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六十八章 不能让她看见
    何二一听说谢若宁怀疑他,有些不高兴。

    “六小姐,这十四皇子可是挺有名的,小的自然打听清楚了。

    虽说年纪是小了点,不过,女大三,抱金砖不是?”

    确实,这十四皇子确实有名。

    因为当今在位,除了太孙出生的时候有大赦天下,也就十四皇子出生时,大赦天下。

    别的皇子皇孙可都没这待遇。

    太孙现在消失了,虽说圣上一直没给太孙进行葬礼。

    但大家都知道,太孙被火烧“死”了,只不过,没人敢在圣上面前说这。

    谁不知道皇太孙当年是养在圣上宫里,亲自带大,爷孙感情可好了。

    现在皇十四子又养在德妃名下,虽说生母卑贱,可是架不住人家现在受宠啊!!

    别的不说,光是人家大字的启蒙,就是圣上手把手教的。

    这待遇,也就当年太子和皇太孙有过!!

    “她打的倒是一手好算盘。”

    倘若谢若婉真是目标在十四皇子的话,她有点明白,她为啥要把自己举荐给四皇子了。

    说穿了,就是拿自己当人情,给她自己铺路!!

    从何二哪儿听了不少他打听的消息。

    这些消息有真有假,也有夸大,所以,还要过滤,还要辨真伪。

    谢若宁也特地抽空和他说了些生意上的事。

    也不知道何二听进去没有。

    有些虽然是很理论或者很空泛的。

    但是,有些其实还是比较有实用性的。

    同样的,也要何二去慢慢琢磨,慢慢去试过。

    谢若宁回到落霞小筑的时候,谢若敏已经很焦急地等着了。

    “你今天怎么出去了这么久?总算回来了。

    幸好,咱们事先套好了口供,要不然,可就穿帮了。

    宁儿,你下次可得答应我,不许再出门这么长时间了……”

    谢若敏絮絮叨叨的说着,见自家妹妹神不在焉地,便心下一惊,“

    妹妹,怎么了?是不是在外面发生啥事了?

    难道那些雇工出事了?

    真出事了也没关系,也就费点银子。

    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最多让庄子废个几年,等时机成熟了……”

    谢若敏还是知道妹妹个性的。

    别人心情不好,或许是被人轻薄,或者啥的,但妹妹不会。

    妹妹一向机灵,这种事儿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但妹妹也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贪财,小气。

    瞧瞧她屋子里的摆设就知道了。

    听说哪个贵重的,就让人家收起来。

    你在她屋子,瞧不见啥好的瓷器。

    现在放出来的,全部是她自己出去的时候,打外面街市买来充门面的。

    嗯,就是那种一两银子能买一大萝的那种……

    另外木雕,竹刻的工艺倒是很多。

    她说这个比较风雅,比较生活。

    帮忙,风雅和生活是完全两种不同的生活态度和品味好么。

    其实她知道的,她怕丫头们做事不小心,碰了撞了要去库房换新的。

    一来心疼银子,二来,不想和库房的妈妈们拌嘴。

    所以,能让妹妹这么失魂落魄的,也只有雇工那事儿出问题了。

    “让姐姐担心了,不是那件事,那些人安份着呢。”

    谢若宁见自家姐姐如此,也不知道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她。

    想了想,打算说一半,毕竟,有些事儿,还要她帮忙想办法和瞒着呢。

    “何二和我说,谢若婉那家伙向镇南王妃举荐我,让我成为了四皇子侧妃的候选人。

    你觉得,像我这年纪,我们这样的家世,可以入选吗?”

    刚才她回来的时候,也有想过这问题。

    为啥人家要选她当侧妃?

    虽说她来古代没多长时间,可也知道,像皇子的正妃也好,侧妃也好,说穿了,其实就是政治联姻。

    正妃和侧妃那都是要给皇子带来实际好处,或者说强强联手的。

    一般皇子的正妃父亲至少是正三品官及以上。

    但基本,或者说本朝皇子正妃的父亲基本是二品大员及以上。

    至于侧妃,据说每位皇子可以立的侧妃一般是四人。

    但很少会有皇子会立足四人,基本一到二人就差不多了。

    太过有权势岳父太多,一来让龙椅上的那位怎么想。

    二来,很难平衡后院。

    三来,你光侧妃就四位,你让那些群臣怎么看你?

    哪怕再好女色,美人啥的多安排几位甚至几十位好了。

    没必要堂而皇之的放出来。

    一般来说,侧妃的父亲基本也是五品以上官员。

    当然了,也有那由爱升位的,或者生子立功升位的。

    但这种情况很少见,本朝也就出现过两到三位。

    还是那种不问政事的王爷或者皇子。

    所以,在回来的路上,她就冷静下来了。

    别说谢若婉了,哪怕是镇南王妃,想给自己的男人安排侧妃,也不是件容易事。

    更何况是四皇子的侧妃了。

    虽说她是京城四大美人之一,可人家皇子也没瞧过自己。

    年纪么也偏小。

    对皇子来说,所谓的美人还不如娶一位实权官员的女儿来得划算。

    那么,怎么会有这风言风语传出呢?

    谢若敏一听,细细想了想,“倘若是真的,那应该是长房的若瑶才是。

    可哪怕是若瑶……

    会不会是听岔了?”

    谢若宁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岔,以她的个性,还真有这可能。

    总之无论是谁,想来不会是件好事。

    姐,我感觉皇室的圈子不适合咱们。

    万一啊,我是说万一,倘若想让我们去趟那混水,你可千万别去啊。”

    谢若敏原先以为妹妹是想去的,会觉得父亲的官职不够高,不够格。

    毕竟……

    或者妹妹是不想让自己和她竞争?

    这傻孩子,希望她想的和说的是一样吧。

    谢若宁哪里知道谢若敏心里的想法,还在想刚才在街上碰到的一件事。

    她刚才瞧见一个人,和皇太孙极像,只不过,比皇太孙的年纪要小。

    一个侧面过去,还以为是他。

    但身高,装扮,声音不像。

    而那人身边有谢若婉,还有几个打扮得极为富贵的人。

    她虽然装扮成了小麦的样子,但也不敢靠近。

    谢若婉认不出来,你不能保证,她身边侍候的人认不出自己来。

    一开始她纳闷,后来转念一想,便明白了。

    那人应该是传说中的皇十四子!!

    倘若祖母的生辰谢若婉会撞上皇太孙呢?

    谢若宁突然觉得问题大了。

    一个长得极像皇十四子的男子。

    而皇十四子又这么受当今的宠。

    她突然感觉自己有点明白什么了。

    不能让谢若婉撞见皇太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