伯母便把她们姐妹几人叫去了。

    在得知,谢彦信和谢若慎会陪同前去,周氏便给了一个她懂的笑容。

    人家看来是自己相看好了。

    能自己解决的,她乐得当个撒手掌柜。

    反正到时候公中准备的嫁妆都是一样的。

    她帮着找,万一将来有啥不对不妥的,她还要背个骂名,不如现在这样乐得清闲呢。

    因此很是爽快地放行。

    还特地当着谢彦信的面,吩咐何嬷嬷,从这个季度开始,三房三兄妹的衣物添置加三成。

    还和何嬷嬷说了,给三房出门的两姐妹,准备大马车。

    既然是出去相看相亲的,场面功夫一定要做好,要不然,别人不是说她这个当家人失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