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 > 荣宁 > 第六十六章 提议您当侧妃
    从谢若敏的口中得知二房那些人的处罚。

    比方说二伯以后每天下衙必须得及时回府,不得停留在外面。

    “那真要和同僚应酬怎么办?”

    无论古代和现代,官场上的应酬其实还真的是不可避免的呢。

    倒不是她为二伯说话。

    像父亲这样的正人君子,有的时候也会和同僚去下棋,品茶。

    至于到了下半年,人家孩子结婚生子摆酒的正规应酬也是很多的。

    也是谢彦信没有妻子,要不然,有些时候,妻子便会带着她们俩姐妹出去吃酒。

    要知道,这也是“相亲”的一种正规途径。

    而且,据说,往往却是这种途径的,相亲的成功性会越大。

    同僚之间本身知根知底,对方的脾气秉性也是有所了解,才会相约喝茶饮酒。

    关系恶劣的那种,也不会叫去饮喜宴了。

    就拿谢若慎来说,之前就跟着谢彦信出去过几次。

    只不过,谢若慎在文化方面确实差了些。

    没有过几户人家男主人那方面的考核。

    再加上现在也没正式的工作啥的,所以,也没人抛橄榄枝。

    要不然,像谢若慎这样的条件,在很多真心疼爱女儿的父母眼里,那绝对是特别适合的人家。

    你想,两个姑子过几年就要嫁出去的。

    三房除了他这根独苗苗,再无别的。

    最重要的是啥?

    没婆婆!!

    虽说有所谓的大伯母二伯母,还有嫡祖母的。

    可嫡祖母说句不中听的,还能活几年?

    更何况,谁家的新媳妇不是这么过来的?

    没正经婆婆,小日子和别家比起来,不要太舒服哦!!

    谢若敏用一脸你是不是傻的看着自家妹妹,“既然是正式的应酬,自然会提前下贴。

    更何况,这种事,又瞒不了祖父的。”

    至于对二伯母的惩罚也有,据说这是谢老太下的处罚。

    她身为妻子没有照顾好自己丈夫的起居生活。

    用谢老太的原话是,但凡她上点心,哪里会闹了养外室的丑闻。

    哪怕真养了外室,你正室打上门去,也比妾室打上门去要来得好啊。

    身为正室,没有看好下面的妾室,让她们胡作非为。

    惩罚自然是重的,罚了半年的月银,这是小事。

    但最最重要的是谢老太派了另一个心腹去二房,帮着二伯母打理二房的事。

    谢若宁听了,很是为她抱不平,“两个姨娘没管好,二伯母有点责任。

    可是,二伯她哪里管得了?

    二伯母虽说没大伯母那么忙。

    可二房堂兄弟姐妹不少,她要看着。

    她还有自己几个陪嫁庄子,还有先头二伯母留下的庄子要帮着打理。

    再说了,二伯一向宠几个姨娘,你又不是不知道的?

    那几个姨娘一向都不怎么规矩来着。”

    真规矩,会和自己男人的侄儿勾搭上?

    真规矩,会去外室哪儿?

    就算自己这个现代人也知道,真发现有所谓的外室,你应该不显山露水的告诉谢老太啊!

    虽说谢老太未必会管,但是,至少像真有之前那种事上来,你承担的责任也轻些不是?

    可二伯母呢?

    一方面有先头二伯母留下的两个嫡子嫡女要教育。

    不说要帮着看管人家母亲留下的嫁妆,光是婚嫁问题也要看着。

    还有自己生的两个儿子,自己的陪嫁庄子。

    另外,二伯的妾室那是谢家三兄弟之中最多的。

    妾室就有四个,分别生了一个庶子,三个庶女。

    至于通房,那就不去计算了。

    谢若敏听了自家妹妹的反驳很是无语,“你怎么这么喜欢抬杠呢?

    我告诉你,二伯父和二伯母可都是接受了的。

    你少管人家二房的闲事。

    还有,特别是去松鹤院的时候……”

    谢若敏吧,突然有为妹妹担忧起来。

    万一到时候妹妹冲口而出呢?

    她的脾气可是一直有点管不住的啊!!

    “要不,你继续装病?”

    谢若敏小心翼翼试探地问道。

    “装病啊?那多不吉利?”

    当然了,倘若能给点好处,自己倒是不介意的。

    反正会觉得不吉利的,又不是自己。

    这快入夏了,突然感冒发烧啥的,也挺正常的!!

    “也是,祖母本来就对我们三房有心结,她这边生辰,我们三房这边有人病,确实不吉利。”

    谢若宁:你更改口风要不要这么快,自己跟不上啊,姐姐!

    到了第二天,谢若宁趁机又偷溜出去了一趟。

    刚和何二见面呢,何二就向谢若宁道喜。

    “哎,何二先谢过了啊,不过,这种事儿,每年都会来这么一出的,所以,红包也好,赏银也好,那就免了,哈。”

    这家伙的消息要不要这么灵通?

    也对,他常向谢家的丫头婆子兜售东西,知道谢老太寿辰,也是正常的。

    不过,又不是自己寿辰,这讨要红包是啥意思?

    “每年都来这么一出?六小姐,你不会是没听说那消息吧?”

    何二觉得奇怪,这京城可都传遍了,难道六小姐不知道?

    “啥消息?京城传遍?咱俩说的是同一件事儿?明日,我祖母生辰呢!!”

    何二一听,便点了点头,“这事儿,小的早前就听几个客户说过了。

    哦,对了,六小姐,小的听几个妈妈说,贵府老太太最近晚上常常睡不好呢,试了好多偏方都没用。

    而且……而且听说如厕比较困难。”

    谢若宁一听,顿时无语,这京城的人得有多无聊,自家祖母睡不好,上厕所困难都能传遍。

    她又不是啥天后级别的人,真是的!!

    这不是老年人常见的毛病么?

    虽说不是自己的亲祖母,但场面话,谢若宁还是要说的,“何二啊,那是我祖母,她身体不好,我的心情会好?

    怎么能以此事来向我道喜的?”

    “不不不,六小姐,您误会了。”

    何二赶紧摆手,真是的,顺嘴说了一个八卦,耽误说正经事就算,反而让六小姐误会了。

    “我说的大喜事儿,听说皇四子要选一个官宦人家的姑娘当侧妃。

    据说贵府的婉姑娘,向镇南王府提议您……”

    自己跟着的姑娘要当侧妃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何二别提有多激动了……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