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八十一章 病根
    后来才知道,他们之所以落到这步田地,和读书还真的有莫大的关系。

    以前他们也算是富户,只不过,后来几家人家集体供养了一个读书人。

    据他们所说,这种情况,在他们附近十里八乡的很常见。

    有点类似赌博。

    你赢了,将来人家中了进士甚至当了官,你自然好处多多。

    输了,下场自然比较惨,身家会输掉一小半。

    毕竟文房四宝,书籍,先生一类的,并不便宜。

    人家祖产的田地你也得帮着种,一家几口的吃喝拉撤你也得顾上。

    那压力负担并不轻,所以,一般也是几家富农才会一起供养,这样,相对压力也轻些。

    他们就是那些运气不好的,赌输了。

    他们供养的那位读书人只考取到秀才,后来的二十年,就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再后来,那位秀才老爷自己压力过大,投湖自尽了……

    本来他们的日子还是过得去。

    虽说有损失,但没动到根基。

    这不是大家运气不咋滴么,先是好几年收成不好,再后来是几家人的田地被某些权贵人家看上了。

    强取豪夺的,去了几次衙门,搞到最后他们连地都没了。

    最后自然是他们带着秀才老爷的两个儿子落草了,现在跟着来投奔谢若宁了。

    那领头人还深怕谢若宁不信,还指了指高铁柱和他弟,表示他们就是那位秀才老爷的儿子。

    谢若宁原先的想法是至少让那些孩子们认识字。

    她也不求人家能读到哪个地步。

    可至少,认识字,不被人骗。

    你想当初的雇佣合同,也是自己是良善之人。

    换了是别人,他们早被卖到哪儿去都不知道了。

    但她的想法和他们不同。

    在他们看来,学手艺好,除了种地,还能补贴一些家用。

    像打猎啥的,可以改善下伙食。

    可读书……

    他们已经吃够这个苦了,所以,哪怕免费的,人家也不乐意去。

    在他们看来,还不如种地来得实惠。

    要知道,谢若宁基本是甩手掌柜,而有三分之一的出息是给他们的呢!!

    谢若宁见此呢,也不强求了。

    不过,还是和他们表示,希望他们除了种地,在手艺方面,大家能互相学习一二。

    技多不压身。

    而除了这些人所在的庄子,是谢若宁亲自在打理,别的庄子,全部是谢若敏打理。

    相比较谢若宁的庄子,什么都乱七八糟的种些,还挖池塘养鱼养莲藕的。

    人家的庄子上种的就相对单一又简单多了。

    而到了年底盘账的时候,谢若敏也没发现那庄子的账有多多少。

    每次的赢利大概都是那些庄子的中间,所以,她也没去管。

    这次因为要盘算能分给谢若慎的庄子,宅地,所以,谢若敏打算好好父亲还有妹妹商量一番。

    谢彦信一向是习惯甩手掌柜的。

    听两个女儿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自己的儿女就是太优秀。

    别人家的姑姑见了这么一次,马上看中想招为侄女婿了。

    分给儿子多少,他没意见,但两个女儿自己的嫁妆千万别少了。

    一个女人的嫁妆是一个女人嫁进夫家的底气。

    最后他表示,那天去相看的时候,他必须也去!!

    毕竟是要对儿女亲家的。

    更何况,自己跟着去,也表示尊重不是?

    无论人家看上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这次,爹穿着上次乖囡给爹做的衣裳去,顺便让人家看看咱乖囡的手艺!!”

    谢彦信美滋滋的说道。

    谢若宁一听,立即道,“爹啊,我做的?那多不好意思,咳咳,穿姐姐做的吧。”

    对于女红方面,她做得最好的,那就是做鞋子。

    特别是做男人鞋子,她现在做得贼顺手,一个月能做六双的样子。

    但别的,那是真的不行。

    虽说现在能做到袖子的长短一样。

    但怎么说呢,穿他们父子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所以,三个月前,她就宣布,她不为难自己,也不为难他们父子了。

    谢若慎父子也是松了一大口气。

    说实话吧,怕伤了宝贝女儿(妹妹)幼小的心灵。

    说假话吧,要他们老说这么违心的话,而且把那衣服穿出去,说真,他们也没这么庞大的心灵去面对别人的指指点点。

    大家彼此放过真的是太好了。

    “咳咳,你姐昨儿个刚做了身宝蓝色的衣裳,说那料子是这季的新款。

    宁儿吧,要不下次爹去下棋的时候,穿你做的?”

    谢彦信立马说道。

    现在女儿真不做衣服了吧,他又感觉不是很合适。

    本来女儿这方面的手艺就差,不做了,岂不是更加差了?

    更何况,女人嫁人之后,过门的第二天去给公婆上茶的时候,就要孝敬给公婆做自己亲手做的鞋子的。

    给未出嫁的姑子荷包,给自己的丈夫做衣裳的。

    倘若女儿只会做鞋子,荷包和衣裳都不行,那到时候,岂不是……

    “嗯嗯,好,下次女儿给您设计一款专门出去下棋穿的新衣服。”

    谢若宁随意地说道,“对了,爹,我之前给你做的那鞋子,你穿了感觉如何?”

    谢彦信和谢若慎不同,他穿鞋还是比较省的。

    但是在下雨的时候,特别是冬季下雨时,鞋子便不够穿了。

    虽说可以烘干,但谢彦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倘若他的鞋子不是太阳晒干的,过几天,他的脚上就会出现湿疹一样的情况。

    同样的,衣服也是如此。

    一开始的时候,谢若宁和谢若敏再加几个丫头是加班加点,每人赶制一两双鞋子出来,多赶制一些衣服,应该就够他换了。

    可只要接连几日多下几天雨,他肯定不够换了。

    而脚一出了疹子,又疼又痒。

    疼还好些,能忍,可是,痒那是真的忍不了,所以他会又抓又挠。

    到了最后,全身都会起疹子来,谢彦信便又只能吃药了。

    他的肠胃并不是很好,是人都知道,中药其实大都比较伤胃的。

    所以,到了冬季,谢彦信就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谢若宁有叫大夫来看过,大夫的原话就是,其实那湿疹吧,并不算严重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但就是不明白,为啥每年都会搞这么严重的。

    毕竟,有的时候,下雨也就下个两三天,衣服鞋子完全是换洗得出来的。

    不存在穿没有太阳晒过的衣服,更加不存在鞋子是潮湿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