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72章 有重量
    谢老太的生辰,谢若宁昏迷。

    三天之后,她依旧昏迷。

    七天之后,她还是昏迷。

    半个月之后,她还是昏迷。

    谢府也传出了不少的消息。

    比方说,京城曾经的四大美人之一,谢若宁估计这次是真不行了。

    有人说,不是听说早香消玉殒了么?

    有人说,不是有新晋四大美人和四大才女了吗?

    比方说,谢家的三位姑娘,西府的谢若婉,东府长房的谢若瑶,二房的谢若曦被选为皇子皇孙侧妃候选人。

    但据可靠消息透露,谢若婉和谢若曦只是作陪罢了。

    谢若瑶之所以有机会,那是因为据说人家的父亲,长房的谢延辉立了大功了。

    比方说二房太太见谢若宁姐妹俩可怜,所以,便叫了一个二房的一个妾帮着去照顾。

    哪里知道,那个妾太过“尽责”,照顾了没十天,便“香消玉陨”了。

    二房太太不知道有多自责了,谢老太见状,便把那个妾留下的女儿,带到了松鹤院“亲自”教养。

    然后又送了两个乖巧听话的丫头去侍候自己的儿子。

    本来谢老太还想“雨露均沾”,给庶子也送两个丫头的。

    这样才好彰显自己的公平公正。

    可谢彦信现在哪里有时间和丫头“红袖添香”啊。

    他的两个宝贝女儿都病了。

    谢若敏为了照顾谢若宁也卧chuang不起。

    相比较谢若宁的昏迷,谢若敏只是伤了风。

    谢若敏是极为难过自责的。

    她觉得,妹妹应该是怕被选为四皇子侧妃的候选人,所以才故意着凉。

    哪里想到,半夜会碰到某些乱七八糟的事……

    和谢家的不顺和不幸比起来,皇太孙和纪一帆的计划则顺利了很多。

    此次皇子和皇孙们的侧妃候选人,他们的人打进去了几个。

    虽说未必能中选,不过,总是有希望的。

    更何况他们的人现在学会了谢若宁的那手,化妆易容之术。

    那么机会则更加大了。

    “祖母,那六妹妹真的一直昏迷着?”

    皇太孙觉得,这事儿蹊跷啊!!

    纪谢氏是知道皇太孙和纪一帆都把自家的侄孙女放在心上的。

    因此,那时候谢老太一过完了生辰,她就去瞧了。

    有些病可以装? 但是像发热这类的,你想装也装不了。

    “唉,也是个苦命的? 现在用参汤吊着命呢。

    前些日子大夫也说了,哪怕醒过来,烧了这么多日? 说不定也是个傻的了……”

    纪谢氏一开始不喜欢这个侄孙女? 但后来的相处? 倒是让她不讨厌。

    听侍候的人说,她是直接向皇太孙他们明码标价要银子才肯教。

    是? 贪财了些,也小家子气了些。

    可毕竟生母早逝? 也没人管教。

    而且这些日子她冷眼旁观三房的状况。

    有些事怎么说呢? 也难怪人家的。

    能抓到一点是一点。

    更何况,在她看来,只要能帮到皇太孙的? 自然是好的。

    而且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像东西府的那几个,为了那所谓皇子皇孙候选人人选争得你死我活? 不顾姐妹情的。

    她是真看不上。

    倒是三房的两个姐妹? 感情是真的不错。

    在她看来? 这两孩子倘若有母亲好好教导? 或者有长辈能块心认真指导一番。

    二人绝对还是值得期待的,不会比自己的孙女差多少。

    “变成傻子?那烧没想过用方法退下去吗?大夫没开药么?”

    皇太孙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发热应该不是啥大病吧?

    纪谢氏看了眼皇太孙,缓缓的说道,“大夫自然是开了药,可吃了吐出来。

    前几日她姐姐照顾得很是上心,也正是因为上心,所以? 把自己也熬病了。

    至于这几日……唉……

    能保一个是一个吧。”

    听人说,都已经失禁了,所以,妈妈们不让她进去瞧。

    想来,也没几天了。

    皇太孙突然间有些失落。

    他突然有些不明白,这事儿,怎么会发展成这样的。

    说真,谢家二房和长房的那些破事,他倒是真不关心。

    之前唯一关心的是他们的计划。

    他们原先的计划是安插人进他叔叔们的后院。

    人家几个皇子不闹起来,他没机会。

    至于会闹得哪样,就看那些人的手段,还有自己的运气了。

    其实皇子或者皇孙们会选哪些人当侧妃,这真说不好。

    所以,他们的计划是找人安插进那些侍候侧妃人选里,先学那些人的品性脾气,一举一动。

    等哪几位入选了,到时候,再找人戴上人皮面具扮那位姑娘,混进王府搞事。

    只要能瞒得过贴身的侍候丫头,进王府几个月之后,便把人换了,那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什么?你说娘家亲戚来拜访?

    帮忙,你当王府是你家后花园吗?

    是你想去就能去的?

    就算公候小姐,进了皇子府当侧妃,逢年过节想在宫里和亲戚碰头。

    一也要看正妃答不答应。

    二也要看皇子皇孙答不答应。

    哪怕进了宫,你当皇宫是你想聊天就能随意聊天的地儿?

    你身为侧妃不去侍候正妃?

    不去娘娘身边侍候?

    那时候由于人皮面皮的特殊性和药水的使用性,他们的计划是只能挑两位左右的样子。

    可现在不同了。

    在皇太孙看来,只要他们手上的人选足够,完全可以把所有正式入选的侧妃到时候全换了!!

    而这一切,进行得极顺利,本来他的心情是极度愉悦的。

    可当听到谢若宁的消息,他心里很不舒服,很难受。

    就像当年得知自己的姐姐为自己而死。

    知道母妃为了让自己离开,放火烧了太子宫一样难受。

    她什么时候在自己心里有这么重了?

    自己真把她当妹妹了?

    或者是姐姐“转世”?

    可明明,那天自己是想杀了她的。

    她倘若死了,自己不是应该高兴吗?

    纪谢氏看着皇太孙,还有纪一帆,在心里唉了一口气。

    二人也到了娶媳妇的年纪。

    可是,要娶哪样的,还真不好说。

    当年,皇太孙是顶着自己儿子外室之子的名义回来的。

    哪怕认在了嫡母名下,可是,在一般人看来,还是不够瞧的。

    那么,能嫁给她的姑娘,家世肯定不会太出挑。

    皇太孙倘若能复位成功,将来这位姑娘如何自处?

    他们的子女如何自处?

    所以,他们二人的婚事,她也一直拖着。

    一方面是皇太孙也没看上的。

    另一方面,万一那姑娘的娘家是个包藏祸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