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八十章 分家产
    早在一年前,谢若宁手里握着的那些地价升了之后,她便开始和谢若慎父子交待某些事情了。

    她的想法是到时候除了留下那三块相连的,别的都卖了,换别的肥沃的庄子。

    这不是肥沃又称心的庄子难找嘛。

    所以就一直这么握在手里,反正目前看来,也不缺银子。

    她的想法是,到时候卖地所赚的银子,分成四份。

    自己和谢若敏充进陪嫁里。

    谢若慎娶媳妇面上呢,也好看些。

    说真,靠公中给的那些银子婚嫁娶,还真的是欠缺了些。

    至于谢彦信同样留一份养老。

    这也是为谢彦信的将来考虑。

    无论谢若慎以后娶的是谁,无论这个女子贤不贤惠,都能保障谢彦信将来的养老问题。

    这年头的官员,可没退休工资的。

    谢若慎呢是个大大咧咧的。

    万一将来的儿媳不孝顺呢?

    总不能让谢彦信去告状吧?

    虽说自己和谢若敏那是铁定孝顺的。

    可这不是嫁出去的女儿,比较难以回娘家么?

    等她们的人听到某些消息,黄花菜都凉了。

    无论如何,都是让老父自己手里有点银子来得更加实惠和方便些。

    谢彦信和谢若慎是有知道两姐妹在捣鼓些啥的。

    只是不知道,两姐妹在捣鼓些啥,捣鼓得如何。

    猛地,突然能分到这些,两人都挺愕然的。

    特别是谢若慎。

    以往每个月,谢若宁都会缠着谢彦信带着他们姐妹几人去庄子上住几天。

    谢若慎是觉得太耽误事儿。

    乡下地儿,哪里有城里好玩啊。

    虽说可以骑马,,可又不能赛马。

    而且也没他的小伙伴啊。

    特别是自家妹妹,老喜欢往泥巴地里跑,和那些脏不啦几的乡下汉子妇人们瞎闲聊,他看了就不舒服。

    至于姐姐更加讨厌,说要带着他去看庄稼的收成,长势,怎么和佃户打交道。

    还要自己多学学打算盘啥的。

    在谢若慎看来,这种事,将来交给管事,嬷嬷啥的打理不就成了?

    干嘛要自己费心费力的?

    更何况自己将来不是会娶媳妇么?

    然尔现在……

    “这些是姐姐妹妹自己赚来的,我不能要。”

    谢若慎很是认真的想了想,立即拒绝了。

    自己啥也没干过,怎么能接受姐姐妹妹的馈赠呢?

    他现在有些明白自家姐妹干了些啥了。

    可他更加不能要了。

    自己是一个大男人,怎么能伸手向姐妹要东西?

    人家给,自己也不能接受啊!

    谢彦信看见自家女儿这么会攒银子,一方面是感慨女儿能自力更生了。

    倘若媳妇还在世就好了,肯定很欣慰的。

    不过,也没关系,晚上自己会去和媳妇说“悄悄话”地。

    倘若媳妇没听见,冬至上坟的时候,自己也会去和媳妇说的。

    另一方面则觉得,自己和媳妇生的孩子果然是天底下最优秀的孩子。

    瞧瞧,多能干,多友爱兄弟姐妹,多互相互爱,多孝顺自己这个父亲啊!!

    他倒是没觉得谢若宁两姐妹孝顺自己有啥不对,有啥不妥的。

    自己又不会去用女儿的这些银子的。

    唔,自己帮存着。

    万一哪天女儿有急用了啥呢?

    虽说兄妹三人没有达成一致的协议。

    但大致的规划两姐妹还是在规划的。

    谢若宁手里有人,而且出去的机会多,所以,买地卖地的事儿,就由她负责。

    至于庄子上的一些收成,佃户方面,则由谢若敏来负责。

    原先谢若宁是打算,那些来投靠的劫匪们可以分批安置去各个庄子上。

    本来那些人也是良善之辈,只不过是走投无路了,才落草的。

    在谢若宁看来,分开也有分开的好。

    万一有一天,那些人联合起来闹事呢?

    虽说微乎其微,但总得防范是吧。

    但谢若敏是坚决反对。

    你想,万一这些人把别的佃户带坏呢?

    对,那里面,有几个种地,或者养鸡养鱼的是一把好手。

    可在她看来,有前科的,她不要。

    谢若敏的话,要烂就索性只烂一个庄子吧。

    就当她妹妹日行一善,别去祸害别的。

    她这么说了,谢若宁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

    所以,这日两姐妹在盘算的时候,谢若敏便和谢若宁提了,“到时候分,别把你那庄子给你哥。

    你哥不是那种压得下那些人的人。”

    最重要的是,谢若慎现在和纪家表哥们一起。

    好像听说纪家表哥们在活动,想把谢若慎安排进金翎营去。

    当然了,这件事,谢家暂时只有她和谢若慎知道。

    主要是怕万一运作不好,到时候没进去,这事儿又捅了出去,怪不好意思的。

    谢若宁听了,自然是乖巧的点点头。

    说真,自己和人家接触过几次之后,发现那些人之中,有几个还真的是宝。

    有一个叫高铁柱的,力大无穷,虽说食量也很大,可人家干的活也多。

    最重要的是嘴严实得很,真有秘密的事交待他去干,他一个字也不会泄露。

    而高铁柱有个弟弟恰好相反,嘴皮子利索得很好,个子特别小巧,迷你,最重要的是还长得一张娃娃脸。

    自己原先一直以为他才十来岁的样子,后来才知道,他就比高铁柱小了一年,今年都十七了。

    可问题是冒充小孩子妥妥的,最重要的是,没人会怀疑。

    何二做生意的时候,特别喜欢带上他,每次带上他,总能哄好些丫头婆子多买些东西。

    应该说,那些人之中,不缺能手。

    谢若宁呢,其实对种地,那是一窍不通。

    所以,她压根也没掺过手。

    算是全权放给了他们,反正她只看成绩。

    也事先和他们说了,每年所得收益分成三部分。

    三分之一归他们,另外三分之一归自己。

    最后的三分之一她在庄子这儿建立一个小型的私塾。

    上午她会请个老童生来教他们的孩子读书认字。

    下午的时候,那就看他们谁有空,来开班教学了。

    比方说可以开木工班,可以开打猎班,可以开种田养蚕班诸如此类的。

    看学生的兴趣爱好。

    有些父母喜欢干这一行,或者擅长干这一行的,自己的子女未必会喜欢。

    倘若有孩子特别有读书天赋的,那么,她也会着重培养。

    原先以为他们会对读书会特别有兴趣。

    可哪里知道,那老童生来了几个月,居然没一个学生来读上午的课,谢若宁那时候便觉得有些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